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滿盈 作品

第1章 困龍神醫回歸

    

定:“九,你這一走,我們利刃軍團的死傷率就不再為零。”“你在我們利刃軍團救活了不知道多戰士的生命,謝謝你為我們做的一切。”陳九道:“李將軍,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說這個就太見外了。”一年前,陳九墮落山崖,跌進利刃兵團所駐紮的區域,利刃軍團上萬人,起碼有七軍人,都過陳九的恩惠。陳九一手絕技醫,讓利刃軍團一年來沒有出現過殉命的戰士,無論傷勢病多嚴重,隻要陳九一出手,就能枯木回春,讓人徹底健康起來,然而誰能...利刃軍團,這是龍國最神的三大部隊之一,兇名全球,無人不曉!但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利刃軍團駐紮在什麼地方。

上萬的軍人齊齊站在校場上,像似在等待某個大人。

一個穿著汗衫,穿著膠鞋,手裡提著一個蛇皮口袋的青年男子從一個帳篷裡走出。

青年男子五俊朗,雖然穿著普通像個農名工,但氣勢如龍,人如利刃,讓人不敢小覷。

他陳九,是一名即將離開利刃軍團的普通人。

“敬禮!”

“啪——”

上萬的軍人作整齊劃一對著陳九敬禮,發出如同豆子炒一樣的聲音,每個軍人看向他的目裡都帶著敬重!

軍團長李衛國穿著中將軍裝連忙上前走了幾步,握住陳九的手,笑著說道:“九,恭喜你康復,終於可以回家了。”

陳九眼中出復雜之,慨然道:“一年啊,終於能夠回家了。”

李衛國惋惜道:“九,就不能留下來嗎?”

陳九搖搖頭,目遙向遠方:“此雖好,但卻不是我的家。”

李衛國咬牙道:“可以是,九,隻要你點頭,憑你一年來立下的功勞,可以直接授銜將,做利刃的副軍長。”

“家裡還有母親和妹妹等著我,李將軍,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陳九目明朗,聲音平靜:

“就算我離開了這裡,但有需要我的地方,無論我在神州何,陳某都會前去幫忙。”

“我輩當與家國同在!”

一些軍人眼中出不捨之,下一刻齊聲大喊,聲音彷彿要震破天際:

“我輩當與家國同在!恭送陳先生!”

“哎……”李衛國知道陳九去意已定:“九,你這一走,我們利刃軍團的死傷率就不再為零。”

“你在我們利刃軍團救活了不知道多戰士的生命,謝謝你為我們做的一切。”

陳九道:“李將軍,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說這個就太見外了。”

一年前,陳九墮落山崖,跌進利刃兵團所駐紮的區域,利刃軍團上萬人,起碼有七軍人,都過陳九的恩惠。

陳九一手絕技醫,讓利刃軍團一年來沒有出現過殉命的戰士,無論傷勢病多嚴重,隻要陳九一出手,就能枯木回春,讓人徹底健康起來,然而誰能想到,在跌落山崖之前,他陳九隻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

“哎。”李衛國抹了抹眼角的淚,掏出一張卡:“九,你我就此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麵了,這是利刃軍團一點小小的心意。”

看著這張卡,陳九問道:“這是?”

李衛國笑道:“九,這一年來你不僅出手治療軍團裡的戰士,就連他們家人有恙,你也出手幫忙解決,這張卡裡有十萬塊錢,你收下,就當所有兄弟提前祝賀你結婚的份子錢。”

他們參軍不是為了高厚祿,是為了泥濘、汗水、還有犧牲!

“雖然我們人到不了,但心意是要到的。”

陳九大笑:“好,我收下了。”

“兄弟們,謝謝你們的份子錢,你們不必再送了。”

“我輩當與家國同在,早晚一天會再相見。”

陳九灑的揮揮手,扛起蛇皮口袋,給所有人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離開了軍營。

他走在前往汽車站的道路上,看到了自己一年前跌落的那個山崖,思緒勾起了以前。

一年前,他還隻是一名醫科大學的學生,突然一天,父親被抓進監獄,被人指控酒後駕駛撞死人要判死刑。

然而他父親連駕照都沒有,怎麼可能會開車酒駕撞死人。

他當即便去調查真相,發現真正撞死人的人王天,王天撞死人時,案發現場就在陳九父親的工地上,那一天,陳九父親恰好慶祝工地封裝完工,就喝了點酒,然後被王天抓來頂包。

雖然事被陳九調查清楚鬧上法庭,但是王天出豪門,在家裡長輩一番暗箱作之後,陳九的父親還是被法庭定了罪,隻不過是從死刑變了坐牢五十年。

這雖然是好訊息,但陳九卻被王天報復,在一次班級組織的戶外活,王天安排了兩個人將陳九推下了山崖。

然而陳九不僅沒死,還因為流啟用了祖傳玉佩,得到了祖上純醫仙的傳承,習得**玄功,保住自己的命,然後被利刃軍團所救。

在這一年裡,陳九不僅悉掌握了純醫仙留下的醫,更是修煉**玄功讓他的得以康復,並且擁有強大的實力。

利刃軍團匯集龍國各的兵王,但是沒有一個兵王能單挑打的過陳九,跟陳九對戰之後,更是讓利刃軍團的兵王實力更進一步。

不然李衛國不可能許諾陳九隻要能留在利刃軍團,就能授銜將,任副軍長。

因為陳九不僅醫好,而且實力夠強!

男人的地位,都是靠自能力打拚出來的。

但有些人就不一樣了。

“媽,小妹,不知道這一年裡,你們過得好不好。”

“爸,你放心,等不了多久,我就會還你一個公道清白,讓王家那群人生如不死地跪在你麵前,乞求你的原諒!”

陳九眼裡帶著思念,帶著愧疚,還有無窮無盡的怒火!?”李衛國笑道:“九,這一年來你不僅出手治療軍團裡的戰士,就連他們家人有恙,你也出手幫忙解決,這張卡裡有十萬塊錢,你收下,就當所有兄弟提前祝賀你結婚的份子錢。”他們參軍不是為了高厚祿,是為了泥濘、汗水、還有犧牲!“雖然我們人到不了,但心意是要到的。”陳九大笑:“好,我收下了。”“兄弟們,謝謝你們的份子錢,你們不必再送了。”“我輩當與家國同在,早晚一天會再相見。”陳九灑的揮揮手,扛起蛇皮口袋,給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