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好佳 作品

第一章:回江城

    

速有點超快,還好這裡是高速路,正要給季楠說自己查到了多事。「這事等我見到後再說吧。」季楠的思路飄向以前,本沒有心聽著查到多事要給說,一下子打斷了還沒說完的話。「行叭。」唐妍妍看出來季楠表麵看起來沒什麼緒,其實心裡是緒千萬種般的難,索就不說什麼了。不出一個小時,們來到了人民醫院,問了護士,護士查了後告訴們,你們要找的病人在太平間裡。護士說著,眼裡出同。季楠在太平間裡看到了冰冷的,和自己長著一模一樣的...雲溪山下,一幢剛造好的福利學校,紅磚白牆,就三層不算很高的樓房,麵積不大,場也不過四百米。

但是在這讀書的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孩子們,人數不多,把這當作自己是依靠家。

這時間是課間活,孩子們喜歡放風箏,出來就是結伴一起放風箏,湛藍的空幕可見三四個風箏,形狀不一,是蝴蝶,是白鴿,是蜈蚣,是蜻蜓等,這些風箏給空中添了一春天的氣息。

誰知,好好的在空中漂浮中,其中有一個蜈蚣風箏的那箏線斷了,失去了平衡就被不知從哪個地方吹來的風吹遠了,然後蹤影不見。

正放著蜈蚣風箏的小男孩見風箏線斷了,就哭著跑進教室裡喊著,「楠姐姐,風箏沒了,線斷了。」

坐在窗邊的,手中拿著一本小學語文字書,正看著會兒,窗外的一縷正好落到了的側臉上,勾起好看的弧邊,似是一手好素描的畫出來最看好的線條,清秀的五是天然又冷淡,一穿著長袖修的黑皮外套,兩條細長的搭在了課桌邊上,擺出隨意的姿態來。

此時忽聽到進來的小男孩哭著邊抹著淚水,還那麼傷心著說,「楠姐姐,蜈蚣風箏沒了,跑了。」

說著,小男孩把手中拿著斷了的箏線給看。

「嗯?」

季楠收起放在課桌邊上的兩條,邊放下手中拿著的語文課本書,緩緩站起來,過去著他的小腦袋說,「沒事,姐姐會再給你做一個。」

「你現在可以跟他們一起玩。」

小男孩邊傷心,邊搖著頭說,「不,我喜歡蜈蚣。」

「好,我現在給你去做。」

季楠不怎麼笑,可是被他鼓起腮幫的樣子逗得一笑,勾起瓣,淺淺一笑。

在季楠本來要給他做蜈蚣風箏時,兜裡響起來電話的鈴聲,拿起手機一看,看到來電話名,就對著小男孩說,「乖,去外麵玩吧,姐姐要接電話,回頭給你做蜈蚣風箏。」

「會做的比原來的好看。」

在季楠哄著安下,小男孩乖巧地點著頭,帶著小碎步出去了。

季楠見他出去了,就按下接聽鍵放在耳邊,那端人說了很多話,聽著聽著,平靜的神有了波瀾,眸蘊著冰冷,眼眶微紅。

趁外麵在玩放風箏的孩子們沒注意下,季楠跟院長說好了,就走了。走之前吩咐院長,別讓他們知道可能一時回來不了。

江城,白雲機場。

一架飛機正好趕上了日落的時候落地機場,季楠戴著墨鏡,從出口出來了。

的目往一邊站著不人都是待接回來這裡的人,看來看去,找不到要接的人。

唐妍妍人呢?

季楠邊掃視著每個人,邊拿起手機要給唐妍妍打個電話,正好唐妍妍發來資訊說:老大,來外麵,我在外麵等你。外麵有狗仔隊,你懂得吧。

回復打了一個字:哦。

季楠加快腳步走出去外,便看到了路邊停著一輛的敞篷車,車頭上掛著悍馬牌子。

坐在駕駛座上的,卷的長發,標緻的五,一穿著蕾長,戴著了墨鏡,還戴著了口罩,正看著出口,等著等到了出來了的季楠。

「我在這,老大。」

唐妍妍對著走過來的季楠招招手,小聲在喊著。

季楠過去開啟了副駕駛座車門上車坐著,神沒什麼波瀾,邊戴著安全帶。

「老大,我現在要加速了,你坐好哦。」

唐妍妍本以為老大從雲溪山趕過來到這裡,肯定會哭著什麼等,沒想到老大居然沒哭著,神沒什麼波瀾,更別說有什麼哭過的痕跡。

倒是看到了眼眶微紅。

「快點,別耽誤我的時間。」

季楠神本來一向是冷淡的,不過之前的事讓有了點脾氣,眸蘊著冰冷。

說真的,老大對發脾氣不是第一次的,隻是平時不怎麼不發脾氣,現在不一樣了,可見老大是真的生氣又難。

是啊,可是最疼的妹妹卻自殺了。

季楠有孿生妹妹,就是季晴,們的父母雙亡,小被迫分開,本來是季家大二小姐,發生事故變到地步了。

季家公司突然破產,們父母意外車禍去世,而們被舅舅迫分開,舅舅覺得養不起們,就把季楠送到別人家去了,就季晴留在舅舅家。

不過,舅舅家條件不好,有兒子,但是有小心眼的舅媽,隻是舅媽覺得家條件不好,養不起多了一個人,勸著舅舅把季晴扔在街上去了。

舅舅一向聽舅媽的話,把季晴扔在路邊,後被好心的拾荒養著長大。

季楠十七歲的時候找到了季晴,和相認後,一直在照顧,直到考上了大學,本來等季晴和生日的那天回來陪著過生日,誰知道季晴卻自殺在租房裡。

後來被房東發現送到醫院去了。

「老大,我查到了很多事,真的太可氣了,我給你說……」

唐妍妍邊開車,加速有點超快,還好這裡是高速路,正要給季楠說自己查到了多事。

「這事等我見到後再說吧。」

季楠的思路飄向以前,本沒有心聽著查到多事要給說,一下子打斷了還沒說完的話。

「行叭。」

唐妍妍看出來季楠表麵看起來沒什麼緒,其實心裡是緒千萬種般的難,索就不說什麼了。

不出一個小時,們來到了人民醫院,問了護士,護士查了後告訴們,你們要找的病人在太平間裡。

護士說著,眼裡出同。

季楠在太平間裡看到了冰冷的,和自己長著一模一樣的妹妹季晴,安靜在那睡著了,看著看著就吐出幾句話。

「晴,我來看你了。」

「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你,沒有照顧好你。」

季楠看著說話,語氣滿滿地是自責,緒是如此難。

「老大。」

唐妍妍看著季楠紅著了眼眶,但是沒有哭,說,「想哭就哭吧,我的肩膀借給你。」

季楠不由得偏開眸看著說,「把查到的事給我說。」就是結伴一起放風箏,湛藍的空幕可見三四個風箏,形狀不一,是蝴蝶,是白鴿,是蜈蚣,是蜻蜓等,這些風箏給空中添了一春天的氣息。誰知,好好的在空中漂浮中,其中有一個蜈蚣風箏的那箏線斷了,失去了平衡就被不知從哪個地方吹來的風吹遠了,然後蹤影不見。正放著蜈蚣風箏的小男孩見風箏線斷了,就哭著跑進教室裡喊著,「楠姐姐,風箏沒了,線斷了。」坐在窗邊的,手中拿著一本小學語文字書,正看著會兒,窗外的一縷正好落到了的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