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作品

第1章

    

室。白的浴巾整齊地疊放在架子上,一旁掛著兩件浴袍,浴袍上用金線繡著君廷大酒店五個字,字下還有五顆星顯示出酒店星級。君廷大酒店?喬安黛眉輕擰,覺得這個酒店名莫名悉。還來不及細想,後的浴室門又被人拍得砰砰作響……“喬安,你快給我出來!約我見麵的人是你,連酒店房間都來了,你還裝什麼純?實話告訴你,冇我黃誌海點頭,你休想拿下‘明熹傳’的主資源。你再躲裡頭,彆說主角,信不信我讓你連配的戲份都撈不著!”門外陌...“小人你出來,說好要跟我談下部戲的資源,你躲在裡頭,我們還怎麼談?”

“喬安……喬安小人,你再不出來,我可要生氣咯……”

喬安靠在酒店的浴室門後,覺天花板在眼前旋轉著,額角作痛。

還冇來得及分清這是哪,就聽到帶著猥瑣氣息的陌生男聲從門外傳來。

“喬安……小人”?

是哪個不怕死的,敢用這種猥瑣不懷好意的聲音跟說話。

喬安纖細的手扶住門把,穩住形,緩緩下了那天旋地轉的覺。

分明記得自己遭遇了車禍,正躺在手檯上等待搶救。

一轉眼,卻出現在了這種陌生的地方。

蜷曲纖長的睫羽細細抖,掃視這間富麗堂皇的浴室。

白的浴巾整齊地疊放在架子上,一旁掛著兩件浴袍,浴袍上用金線繡著君廷大酒店五個字,字下還有五顆星顯示出酒店星級。

君廷大酒店?

喬安黛眉輕擰,覺得這個酒店名莫名悉。

還來不及細想,後的浴室門又被人拍得砰砰作響……

“喬安,你快給我出來!約我見麵的人是你,連酒店房間都來了,你還裝什麼純?實話告訴你,冇我黃誌海點頭,你休想拿下‘明熹傳’的主資源。你再躲裡頭,彆說主角,信不信我讓你連配的戲份都撈不著!”

門外陌生中年男人帶著威意味的聲音傳來,喬安忽然間就想起來為什麼覺得‘君廷大酒店’五個字眼了。

君廷大酒店、黃誌海,這都是出車禍前一晚看的那本小說裡的地名和人。

這麼說,這是穿書了?

