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雲裳 作品

第1章 前塵怨 輪回轉

    

自己一杯毒酒,然後讓人將扔到了西郊的林中,當然更忘不掉,林中那兩個以為自己死了,卻仍舊不放過自己的兩個男人。雲裳閉了閉眼,將所有緒掩藏在自己眼眸之中。原本以為,自己會帶著憤恨就那般死去,可是沒有想到,自己一醒來,卻發現自己竟然變了小時候的樣子,以為自己是做了一場夢,於是醒來後自己便什麼也沒做,卻發現,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前世經歷的那些一模一樣。自己前世也就是在這個年紀的時候摔傷過一次,昏迷了好幾天,...正是最熱的夏日,寧國皇宮中的一宮殿,宮殿的前後院子中,幾個太監一人拿著一竹竿在院中來來回回的走著,竹竿最上麵用竹篾子圍了個圈兒,裡麵布滿了蜘蛛網。

屋簷下,站著一個太監和一個宮,青宮皺著眉頭,眼中滿是不悅,“怎麼這蟬還是的這麼厲害,公主剛剛大病醒來,太醫吩咐了要靜養,這蟬這麼,公主還怎麼靜養”

院中幾個太監苦著臉,抬手了汗,抬起頭挨棵樹的看,又停下來聽了聽聲音,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走去。

“公主還是那樣”屋簷下的太監轉過頭道。

青宮點了點頭,眉宇間是滿滿的擔憂,“是啊,自從醒了之後就跟沒了魂兒似得,每天連話也不怎麼說,總是坐在鏡子前發呆,晚上還老做噩夢,想來是這回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嚇到了吧。”

那太監聞言,四看了看,湊到青宮耳邊道,“蓮心姑姑,你說,公主是不是中了邪了啊。咱家還未宮的時候,姐姐家的孩子溺水,救了過來之後也是那樣癡癡呆呆的,請了道士來,就說是到了不乾凈的東西,作了法之後就好了,跟沒事兒人似得。”

蓮心皺了皺眉,“是嗎可是如今皇後孃娘因為公主摔傷的事,自己向皇上請了罪,關在棲梧宮三天都沒出來了,這請人作法可是大事兒,得向娘娘稟報稟報。”

那太監“嗯”了一聲,頓了頓,才道,“說來,公主也不是皇後孃娘親生的孩子,卻這麼盡心盡力的照料著,公主摔傷明明是公主自個兒頑皮,娘娘卻專程去請罪,皇後孃娘倒真是個賢良淑德的人。”太監隻覺得後似乎有人,回過頭去,便瞧見一個小小的人影站在後,穿著一衫,赤著腳站著,正是他方纔正在談論的人,雲裳公主。

那太監急急忙忙的轉過子,向著那小孩行禮,“奴才見過公主。”

雲裳點了點頭,看了眼院子裡的幾個太監,沒有說話,轉便又進了殿。方纔那太監的話是聽見了的,賢良淑德麼雲裳角泛起一冷笑,與那張小巧的麵容實在是有些不符。

走到殿之中,便又坐到了鏡子前,鏡子裡出現了一張十一二歲的的臉,小小的,乖巧緻。

雲裳抬起手了自己右邊的臉龐,曾經,這裡,被人劃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那個人,是一直從很喜歡的姐姐,是皇後孃孃的親兒呢,是傳聞中才貌雙全的華鏡公主呀。華鏡的駙馬是將軍,卻戰死在邊關,自己可憐自家姐姐年紀輕輕失了夫婿,將接到自己府中,卻被那般對待。將自己綁在房中,看著與自己的丈夫茍合,眼睜睜的瞧著那個自己敬著著的丈夫將自己的兒子從高高的閣樓上摔了下去。

自己被他們劃花了臉,那個被自己視作親生母親一般尊敬的皇後孃娘,卻爽快的賜了自己一杯毒酒,然後讓人將扔到了西郊的林中,當然更忘不掉,林中那兩個以為自己死了,卻仍舊不放過自己的兩個男人。

雲裳閉了閉眼,將所有緒掩藏在自己眼眸之中。

原本以為,自己會帶著憤恨就那般死去,可是沒有想到,自己一醒來,卻發現自己竟然變了小時候的樣子,以為自己是做了一場夢,於是醒來後自己便什麼也沒做,卻發現,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前世經歷的那些一模一樣。

