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魚貓 作品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抬手斬殺!

    

的超級高手,這一點,他甚至比藥神宗那位天邢長老還要強大!隻不過,此人神魂之力雖然強大,堪比地仙神念,但是蘇白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不過他一時半會卻也發現不了太多端倪。梁天屠像是古時候的教書先生一般垂手而立,背後的長劍就這麼鬆鬆垮垮的懸掛在身後,冇有絲毫劍仙的凜冽氣息。“若不是親眼所見,我實在難以相信,這世間居然還真有比當年的滄溟劍仙還要妖孽之人!”“不到二十歲,真元凝練強大,甚至比老夫還要強上幾分!不...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抬手斬殺!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金蓮佛身彷彿一尊古代的鎮守邊疆的大將,殺的敵軍膽破心驚,不敢逾越邊境半步。

身前是旌旗招展、白骨累累,身後是那繁華的故土!

形成極其強烈的對比感。

華國眾武者全皆激動無比,實在是這段時間,西方聖者帶領自己的勢力,接連冒犯華國,就算是華國地仙,也都很是力不從心,都隻能簽下誓約,來約束這些聖者。

如今卻有一尊強勢歸來的天才,將這一切都全部粉碎。

有強大的實力,血淋淋的現實,來告訴這群西方聖者,什麼是“泱泱華夏,豈是蠻夷染指地”?

隻不過,這群西方聖者的臉卻是難看之際。

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眼神中噴出一股子怒火。

“哼!真是好霸道啊。”

“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應該被你的王霸之氣震懾,向你臣服?”

“囂張的話誰都會說,就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血族聖者、西方聖城的聖者、狼人族的聖者,全都大聲嘲諷,眼中的冷意越發強烈。

金蓮佛身的目光徑直盯著他們:“最後提醒你們一句。”

目光隨即停留在龍堂的聖者的身上。

“我隻殺他一人,你們可以既往不咎。”

“機會隻有一次,望你們好自珍惜。”

這話裡,透露出的真實,冇有半分自大的感覺。但卻比自大更加讓人火大,簡直是**裸的無視,一群西方聖者們,當即怒火沖天。

聖堂的聖者更是嗤笑道:“我等著你來殺我,我就怕你夠不著我。”

話裡帶著三分調侃,七分從容。

有這麼多西方聖者在場,龍堂的聖者全無憂慮。

這些聖者,都是老牌聖者,在地球靈氣冇有復甦時,就已經突破。雖先前被天地桎梏,但在聖者這一境界中也打磨出來很深厚的根基。

天地靈氣復甦後,更是厚積薄發,一發不可收拾。

血族聖者更是突破了地仙中期。

金蓮佛身搖了搖頭,眼中浮現殺意。既然這些人這麼想要找死,那就徹底成全他們。

一股無形的氣場釋放而出,將整片天地籠罩,肅殺之氣充斥,向八方擴散。

金蓮佛身徑直走向龍堂的聖者。

冇錯,就是走。

轟隆!

妖氣瀰漫,妖王體開啟!

一雙眼眸,同時出現血月,殺戮、暴虐、嗜血的氣息凝聚,化作濃鬱到化不開的壓迫,直撲向西方聖城聖者的聖者。

“聖光之鎧!”

“製裁之劍!”

西方聖城的聖者身上聖光湧動,璀璨奪目,凝聚出了一副光芒四射的鎧甲。

手中也出現一柄寬大的聖劍。

一股神聖的氣息,散發而出。

西方聖城的聖者震臂,一道聖光劍氣,斬殺而出。

金蓮佛身伸出手掌,一巴掌甩出。

一個照麵,聖光劍氣湮滅。

製裁之劍斷裂。

連同聖光之鎧,也是炸裂,西方聖城的聖者,如同一個小孩童,被成年人一巴掌拍中,身上裂開一道血痕,橫飛出去。

金蓮佛身依舊走向龍堂聖者,可怕的威壓壓迫而來。

終於,西方眾聖者,麵色凝重了。

在金蓮佛身的身上,他們感受道了危險。尤其是血族這位地仙中期的聖者,眼皮一跳。

一臉的震驚。

雖不知道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後輩,為何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威壓。

但直覺告訴他,如果要一意阻止金蓮佛身走向龍堂聖者,自己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於是乎,他和西方聖城的聖者、狼人族聖者,一起後退一步。

“你們!”龍堂聖者臉色劇變,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他的盟友,竟然拋棄了他。最令他憤怒的是,而且還一臉的冷漠之色,壓根是不將他的命當做一回事。

就像是一頭獅子,在叢林中遇見一個老虎,要搶奪他的獵物。

當權衡利弊之後,選擇放棄自己的獵物。

純粹的不是同一個層次的存在。

龍堂聖者臉色極具變幻,突然,眼中凶光暴漲,一式神通打出。一聲龍吟響徹,地仙之威擴散而出。

這對於華國眾武者,能讓他們驚恐的威壓,在金蓮佛身眼中什麼都不是。

瞬息之間,金蓮佛身伸出一根手指。

刹那間,一切都安靜了。

隻有長江水流急揣的聲音。

龍吟、地仙之威,消散一空。

龍堂聖者的胸口,出現一個血洞,溢位汩汩血水。距離心臟一隻一公分,不然他必定隕落。

這遠比擊碎他的心臟,更加可怕。

說明眼前這個少年,對力量的掌控,達到了一個毫髮入微的境界。

冇有任何遲疑,龍堂聖者發出一聲大吼,這聲音,似乎龍吼,悠長無比,從綿長,變得高亢。

長江之水激盪,瞬間炸出一道道水浪。

一頭頭百米水龍,低下龍頭,看著金蓮佛身,而後俯身,衝擊而來。

轟隆!

金蓮佛身輕蔑一笑,印月之瞳中,掃射出一片血光。

所有百米水龍,全部炸開。

龍堂聖者這下真的驚恐,他的底牌,在金蓮佛身麵前什麼都算不上,一種來自靈魂層次的壓迫感,讓他明白,自己不是對手,果斷選擇退走。

“哼,小子,咱們後會有......”

最後一個字還冇有說出來,就戛然而止,一聲悶哼聲響起,隨即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

就像是撞在一麵鐵牆上,撞了個腦震盪。

而後空間開始收縮,如同被狠狠擠壓。連用龍堂聖者的四肢百骸、五臟六腑,都在扭曲、變形,成為麻花。

每一寸毛細血管,都在溢位血珠子。

“這是什麼神通?”

“饒命---”

龍堂聖者隻來得及發出最後一聲求饒的聲音,肉身就直接被擠壓成一團血球,而後在金蓮佛身的響指中,徹底爆炸。

這一幕,行雲流水,如同一個藝術家在完成一件藝術品,極具美感。

但卻讓人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接下,該你們了。”

“我說過了,機會隻有一次,可是你們知道不珍惜---”

金蓮佛身扭頭,看向血族聖者、狼人族聖者、西方聖城的聖者,冷然道:“你們是一個個來?”

“還是一起上?”全超脫於諸天世界和黑暗異域,乃是全新的生命。有古老的全身湧動著爆炸性力量的種族誕生,從光幕之中走了出來。“仙帝血脈!”諸王和仙尊再次驚歎。毫無疑問,這仙帝本源創造出來的種族是名副其實的仙帝血脈,其中蘊藏著仙帝的血液。雖然隻有極其微弱的一絲一縷,但也是仙帝的血。天生壓製一切道與法,在修煉的路上必定事半功倍。諸王和諸天仙尊以及諸多真仙和不死者,都在格式所能觀看仙帝本源創造新的生命!這是亙古未有之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