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綰綰 作品

第1章 生日遭算計

    

起,地擁吻起來。……心臟像被人狠狠掄了一錘,痛到眼前發黑。盛夏的天,太像個巨大的熔爐,幾乎能把人烤化,薑黎站在太下,卻覺渾發寒。因為憤怒,渾發抖,眼眶通紅。他們怎麼能這麼對。怎麼能!薑黎失去理智,直接沖到花園裡,憤怒地扯開兩人,在薑曦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掌甩在臉上。“啊!”薑曦尖一聲。“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薑黎又去打莫謙,卻被早有防備的他用力抓住手腕,薑黎掙紮不開,隻能歇斯底裡地沖他怒吼,...疼!

一,渾上下像被鈍刀劈開又重新拚上,每個細胞都在囂著疼痛。

薑黎嘶嘶著涼氣,掙紮著從床上坐起來。

床?

怎麼會在床上?

一扭頭,赫然發現旁竟然睡著一個男人,男人側背對著睡著,酒店特有的白被子隨意搭在腰腹間,出堅實的肩膀和的脊背。薑黎死死捂住,住已經沖到嚨的尖。

臉陡然慘白。

怎麼回事?

記得……昨天晚上是和妹妹薑曦二十歲的生日,在薑曦的撒賣萌下,父母給們在酒店安排了一場生日派對,邀請了們姐妹倆的同學和好友。

後來……

後來喝多了,最後的記憶是薑曦扶著,說帶回家。再後來……再後來發生了什麼……薑黎用力捶著痛到炸的頭,卻怎麼也想不起後來發生的事了。

還用想嗎?

地上七零八落的服,淩的床鋪,上的青紫都充分說明昨夜的戰況有多激烈。

薑黎的眼淚掉下來。

竟然跟一個陌生男人睡了,而且通過腦袋裡零零散散的畫麵,依稀記得,昨夜是主的。

瘋了!

真是瘋了。

怎麼能做這種事,馬上就要跟未婚夫莫謙領證結婚,出了這種事,還怎麼麵對莫謙……

薑黎忍著眼淚,不敢吵到男人,輕手輕腳的下了床,兩隻腳剛著地,雙就是一,趴在地上,狼狽地撿起地毯上的,小心翼翼地穿上。

臨走前,越想越難過,也越想越不甘心。

沒錯。

昨晚是喝多了,可這男人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明知道神誌不清,還對做那種事……分明就是趁人之危。

看到床頭櫃上的便簽條和筆,薑黎目一頓,飛快在便簽上留下兩個大字,然後快速離開。

從始至終。

的視線都沒有往男人臉上掃一眼。

……

薑黎神恍惚地走出酒店。

烈日下,站在酒店大門口,仰著頭眼眶通紅的看著酒店的門頭,這家酒店就是昨天晚上和薑曦慶生的那家酒店。

可們明明在包間裡慶生,怎麼會去頂樓的總統套房?薑曦又去了哪裡。

進出的行人對投來異樣的眼神,如夢初醒,看著自己在外麵,滿是曖昧痕跡的胳膊,落荒而逃。

……

薑黎遊魂一樣回到薑家,裹服,繞到花園,打算從花園回房,剛到花園,卻聽到花園傳來悉的對話聲。

“謙哥哥,這次我們終於能在一起了。”

薑黎抬頭,看到花園裡相擁的兩人,眼睛驀然瞪大。

花園裡,薑曦和的未婚夫莫謙像兩個連嬰抱在一起,兩人作自然又親,明顯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作。

“謙哥哥,薑黎畢竟是你未婚妻,我這麼做你會不會怪我啊。”

“傻丫頭。”莫謙抱住薑曦,“你是我才這麼做的,我怎麼會怪你。我們倆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我想娶的人本來就是你。薑黎從小就被人販子拐走,誰知道我們馬上就要談婚論嫁了,竟然又被找回來了。也怪我認死理,非說當年跟我定娃娃親的是薑家大小姐,著我非要讓我娶薑黎。要不是為了我們的未來,我早就忍不住跟薑黎攤牌了。你不知道,我看到那張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臉心裡就膈應得慌。”