自己前世也就是在這個年紀的時候摔傷過一次,昏迷了好幾天,醒來之後便知道了,皇後孃娘賢良淑德,去請了罪了罰,自己前世對這個不是自己的親娘親卻對自己萬般維護的皇後孃娘十分激,與的更近了一步,事事都聽從著的安排。

這幾日,雲裳想了很多,前世發生的一切,似乎都在皇後孃孃的掌控之中呢。雲裳的親生母親曾經與皇帝青梅竹馬,後被封為錦妃,隻是不知道為何犯了皇帝,便被打了冷宮,自己也被皇後孃娘抱養了。

皇後對雲裳十分寵,事事順從著,漸漸地雲裳便變得跋扈了起來,什麼都不放在眼裡,總是闖禍,後來,連原本寵的皇帝也對失了,剛及笄,便讓選了自己喜歡的駙馬,將嫁了出去。原本以為,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便會幸福了,卻不想婆婆對自己不滿意,哪怕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也仍舊想盡一切辦法的排,為了自己喜歡的人,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卻仍舊被那般對待。

嗬嗬,雲裳咬了咬牙,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夢一場,自己都得要杜絕那些事再次發生,前世們欠自己的,自己會一點一點的拿回來。

“雲裳妹妹,雲裳妹妹”門外突然傳來清脆的聲音,接著便想起一片行禮的聲音,“華鏡公主萬福金安。”

雲裳一驚,猛地站起來,到了梳妝臺,梳妝臺上的東西灑了一地,雲裳被東西落地的聲音驚醒,才發覺自己似乎反應得有些過度了。即便是適應了兩三日,自己見到,卻仍舊是無法平靜啊。

“妹妹”一個紫影已經跑了過來,在雲裳麵前站定,拉著雲裳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雲裳一番,“妹妹有沒有覺得子好些還沒好完全呢,怎麼就著腳這樣站著雖然天氣有些熱,可是赤腳踩著也還是對子不好的。”說著便又轉過頭吩咐跟在後麵的宮,“蓮心姑姑,你趕去給妹妹拿雙鞋子來穿上啊,怎麼照顧主子的。”

雲裳從華鏡進來的時候便一直在打量,雖然年歲小些,麵貌卻是沒有變的。這般溫順可人的模樣,倒真是討人喜歡呢,隻是不知道是怎樣做出那般毒辣的事來的,果真是知人知麵難知心啊

蓮心正要去拿鞋子,雲裳卻已經掙了華鏡的手,徑直都到了寢殿,翻上床,睜著眼睛躺下了。

約約聽見外間傳來的聲音,是華鏡在問,“妹妹這是可是子還不舒服”

蓮心的聲音便響了起來,“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自從醒了之後,公主便這個樣子了,常常一個人發呆,也不說話,奴婢方纔還在於小安子說呢,是不是到了什麼不乾凈的東西,正想著要不要稟報皇後孃娘,找個得道高人來驅驅邪呢。”

靜了片刻,華鏡才道,“本公主這便與母後說去”

外麵便沒有了聲響,想來是已經走了。雲裳閉上眼,慢慢平復自己的心,若是想要報仇,就得要學會麵對。

隻是自從自己被皇後抱養之後,邊的人都是皇後派來的,一個也不值得信任,在這宮中,若是連一個自己能夠信任的人都沒有,那將是寸步難行的

誰能幫幫呢

寧雲裳八歲帝監和一個宮,青宮皺著眉頭,眼中滿是不悅,“怎麼這蟬還是的這麼厲害,公主剛剛大病醒來,太醫吩咐了要靜養,這蟬這麼,公主還怎麼靜養”院中幾個太監苦著臉,抬手了汗,抬起頭挨棵樹的看,又停下來聽了聽聲音,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走去。“公主還是那樣”屋簷下的太監轉過頭道。青宮點了點頭,眉宇間是滿滿的擔憂,“是啊,自從醒了之後就跟沒了魂兒似得,每天連話也不怎麼說,總是坐在鏡子前發呆,晚上還老做噩夢,想來是這回從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