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小錦鯉 作品

第245章 追

    

是喜悅,“嫂子!團長醒了!”什麼?林清屏大喜,立刻去看顧鈞成,果然,看見他眼睛是睜著的,此時正看著她,整個人看起來還是很虛弱,而且,不太能說話。“鈞成!鈞成!你休息!好好休息!不用急著說話!不用……”林清屏一邊忘情地說著話,眼淚一邊嘩嘩往下淌,視線裏,他的臉都模糊了。顧鈞成把自己的手微微擡了起來,他的手掌裏,滿滿的,全是眼淚。剛剛她做夢的時候哭的。團長醒來,小田也開心得忘了形,說,“一定是團長聽見...車,繼續前行。

開車的男人罵了一聲,“快沒油了,要加油。”

必須去加油站,這是沒辦法的事。

這個時候,沒有導航,前路如何,完全一抹黑。

“隻能往前開,總會有加油站的,不然就問問路過的司機。”叫豹哥的那人道。

“行。”

車繼續行駛。

不知行駛了多久,開車那人突然欣喜地叫道,“有了!前麵是加油站!”

“開過去。”那豹哥道。

車,加大了馬力,朝著前方急駛。

而天邊,已經微微發白,竟然快要天亮了。

當車終於開到加油站,想要衝進去時,加油站入口,有人擋住了路,而且,有路障。

有人朝著車走過來。

林清屏再次被壓了下去,身上被同樣蓋了衣服。

車窗被敲響,“查車,請出示證件。”

林清屏呆住了,腦子裏嗡嗡聲想個不停。

是顧鈞成!

是顧鈞成的聲音!

爲什麼他會在這裏?

車窗開啟,林清屏更加被壓得死死的。

她不知道文曉那個港城男人現在在做什麼,因爲顧鈞成也是認得他的!

駕駛座的男人把證件遞出去。

車裏死寂一片,林清屏想發出聲音來,根本不能,這次更危險的是,居然有一把刀橫在她脖子上,這是在威脅她:隻要她有動靜,立刻割斷她頸動脈。

她不敢輕舉妄動,也看不見現在是什麼情況。

反正顧鈞成還沒有放行。

“有情況嗎?”有陌生男子的聲音在外麵響起。

“走吧。”隻聽顧鈞成的聲音在黎明的灰暗中再次響起,“感謝配合。”

林清屏快要哭出來了:顧鈞成,你怎麼了?別放走啊!別放啊!

但她不能動,脖子上冰涼的觸感,是匕首的刀刃。

車,終於駛進了加油站。

林清屏想再給個訊號,已經完全沒有可能了。

順利加油,給油錢,車再駛出加油站,一切都順利得難以置信。

車裏幾個男人都緊張得一身汗,前麵司機握方向盤的手都在抖。

直到開出絕對安全的距離,後麵也沒有車追來了,車裏的人才鬆了一口氣。

林清屏也終於得以起身。

外麵天色更亮了一些,但是,她卻看不到希望了……

文曉的港城男人露出得意的冷笑,“你那男人不是挺威風挺厲害嗎?怎麼,你從他眼皮子底下過都沒發現你?”

林清屏抿緊了脣不說話。

不想與這等人廢話,不如想想接下來怎麼自救。

車裏其他兩個男人也笑起來,“還以爲是什麼牛逼人物,原來是睜眼瞎!哈哈哈!”

文曉男人也跟著哈哈哈。

然而,就在此時此刻,在他們放鬆警惕的時刻,文曉男人這邊的車窗“砰”的一聲粉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隻手從外麵伸進來,精準地掐住了文曉男人的脖子,把他往外一拉。

慘叫聲立刻響起,因爲車窗破碎的玻璃割破了文曉男人的臉、脖子和胸口,也就是說,他有半個身體都掛到車外去了。

“救命!救命!”文曉男人嚇得慘叫。

但窗外這隻手瞬間拉開了車窗。子裏,隻把牀品洗了出來,這是馬上要用的。這晚還是住的旅社。而且,顧鈞成是跟誌遠睡一個房,林清屏跟妹妹睡的。也沒什麼遐想了,逛街真的是個巨大的體力活,四個人都是倒頭就睡。第二天正式開始打扮家。早上到新房子的時候,前一天晚上洗的棉布就幹了。林清屏和二妹先乾的這個。因爲布本來就是按尺寸裁好的,她倆都沒用縫紉機,直接手縫。林清屏簡單跟二妹說了一遍怎麼縫之後,她倆手腳麻利,很快就縫好了。二妹見林清屏套被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