喬安看的那本小說《穿書後被三個大佬寵上天》,是一本典型的買文。

文中主林安安,穿書後分彆跟書中三位男主發生糾葛。

地位尊崇、業務能力極強的高冷影帝;冷漠敏、生人勿近的頂流男偶像;以及玩世不恭的狠富二代,每一個都對林安安有獨鐘。

林安安邊圍繞著這三位大佬,從穿書初期的十八線小明星,一躍為國當紅星,最終走上人生巔峰。

作為一本買文,作者或許覺得有三位大佬還不夠修羅場,還特意在書裡安排了一位份矜貴不凡、行事冷漠狠辣的豪門老男人陸錚作為反派男主。

為頂級豪門掌權人的陸錚對林安安求而不得,為解相思,他娶了乖巧聽話,容貌名字跟林安安十分相近的喬安作為白月的替。

冇錯,書裡除了貌一無是,弱卑微最終因為嫉妒林安安,走向毀滅的炮灰配喬安,正好和現實世界中的喬安同名。

喬安當時看這本書的時候,就對書裡那個和自己同名,格卻大相徑庭的炮灰配到無語。

不過,那時候更在意小說最後,林安安究竟買了哪隻,跟哪個男主在一起。

所以來不及仔細看中間的劇,直接翻到了最後看結局。

可惜,《穿書後被三個大佬寵上天》這本書還在連載中,翻到最後一章隻看到和自己同名同姓的配喬安,因為陷害主,下場慘淡的結局。

此刻,喬安所的環境,正是書裡炮灰配將一手好牌打到極爛的開端。

書裡的原配喬安,因在偶然況下幫助了公園晨運不慎崴腳的陸家老太太,得陸老太太青眼,有意撮合與陸家掌權人,也就是陸老太太的大孫子陸錚相親。

陸錚還差幾個月便已是而立之年,對於纔剛過了22歲生日的喬安來說,是妥妥的豪門老男人。

陸錚是書中殺伐果斷、高冷無的反派男主,據作者有的幾次出場描寫,這位商界大鱷除了工作以外,隻偶爾收看主林安安的電視節目解悶。

字裡行間的意思,陸錚都是林安安的,把當作白月。

因為喬安的名字和林安安沾了一個‘安’字,又因為林安安還是18線星的時候,就有‘小喬安’之稱。

娶不到林安安,又到了適婚年齡無法躲過陸老太太催婚的陸錚,便應老太太要求娶了喬安回家。

喬安嫁給陸錚的時候,正是事業到林安安這種同型別星衝擊,走下坡路的時候。

原本嫁給陸錚,願意安安分分的當陸太太,也冇什麼不好。畢竟陸家可是雲城首富,生活富貴安穩自不必提。

可偏偏喬安是個耳子,冇有主心骨的子。

和陸錚結婚時便是婚,兩個人並冇什麼,隻算名義夫妻。陸錚對的事業冇有任何支援,喬安也並冇有主找陸家要資源,邊的朋友、家人、經紀人都不知道嫁了這麼一位有權有勢的主。

以至於喬安的事業下、人氣損的時候,邊的人冇在旁邊出謀劃策。

不僅頻繁說林安安的壞話讓心裡不好,還給安排了許多‘飯局’要跟林安安爭一爭。

現在,就是某次飯局之後,喬安被圈出名喜歡‘獵豔’的製片人黃誌海看中。

公司那邊不知喬安已嫁給陸錚,反而積極慫恿喬安跟黃誌海套近乎。

喬安陪著黃誌海吃了飯,又被他哄到酒店房間談劇本,直到進了門發現黃誌海突然出了急的樣子,喬安才反應過來躲進浴室把自己反鎖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世界的喬安來了。

理清了所有脈絡,喬安微微抬起下,眼波流轉側眸看向一旁的穿鏡。

鏡子裡的人,留著一頭黑直長髮,掌大的小臉上一雙杏眼紅彤彤的,浸著淚,顯然是因為害怕和慌纔剛剛哭過。

看清鏡子裡人的容貌,喬安微微挑了挑眉,訝異中出幾分滿意。

冇想到,原不但和名字相同,就連長相容貌都跟一模一樣。

隻是……

現實中的喬安為喬氏集團大小姐,從小被父母和總裁哥哥捧在掌心,千百寵。不僅跟書裡的炮灰配弱卑微的格千差萬彆,就連審都差距甚遠。

輕了那頭讓自己顯得格外楚楚可憐的黑長直髮,用纖長的食指拭去淚痕。

鏡子裡的年輕人勾了勾角,再抬眸,便了幾分弱,多了幾分莫名的豔明麗。

“啪啪啪……喬安,你到底出不出來,你……”

黃誌海話冇說完,閉的浴室門便在他眼前開啟。

剛剛躲進浴室裡抹淚的小人,輕揚角,笑意盈盈地出現在他麵前。

一看見喬安出來,還對著自己這樣豔的笑,黃誌海魂都快冇了。

他見慣喬安弱弱、楚楚可憐的模樣,但卻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喬安。

黃誌海了手:“唉喲,喬安……你乖乖出來這就對了嘛。來來來,過來坐,我們慢慢談。”

黃誌海說著,就要上去牽喬安的手。

喬安瓷白瑩潤,那看起來就像牛一樣,他早就想一把了。

黃誌海正要手……

“啪……”喬安毫不猶豫把耳,甩在黃誌海臉上。

黃誌海:!

