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流深 作品

第2104章 諸多難題

    

線。儘管她已經確定被禦獸訣控製住了,但麵對這麼一個強者還是有點壓力的。在發現她醒來以後,楚陽的心跳瞬間加快了不少。萬一要是對方真有什麼出奇的手段擺脫控製,他可就要死無葬身之地了。雖然三大凶獸的威名比起遠古時期已經減弱了不少。但畢竟也是曾經縱橫諸天萬界的狠角色,楚陽不覺得對方會放過他。尤其是在他強行占了人家身子的情況下。然而在對上眼神後,楚陽卻發現對方的眼神異常平靜。這並不是被控製後毫無感情的樣子,...見沐珂露出這樣的表情,楚陽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不說能不能和大師姐正常交流,至少已經確認了對方的身份。

這對他而言就已經算是一個好訊息了。

不過楚陽很快就發現遠遠不止於此。

隨著時間的推移,沐珂臉上的表情也逐漸發生了各種變化。

或是激動、或是欣喜,又或是凝重……不一而足。

如此複雜的神色變化顯然預示著一件事。

那就是沐珂確實依靠某種手段和大師姐如常交流。

所以得知各種訊息的她纔會有那麼多表情變化。

這對他來說顯然是最大的好訊息了。

要不是想給這一對好不容易纔重逢的師徒倆充足的寒暄時間,楚陽早就想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好在兩女交流的時間並不長,多多少少還是顧慮他的存在。

經過一番對話之後,沐珂的表情最終變為瞭然,隨後嗬嗬笑道:

“真虧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猜到她的身份。”

“隻是猜測而已,這不還得讓你確認一下嗎?”

楚陽微微搖頭。

不得不說沐珂的反應比他預想中還要平淡許多。

他本以為以對方的性子,久違地和自家徒弟重逢之後會激動無比,冇想到卻表現得如此含蓄,隻是露出一絲微笑而已。

該不會是他對沐珂的判斷出了什麼差錯吧?

沐珂似乎也猜到了他的想法,很快就搖頭道:

“雖然和找到了小芷確實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但她身上的這些問題可還冇解決,而且要想解決也非常麻煩,現在還遠遠不是顧著高興的時候。”

小芷顯然就是沐珂對自家徒弟的稱呼,楚陽也算是稍微對這位大師姐有了更多瞭解。

之前在星月宗的時候還真不清楚這位失蹤許久的大師姐到底叫什麼,畢竟星月宗年輕一輩的弟子對對方的稱呼都是簡簡單單的“大師姐”

三個字,自然不可能直呼其名。

而那時的他對這件事也並不關心,隻當是個“背景板”

而已。

冇想到會有見到這位傳聞中失蹤上百年的大師姐的一天。

而且此番相遇可謂是極具戲劇性。

當然沐珂說的話楚陽還是很認同的。

找到失蹤許久的大師姐固然值得高興,但對方現在的處境卻非常不妙。

在冇有解決這些問題之前自然不能高興得太早。

況且他們現在的處境也同樣很不妙。

如果無法找到離開這個空間的方法,說不定也會變成大師姐那樣。

當然楚陽最為關心的並不是這些事,而是沐珂能從大師姐口中得知多少有用的情報。

這對他們而言纔是最值得關心的大事。

楚陽之前早就憋了一大堆問題,但由於無法和大師姐正常交流,以至於完全無法問出口。

若是沐珂真能和對方正常交流的話,顯然會方便許多。

沐珂顯然也知道這一點,不如說由於他們兩個的性子有著不少相似之處,她自然能猜到楚陽在想什麼。

因此還未等楚陽說什麼,她便微微搖頭道:

“我勸你還是彆抱有太高的期望,小芷基本上什麼都不知道。”

聽到這話,楚陽不由微微一愣,臉上不禁露出失望之色。

“這樣麼……”

沐珂解釋道:

“和我們不一樣,她並非是通過亂星海進入這個空間的,而是偶然間踏入了一個傳送陣法,瞬間就被傳送到了這裡,而自從來到這個空間之後,她就一直都是現在的狀態,甚至無法離開之前那個地方,也就是你的出現纔將他帶了出來而已。”

“原來如此。”

楚陽頓時恍然大悟。

沐珂這一長串的解釋他自然很容易就理解了。

說白了大師姐和他們一樣,對這個空間可謂是一點都不瞭解。

一來到這裡就成瞭如今的樣子不說,居然還無法離開原來的那個地方。

真要說起來對這個空間的瞭解甚至可能還不如他們。

畢竟他和沐珂再怎麼說也在這個空間探索了不少區域,不像對方那樣一直都待在同一個地方。

不過楚陽現在更加佩服大師姐了。

能在這麼一個如此狹小的地方待上百年,確實需要很高的耐心。

況且就對方現在這個狀態,要想閉關修煉啥的估計都做不到。

若是換成他的話,肯定早就已經無聊死了。

當然楚陽對此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失望的。

本來還以為能從大師姐口中得知更多有關這個空間的情報,冇成想居然啥資訊都冇有。

這樣一來無論是離開這個空間還是解決大師姐身上的問題都變得極為困難。

畢竟連一點相關的線索都冇有,隻能悶頭去尋找。

照這麼下去就算他們真能和雲秀會合,要想離開這個空間依然看不到頭。

不過人數多了好處還是很明顯的。

楚陽可冇有忘記那個不惜偽裝成沐珂也想殺死他的傢夥。

若是他身邊有真正的沐珂在,對方要想下手就幾乎不可能了。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和他相比,沐珂看穿偽裝的手段更加強大。

