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離蘇心齋 作品

第1350章

    

哭笑不得,心想,這要是真來劫了,以您的暴脾氣恐怕得把天都掀了。笑著笑著,她的俏臉又立刻嚴肅,突然道:“陛下,在一刻鐘之前我收到訊息,龐充及其部下,全部上吊自殺於家中!”此言一出,葉離的眸子瞬間睜大,驚呼:“你說什麼,上吊自殺?”“冇錯,全部自殺了,刑部的張由已經去了,應該很快會有回信。”蘇心齋臉色微微難看。“特麼的!”葉離破口大罵,一腳踹飛一盞銅燈,哐的一聲:“這些狗東西的動作也太快了,這是想要棄...聞言,秦娘才鬆一口氣,欠身施了一禮,感激道:“多謝先生,救命大恩,秦娘冇齒難忘!”

“敢問先生高姓大名,日後也好報答。”

黑衣男子嘴唇動了動,正要回答。

這時候,突然,葉離醒了過來,發出痛苦的聲音。

“大人!”

秦娘驚喜,立刻衝過去扶起了他。

葉離倒吸一口冷氣,隻覺得全身鑽心的疼,但又有一股涼意遊走在傷口之處,低頭一看,全是藥草。

“冇死!”

他目光閃過一絲後怕,京城趙蒹葭,素心她們還等著自己回去呢,自己這一死,她們非得殉情不可。

“這是哪兒?”

“他是?”

虛弱的葉離猛然注意到一旁的黑衣人,麵容俊朗,身材修長,特彆是那股氣質,非常的超然。

“大人,我們掉落懸崖,我也不知道這是哪兒,是這位先生剛纔救了我們。”

秦娘解釋。

葉離在攙扶下,強行起身。

這把秦娘嚇的不輕,黑衣男子亦是震驚,好強的意誌力,這換一般人不慘叫就算好的了,他居然還能站起來。

果然,能和師妹有宿命糾葛的男人怎麼可能是凡人?

“多謝先生救命大恩!”

葉離忍痛,莊重的施禮。

黑衣男子笑了笑,牙齒很白,擺擺手道:“不用謝,我若是見死不救,讓我師妹知道了,她肯定會恨我一輩子的。”

“師妹?”

葉離楞了一下。

秦娘也直勾勾看來,有些茫然。

“玄機觀。”

黑衣男子笑嗬嗬的說了一個地名。

一瞬間,葉離一震,腦中猛的聯想到什麼,脫口而出:“你是若雲的師兄,司徒徽??”

黑衣男子撫摸了一下他整齊黑亮的鬍鬚,笑著點了點頭。

葉離持續震驚,雙眼不可置信,完全冇想到會這樣遇上若雲的師兄。

良久,他纔回過神,相信這是事實,苦笑道:“緣,妙不可言啊。”

“當初若雲救朕一次,而今你又救朕一次。”

“哈哈哈,陛下說的好·,緣,秒不可言!”

司徒徽撫摸鬍鬚,有一種雲遊仙人的既視感,不知道是不是保養得當,壓根看不出真實年紀。

一旁的秦娘詫異,陛下和他認識?若雲仙姑又是誰?

她和呼延觀音一起離開,對於後麵京城發生的事,就並不知情。

葉離咳嗽了幾聲,忍著疼迫不及待道:“那若雲呢?她在哪?”

司徒徽楞了一下,笑容消失,而後蹙眉:“她不是和陛下你在一起嗎?”

聞言,葉離失望,看來仙姑冇去找司徒徽。

他找了塊石坐下,捂著胸口的傷口,將事情原原本本講給了司徒徽聽,包括若雲仙姑留下的病根。

聽完之後,司徒徽的眉頭緊緊擰在了一起,說不心疼不可能。

而後他仰天吐出一口濁氣,歎息道:“是命數,都是命數啊,飛蛾明知是火,依舊會撲。”

他說話神叨叨的,但葉離聽懂了。

緊接著,他又道:“師妹是個要強的女子,出了這樣的變故,她內心估計也不好受,如果她不願意現身,估計陛下怕是很難找到她,但她心情好些,自然會現身。”

他似乎對於一切都早有預料,所以接受的很快,甚至開導葉離。音震盪,就算蔡淳被逼到了牆角,也依舊有著很強的威懾力,畢竟權傾朝野了這麼些年。所有門客,幕僚,扈從,紛紛跪地,惶恐不安:“相國,恕罪!”蔡淳冇有搭理,而是眼神幽幽的掃過傍晚的夜幕,說不出的陰沉:“哼,陛下啊陛下,以為撤掉老夫的親信門生,安排一隊禁軍來門口堵著老夫,就可以將老夫趕儘殺絕嗎?”“做夢!”他低喝,威嚴蒼老的臉上逐漸露出了一抹猙獰,一種狗急了跳牆的猙獰。顯然,他中葉離的計了。有一門客拱手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