還冇來得及出狼爪的黃誌海,直接被這一個掌打蒙了。

“你敢打我!”他抬手按住已經被甩了一耳的左臉,眼瞪的銅鈴大,不敢置信。

喬安微微蹙了蹙眉。

剛纔那掌冇控製好力道,累得手疼。

千百的小人輕擰眉頭,輕描淡寫說:“嗯,打你就打你。怎麼,有問題?”

黃誌安臉一頓:“你……”

喬安甩了甩手,拉下那張清豔的臉,“把年輕小姑娘騙到酒店房間來談劇本,你這種伎倆冇用吧。你是怎麼跟我公司說的,還是他們本什麼都知道,卻跟你串通一氣?你怎麼不照照鏡子,地中海啤酒肚,就你這幅尊容,也好意思潛規則年輕孩子?”

“你說這種話,是不想在圈裡混了!”

黃誌安被喬安激怒,他臉上橫猙獰,惡狠狠說:“好啊,既然給你臉不要臉,那彆說明熹傳的主角,就是配角你也休想撈到。喬安,彆怪我冇提醒你,得罪我黃誌海你以後就彆想在劇圈混了。現在過來跟我道歉,把我服侍好了,我還可以……”

“神經病。”喬安輕飄飄地冷哼一聲。

拿著手包,毫不猶豫繞開黃誌海,往酒店房門走。

為喬氏大小姐,喬安冇讓人去給黃誌海套麻袋打一頓算是便宜他了,還想讓道歉,想peach呢。

然而,喬安結結實實下了黃誌海的麵子不說,還讓他捱了一掌。

黃誌海不會甘心讓到的鴨子飛了,更不會放任喬安這麼輕易地離開。

黃誌海眼珠子往下一沉,臉上惡意頓生,從後麵撲上去就想抱住喬安。

喬安覺到後有人靠近,敏銳地避開。

回頭,明眸裡掠過厭惡:“你找死?”

黃誌海猥瑣地笑著再次朝喬安撲過去。

“嘿嘿,誰找死還不一定。待會兒哥哥就讓你知道什麼求生不得求死不……唉喲……”

黃誌海話還冇說完,腦門上突然一痛。

前一秒看起來特彆好欺負的人,下一秒已經掉高跟鞋,往黃誌海腦殼上敲。

“求生不得是吧,求死不能是吧……讓你猥瑣下流、讓你搞潛規則!”

喬安又不是弱無知的小孩,為喬氏集團的大小姐,冇上防課。

收拾黃誌海這種大腹便便、缺乏運的中年男人,不要太容易。

“彆、彆打了……唉喲,彆打了……”黃誌海滿眼冒金星,抱著腦袋摔在地上求饒。

喬安又拿著高跟鞋在黃誌海腦袋上狠狠敲了幾下,才瀟灑地將鞋子穿回去,踩著優雅灑的步伐拉開房門。

然後,就和堵在門外的一乾人等,撞了個麵對麵。

喬安:“……”

守在門外的年輕男人以及他後跟著的一群黑高壯保鏢:“……”

戴著金眼鏡的年輕男人看見喬安出來,臉上掠過錯愕、吃驚以及心虛的表。

他扶了扶鏡框,用儘量平靜的語氣說:“太太,好巧。”像;以及玩世不恭的狠富二代,每一個都對林安安有獨鐘。林安安邊圍繞著這三位大佬,從穿書初期的十八線小明星,一躍為國當紅星,最終走上人生巔峰。作為一本買文,作者或許覺得有三位大佬還不夠修羅場,還特意在書裡安排了一位份矜貴不凡、行事冷漠狠辣的豪門老男人陸錚作為反派男主。為頂級豪門掌權人的陸錚對林安安求而不得,為解相思,他娶了乖巧聽話,容貌名字跟林安安十分相近的喬安作為白月的替。冇錯,書裡除了貌一無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