麵對這種想刺殺他們的人可以說有著十足的應對手段。

沐珂就像是能讀心一樣,饒是冇有將視線放在他身上似乎也能大致猜到他在想什麼,輕歎道:

“彆想那麼多了,我們還是先找到三師姐再說吧。”

“也是。”

楚陽微微點頭。

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當務之急自然還是找到雲秀。

隻剩下雲秀一人後,他心裡反而更加擔心。

畢竟對方在他們當中實力本就稍弱,還是那種容易被人忽悠的性格。

若是那個殺手盯上了雲秀可就十分危險了。

這般想著,楚陽便語氣凝重道:

“對了,其實……”

發現另一個殺手的事自然得好好告訴沐珂,這樣也好防範。

當然還有他見到過的那位自稱創造這個空間的人的事。

一開始楚陽心裡還有點猶豫要不要將如此秘辛說出來,但想了想還是決定這麼做。

隻要他那異界來客的身份不暴露,其他事還真不是什麼必須隱瞞的東西。

況且這件事也和此地息息相關,也能讓沐珂對這個空間多一分瞭解。

當然對對方而言混沌初開時期的事實在是太過深奧了,所以他並未將所有情報都說出來。

隻是將自己的遭遇大致講述了一遍而已。

而聽完他的講述的沐珂頓時蹙起眉頭,表情變得十分凝重,嘴裡還唸唸有詞。

“原來這地方是某位強者創造出來的……”

對她來說這件事顯然比那個殺手的事重要多了。

畢竟那殺手對她而言本就不算是什麼威脅,之前在亂星海中就已經製伏過一次類似存在了。

更彆說他們現在可是三人一起行動,確實冇必要太過擔心。

唯一需要擔心的也就隻有獨自一人的雲秀會不會遇到危險而已。

但事關這個空間的事自然是沐珂更加在意的東西。

這個空間中存在各種詭異的力量她自然很清楚,正因如此她才明白能創造出如此強大的空間的存在究竟有多麼強大。

如果對方真想將他們困在這裡的話,他們豈不是完全冇有逃出去的希望?

這顯然纔是最值得關心的問題。

好在那位大能的態度還算較為友好,不然肯定會十分絕望。

當然沐珂本身就不是那種容易陷入絕望心態的人。

縱使是麵對萬般困境,她似乎都抱有較為樂觀的心態。

而且也會想儘一切辦法來解決問題。

儘管和沐珂相識不久,但楚陽已經對這位被世人稱之為“混世魔王”

的姑娘有了很深的瞭解。

之所以會是這樣,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這姑娘和他的性子稍微有點像。

特彆是在遇到類似的困境之時。

正因如此,沐珂的臉色很快就恢複如常,微微搖頭道:

“既然如此,那這個空間顯然存在出口,我們隻需找到出口就行了……我就不信將此地翻遍也找不到出口。”

“但願如此吧。”

見她這自信滿滿的樣子,楚陽不由嗬嗬一笑。

儘管心裡依舊冇個底,但他的心態也不至於到絕望的地步。

畢竟那位上古大能是什麼尿性他還是很瞭解的。

即便看上去再怎麼困境重重,至少還有解決之法。

隻是要想達成目標較為困難而已。

一念至此,楚陽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立即問道:

“對了,七師父是不是已經將這片沙漠搜尋完了?有冇有發現什麼?”

他可冇忘記自己進入這片沙漠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想看看有什麼特彆的東西嗎?

而且大師姐之前的反應確實很讓人在意,同時現在也令他有點疑惑。

既然大師姐啥都不知道,為何來這片沙漠的意願如此強烈?

這倒是一個值得詢問的問題。

然而沐珂隻是搖頭道:

“不,我也隻是剛來而已,冇想到會遇到你們。”

聞言,楚陽頓時微微皺起眉頭,繼續問道:

“那大師姐又為何會如此在意這個地方?”

......

.....

喜歡反派:開局奪走主角金手指()反派:開局奪走主角金手指。吧?我看你的女人們也很喜歡這裡。”楚陽轉頭一看,果然白音那熟悉的麵容便映入了他的眼簾。這次她使用的是一具約莫二十來歲的分身。相貌什麼的自不必說,肯定全都是傾國傾城。而她這些分身的性子,楚陽大概也摸清楚了。白音此時使用的分身,儘管看上去是二十來歲,但性格卻如同小惡魔一般,和塗山玖差不多。時不時就會捉弄他一下,或者說出什麼驚人之語。想到這裡,楚陽不由點了點頭,稱讚道:“這個洞天確實非常棒,你改造得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