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傾言 作品

第一章 她不信命

    

是村裡出了名的懶漢。趙海手裡拿著煙袋鍋,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跟前,渾濁的小眼睛眨了一下,“老婆子,你聽到了吧?大仙給你找昇天的路呢,你就放心的走吧!”佟雪梅聽到趙瘸子的聲音,不由自主的抖,常年被趙瘸子家暴,心已經產生了極度的恐懼。“你就這麼躺著,不吃不喝是不是有啥事啊?”佟雪梅依舊是麵無表的著房頂,抿了抿乾裂的。“雪梅,我知道,我們趙家對不起你,你跟我一輩子沒到福,可這都是你的命啊!咱家窮這樣,本就沒...2010年深冬,大地蕭瑟,寒風凜冽。

河山生產大隊一戶普通農家小院裡滿了看熱鬧的社員。

院子當中兩個大仙手裡拿著鑼鼓蹦來蹦去,裡還念唸叨叨的說著什麼。

趙海的老婆佟雪梅躺在床上三天沒咽氣,趙海花了五十塊錢和五斤小米請了法師在家裡做法,想讓佟雪梅早點昇天。

“咋還沒咽氣呢?”一個穿著破爛棉襖的男人長脖子朝著屋裡看看。

他是佟雪梅的大兒子趙強,長的人高馬大,卻生了一副跟他爹一樣的鐵石心腸。

躺在床上的佟雪梅口微微起伏,滿是皺紋的臉上沒有一,眼窩深陷,隻有出氣,沒有進氣。

趙強悄悄走過去,盯著佟雪梅手腕上的鐲子兩眼放。

這鐲子一看就是寶貝,隻是媽一直戴著他沒機會,正好趁現在屋裡沒人,他一定要把這鐲子摘下來。

趙強抓著鐲子狠狠的就往下拽,這一拽,佟雪梅一下醒了,一看是趙強,了,“強……媽想……喝水……”

鐲子沒拿到,趙強很懊惱,“喝什麼喝,快點死了得了!”趙強重重推門走了出去。

木板床上的佟雪梅蒼老的臉上掛滿了淚滴。

這就是生養的孩子,都盼著早死呢,而這個大兒子其實惦記的鐲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如果能摘下來,他早就把鐲子搶走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屋裡死一般寂靜,屋外的喇叭聲又響了起來,在蕭瑟的冬季,聽上去更加的淒涼。

簡易的靈棚已經擺好,地上放了一個火盆,裡麵還燒著泛黃的紙。

趙家三個孩子披麻戴孝,隻是臉上看不到一悲傷。

不一會,窗下傳來幾個人說話的聲音,已經接近彌留的佟雪梅聽到了這是最疼的小兒子趙盛的聲音。

“哥,媽咋樣了?”趙盛說完還朝著屋裡看了看。

“大仙說不過昨天,可都兩天了,這老太太還沒死。”趙強有些不耐煩了。

啥都準備好了,就等老太太咽氣他們就下葬,可老太太就這樣著多活了好幾天。

趙強想起什麼似的,看向趙盛,“要不你進去看看,媽平時最疼你了,是不是捨不得你啊……”

“對,”趙家小兒趙棗花也附和道,“媽對你多好,小時候啥好吃的都給你,都這樣了,你咋不進去看看呢?”

“我不去,”趙盛一臉不願,還往後撤了撤,“咱說我要是去了,得把我的魂帶走,我可不敢去!”

此時屋裡的佟雪梅聽到窗外的聲音,一大滴眼淚從臉頰上落。

這就是拚著命生下的兒子啊,當初生他時大出,差點就沒了命。

趙盛從小不好,省吃儉用攢蛋賣錢買給他補,把趙盛當眼珠子看。

可聽著趙盛說的話,佟雪梅悲從中來。

門咯吱一聲又開了,男人朝著屋裡看看,月過窗子照在了他醜陋無比的臉上。

他就是佟雪梅的丈夫趙海,也是村裡出了名的懶漢。

趙海手裡拿著煙袋鍋,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跟前,渾濁的小眼睛眨了一下,“老婆子,你聽到了吧?大仙給你找昇天的路呢,你就放心的走吧!”