莫謙在薑曦臉上親了一口,“還是你聰明,竟然想到趁你們過生日給灌酒毀清白。都跟老男人睡了,我總不可能著我娶了。”

“可是……好像不喜歡我。”

莫謙吐槽,“我大概是老糊塗了,竟然寧願讓我娶薑黎那個鄉佬都不讓我跟你在一起。不過這次必須同意咱倆的事兒,之前還拿薑黎說事,現在是薑黎自己不要臉婚前跟別的男人睡了,這可怪不到我上。莫家和薑家幾十年的,要不然也不會定娃娃親了,沒了薑黎在中間橫一杠,現在本沒理由反對我們。”

“謙哥哥,我們終於能明正大地在一起了。我你,為了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我也是。”

兩人抱在一起,地擁吻起來。

……

心臟像被人狠狠掄了一錘,痛到眼前發黑。

盛夏的天,太像個巨大的熔爐,幾乎能把人烤化,薑黎站在太下,卻覺渾發寒。

因為憤怒,渾發抖,眼眶通紅。

他們怎麼能這麼對。

怎麼能!

薑黎失去理智,直接沖到花園裡,憤怒地扯開兩人,在薑曦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掌甩在臉上。

“啊!”薑曦尖一聲。

“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薑黎又去打莫謙,卻被早有防備的他用力抓住手腕,薑黎掙紮不開,隻能歇斯底裡地沖他怒吼,“不喜歡我可以直說,我薑黎絕不是死纏爛打的人,為什麼要惡毒地毀我清白。”

到底是做了虧心事,莫謙有些心虛,他目閃躲,那邊薑曦卻痛呼一聲,莫謙心中一,他一把推開薑黎,趕把薑曦從地上扶起來。

“小曦,你沒事吧?”

“疼……”

剛才薑黎憤怒下的一掌直接在薑曦臉上印下一個五指印,莫謙看著紅腫的臉,心疼的不行,他也顧不上心虛了,指著薑黎怒道,“隨意手打人,你這個野蠻的人。我看你是誠心想毀小曦的臉,薑黎,你怎麼這麼惡毒。”

惡毒?

薑黎被推倒在地,胳膊肘火辣辣的疼,卻沒覺到疼,隻想仰天大笑。給下藥毀清白不惡毒,隻是打了薑曦一掌就是惡毒。

是瞎。

他們倆這麼郎妾意意綿綿,以前竟然一點也沒看出來。虧竟然還把莫謙當良人,把薑曦當最親的妹妹。

爭執間。

花園外傳來薑父威嚴的聲音,“吵吵嚷嚷的,鬧什麼呢!”

“……”

薑父薑母來了。

莫謙和薑曦臉微變。

兩人對視一眼,薑曦生怕薑黎揭穿和莫謙,決定先發製人,大步沖到父母麵前,張開手臂攔住兩人,“爸媽……你們別過去。我姐,我姐……都怪我,昨天晚上我以為我姐回來了,就打車回家了,結果,結果……都是我的錯,我姐心裡不痛快打我也是應該的,你們千萬別怪我姐。”

故意言辭閃爍,反而讓薑誌遠和楊靜語疑慮重重,“你姐怎麼了?”

“……”

薑曦低著頭不說話。

薑誌遠皺眉推開薑曦,不說他就自己看!黎。要不是為了我們的未來,我早就忍不住跟薑黎攤牌了。你不知道,我看到那張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臉心裡就膈應得慌。”莫謙在薑曦臉上親了一口,“還是你聰明,竟然想到趁你們過生日給灌酒毀清白。都跟老男人睡了,我總不可能著我娶了。”“可是……好像不喜歡我。”莫謙吐槽,“我大概是老糊塗了,竟然寧願讓我娶薑黎那個鄉佬都不讓我跟你在一起。不過這次必須同意咱倆的事兒,之前還拿薑黎說事,現在是薑黎自己不要臉婚前跟別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