匿名 作品

第1章 我們分手吧

    

多年,原來你從未瞭解過我。”“我盛眠要便是最純粹的,如果不是,我寧願不要。”“就像現在。”“你的東西我一樣都不會拿走,這樣纔不會再有糾纏不清。”男人眸瞬間轉暗,一陣煩躁,“隨便你。”突然瞥開眼,淚水浮上來,強忍著,又仰頭嚥下,看他平靜說道,“遲錚,祝你們幸福。”盛眠說完轉,心尖微微了。深深呼吸,大步走向櫃,拿出那個白的行李箱,裝下當年帶來的。三兩下就收拾完,其實的東西不多,但眼前卻滿滿當當的服,讓...遲錚嗓音微潤而低沉,著人,“盛眠,我們分手吧!”

“什麽?”

盛眠愣住了,恍惚地看向他,小臉蒼白,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遲錚抬頭,目深邃地盯著看,默了幾秒。

“阿瑛回來了,對不起。”

唐瑛,他的初。

三年了,還是無法捂熱他的心。

三年的相濡以沫,三年的沒名沒分,終是抵不過白月回歸。

原來不,纔是原罪。

盛眠心頭一陣苦,滿腹悲慟,眼淚從眼眶差點溢位來,咬著,偏開臉不讓男人看見眼眶的淚水。

平複好緒,緩緩抬頭和男人對上視線,“我……”

盛眠咬著下,紅著眼質問,“你對我這麽殘忍嗎?”

遲錚眉頭鎖,幽幽的瞳眸直向,沉澱了片刻,緩緩開口,

“盛眠,對不起,我放不下。”

輕飄飄一句,‘我放不下’宛若尖刀一般紮進盛眠的心口,讓呼吸一下都扯痛著渾筋骨。

盛眠突然冷笑,心髒很痛,整個人失去了所有力氣,腳後跟踉蹌了下,後的櫃門擋住的後背,才沒跌坐在地。

須臾間,收住悲拗的緒,紅著眼眶平視他。

“遲錚,不用對不起,我答應分手,放心,我不會糾纏你的。”

遲錚微愣了下,在對上視線時,有片刻的失神,像是有什麽從心裏漸漸流失,但又很快他眸閃爍了下,恢複如常。

“盛眠,你……”遲錚沉甸甸地開口,蹙眉眸一凝,“這棟別墅我回頭過到你名下,算是你這三年照顧我,給你的補償。”

遲錚向,頓時莫名煩躁起來。

這樣冷靜不哭不鬧的盛眠,讓遲錚有些不知所措。

而且這些年,跟著他,自己也沒虧待。

“哼,這算什麽?覺得我是那些夜場出來賣的人?甩了我就給套房子,金錢補償就兩清?我說了,分手後,我不會糾纏你不放,你不用拿這種東西辱我。”盛眠忍著心揪痛,緒波,用很不屑的語氣說道。

盛眠側的雙手握拳頭,咬著,眼眶泛紅盯著他字字句句說完。

“遲錚,現在是我不要你了,那些東西你給你的人吧!我盛眠從來不缺這些。”

缺的那樣,你永遠都給不了。

出一抹苦的笑容,而心如排山倒海般砸得生疼。

他眸微沉,波瀾湧,“我說了,這套別墅送你,孩子和什麽過不去都不要跟金錢過不去,對你沒好。”

“或者你隻是想擒故縱……”

盛眠一怔,抬眼看男人,整顆心瞬間跌冰窟,寒冷無比,“遲錚,這麽多年,原來你從未瞭解過我。”

“我盛眠要便是最純粹的,如果不是,我寧願不要。”

“就像現在。”

“你的東西我一樣都不會拿走,這樣纔不會再有糾纏不清。”

男人眸瞬間轉暗,一陣煩躁,“隨便你。”

突然瞥開眼,淚水浮上來,強忍著,又仰頭嚥下,看他平靜說道,

“遲錚,祝你們幸福。”

盛眠說完轉,心尖微微了。

深深呼吸,大步走向櫃,拿出那個白的行李箱,裝下當年帶來的。

三兩下就收拾完,其實的東西不多,但眼前卻滿滿當當的服,讓心裏特別難。

轉時,剛男人站著的位置已經空了,哪裏還有人。

就這一瞬,眼眶的淚水洶湧地砸下來。

難過得說不出話。

*

“三年了,你終於曉得回家了?”

清灣別墅外,一個穿西裝沉穩的男人從車上走下來,站在盛眠麵前,俯角噙著濃濃的寵溺的笑意。

盛眠抬頭看著男人,眼眶一紅,一抖,眼淚控製不住砸下來。

“大哥……”

盛輕舟一聽那聲大哥,伴隨著哭聲,心下就了,忙張開雙臂。

“哭什麽,不就是失個,哥哥抱抱。”說完轉,心尖微微了。深深呼吸,大步走向櫃,拿出那個白的行李箱,裝下當年帶來的。三兩下就收拾完,其實的東西不多,但眼前卻滿滿當當的服,讓心裏特別難。轉時,剛男人站著的位置已經空了,哪裏還有人。就這一瞬,眼眶的淚水洶湧地砸下來。難過得說不出話。*“三年了,你終於曉得回家了?”清灣別墅外,一個穿西裝沉穩的男人從車上走下來,站在盛眠麵前,俯角噙著濃濃的寵溺的笑意。盛眠抬頭看著男人,眼眶一紅,一抖,眼淚控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