佟雪梅聽到趙瘸子的聲音,不由自主的抖,常年被趙瘸子家暴,心已經產生了極度的恐懼。

“你就這麼躺著,不吃不喝是不是有啥事啊?”

佟雪梅依舊是麵無表的著房頂,抿了抿乾裂的。

“雪梅,我知道,我們趙家對不起你,你跟我一輩子沒到福,可這都是你的命啊!咱家窮這樣,本就沒錢給你看病,你要是走了,還能遭點罪。”

佟雪梅心裡冷笑:早就知道趙海不會為花一分錢看病的,他就盼著早點死呢。

不信命,都說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可偏偏的命為啥這麼苦呢?

這一輩子,短短五十年,自從跟了趙海之後,的日子就像是黃連水熬苦瓜一樣,苦上加苦。

不怕死,死了也解了。

隻是在彌留之際,佟雪梅想起了那個村裡唯一關心的人。

他顧景澄,是村民顧玉民的大兒子。

聽說在顧玉民死後到刺激後頭腦不太好,說話做事就像是三歲孩子一樣。

當時被趙海侵犯,村裡人都知道,可沒人管這事,隻有他說要替冤。

佟雪梅也沒把他的話當回事,一個傻子能做什麼呢?

沒想到說完這話之後的第二天晚上,顧景澄夜裡走山路去鄉裡告狀,卻不小心摔下山磕破了頭。

那個時候才知道,他真的不是隨便說說的,他真的去鄉裡告狀了。

傷後,佟雪梅當時去看了顧景澄,他頭上纏著紗布,看到的第一眼就說,“我要讓趙海坐牢!”

他的目很堅定,佟雪梅到那個時候才相信顧景澄不是隨便說說的,他真的是什麼都不顧的為自己出頭。

顧景澄在結婚那天被一個神男人接走,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到村裡。

不知道他現在在哪,更不知道他過的怎麼樣?

佟雪梅心裡一直很疚,是害了那個真心幫的男人。

顧景澄走了,沒人真心幫,當時也不想嫁給又老又醜的趙海。

可已經沒有退路了,趙瘸子當時就當著全村人的麵說已經跟他睡過覺了。

一遍又一遍的解釋,可那個年代,一個外來小姑娘,誰會相信說的話?

村裡沒人相信是被的,一個小孩,舉目無親,又遇到這種事,隻能去找隊裡的王新平。

因為王新平一直在追求,和王新平其實一直於朦朦朧朧的階段。

當時走投無路去找他,可王新平指著的鼻子罵是破鞋。

別人說已經夠讓難過了,可喜歡的人也這樣說,佟雪梅到了絕。

想過死,被人救了,又想過打掉孩子,隻是也沒功。

最後實在沒有辦法,隻好嫁給了趙海,了名副其實的農村婦。

沒過幾年,父親被人誣告,一時想不開跳了樓,母親到打擊一病不起,沒過兩年也走了。

等到知道的時候,弟弟因為家裡沒人看,人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好好的一個家就散了,佟雪梅大病一場,醒來後就神誌不清了。

也是從那之後神到了刺激,時常犯病。

趙海在犯病的時候打,孩子們也不尊重,都把當瘋子。顧玉民死後到刺激後頭腦不太好,說話做事就像是三歲孩子一樣。當時被趙海侵犯,村裡人都知道,可沒人管這事,隻有他說要替冤。佟雪梅也沒把他的話當回事,一個傻子能做什麼呢?沒想到說完這話之後的第二天晚上,顧景澄夜裡走山路去鄉裡告狀,卻不小心摔下山磕破了頭。那個時候才知道,他真的不是隨便說說的,他真的去鄉裡告狀了。傷後,佟雪梅當時去看了顧景澄,他頭上纏著紗布,看到的第一眼就說,“我要讓趙海坐牢!”他的目很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