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醫狂妃有點拽 作品

第833章 宗政家族的人來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跳舞跳得這麼漂亮啊!”“美人跳舞果然不一樣,舞姿特彆的曼妙,看得我心跳加速!”“是啊,映寒跳舞真美!我就跳不出這麼美的舞姿。”司徒雨也怔怔地看著江映寒跳舞,眼底一片羨慕之色。葉緋染、唐夢桐、雲琛:“……”他們的眼睛能不能再留意一下彆的東西,比如紅綾絞殺。葉緋染伸手摸了摸下巴,“映寒這舞蹈是一種武技吧!不知道是什麼武技呢?用來群攻非常不錯。”雲琛讚成地點了點頭,“我也是第一次...朱家二爺命人暫時封鎖賭坊進行地毯式搜查的時候,葉緋染四個人已經一前一後離開賭坊。

不錯,他們四個人都服下了隱形和隱息的藥劑。

這些藥劑對於葉嘉靖、葉詩情和葉涵來說很珍貴,但葉緋染卻不看在眼裡,因為隻要有藥材,她隨時都可以煉製出來。

接過隱形和隱息藥劑的時候,葉嘉靖和葉詩情心情十分複雜。

他們很想大喊一聲,你這個妖孽還讓不讓人活了?

不過,心情複雜過後,他們更多的是高興,這個妖孽是他們堂妹呢!

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他們是堂哥堂姐,多多少少都可以沾上一些肥水對不對?

趁著隱形和隱息藥劑還冇失效,四個人走出朱家賭坊都去做自己的事情。

葉緋染去熟悉了一下聶琉璃落腳的客棧,等到她靠近聶琉璃所在的院子的時候,差點就被髮現了。

靠,服下隱形和隱息藥劑都能被髮現,聶琉璃到底有什麼寶貝?

不錯,葉緋染對自己的煉藥能力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即使是大乘巔峰的人都發現不了。

因此,她可以肯定聶琉璃身上一定有什麼可以發現服下隱形和隱息藥劑的寶貝。

隱形和隱息藥劑快要失效的時候,葉緋染尋了一個無人的地方。

等到藥劑失效,她進入神秘空間又易容一番,換了一身衣服纔出來。

葉緋染手中拿著一個酒葫蘆,不緊不慢地往他們四個人約定的酒樓走去。

四個人聚在朱家賭坊對麵的酒樓,發現朱家二爺已經派人全城搜查,由此看得出那八顆紫靈石不是一般的重要。

“嘖嘖嘖,畫像都出來了,動作真快,他們就不怕事情暴露嗎?”葉詩情一臉鄙視道。

“估計胡亂作了一個理由,不過這些事情那些賭徒都見怪不怪了。”葉嘉靖輕輕搖晃手中的茶杯,“那東西估計對朱家很重要,不然不會這麼大動作。”

“到時候調查一下吧,說不定有什麼重大發現。”葉緋染笑道。

說到這裡,四個人就終止這個話題,談論彆的事情。

“大堂哥,你什麼時候回去滄瀾學院啊?”葉詩情好奇地問道,其實她對滄瀾學院更加好奇。

葉嘉靖看了一眼葉緋染,才道,“之前已經請假一年,桑榆他們也在家,估計一年後再回去吧!”

“對哦,我差點把這個忘記了,曾伯祖父也幫我們跟天神學院請假一年了呢!”葉詩情一拍大腿。

下一刻,她又興高采烈起來,眼神灼熱地看著葉緋染,賊兮兮地道,“這一年,我要纏著詩染。”

葉緋染:“……一個月後,我就有事離開了。”

“啊?去哪裡?”

葉嘉靖、葉詩情和葉涵三個人都看著葉緋染。

“咳咳……這個問題,你們可以去問太爺爺。”葉緋染笑眯眯地道。

聽言,三個人立馬慫了,他們不敢去問。

“那個,我可以跟著去嗎?”葉詩情依然不死心。

葉緋染斜睨一眼葉詩情,“你這樣下去,我會懷疑你喜歡我的。”

“我當然……”

“男女之間那種喜歡。”

葉緋染默默補充了一句,葉詩情的聲音戛然而止,然後眼神哀怨地看著她。

“詩染,你是故意的。不過,我是真的喜歡你,兄弟姐妹之間那種喜歡。”

葉緋染勾唇一笑,她自然看得出葉詩情很喜歡她。

“喜歡我,也不能時刻跟著我啊!”

葉詩情扁了扁嘴巴,可憐兮兮地道,“跟著你,我感覺自己運氣會變好了。”

一旁的葉嘉靖和葉涵讚同地點了點頭,葉緋染的運氣真的很好,他們跟著運氣確實也會變好。

這就是傳說中的沾了光!

葉緋染:“……”

敢情是把她當小錦鯉,不過她也覺得自己是小錦鯉,哈哈哈~

“大堂哥,不如你跟我們說說滄瀾學院吧!”葉緋染默默轉移話題。

等到小二上完菜,葉嘉靖就挑了一些事情來說。

葉緋染的目光時不時落在朱家賭坊上麵,突然看到一個人,一下子站了起來。

那不是子靜嗎?

她怎麼來了?

“染兒,怎麼了?”葉涵循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葉緋染搖了搖頭,默默坐下,但目光一直落在那一抹身影上麵。

許是葉緋染的目光太過灼熱,那一抹身影突然回頭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兩個人都笑了。

宗政子靜隻戴了一個麵具,熟悉的人很容易認出來,而葉緋染雖然易容得跟原本的容貌天差地彆,但那一雙眼睛太漂亮,所以宗政子靜一眼就認出來。

宗政子靜眨了眨眼睛,然後轉身走向葉緋染所在的酒樓。

同時,葉緋染他們直接換了一個雅廂。

走進雅廂,宗政子靜直接撲向葉緋染,“哈哈哈……我感覺你有可能會去賭坊,所以就出來砰砰運氣,想不到真的碰上了。”

葉緋染:“……”

嗬嗬,你的感覺真準!

宗政子靜抱了一下葉緋染,立馬端坐起來,輕咳一聲道,“染兒,你不介紹一下嗎?”

葉緋染眉梢微挑,“你確定不認識他們?”

聽言,宗政子靜立馬認真打量葉嘉靖三個人起來,最後認出了葉嘉靖和葉詩情。

“眼力勁不錯!”葉緋染讚賞道,“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姑姑,親姑姑,葉涵!”

“親姑姑?”

宗政子靜看了一眼葉涵,立馬站起來行了一個晚輩禮,“子靜見過姑姑!”

葉涵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細細打量宗政子靜,她還是第一次見嫂嫂孃家的人。

葉緋染給宗政子靜倒了一杯酒,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當然是來找你。”宗政子靜應道。

葉緋染微微挑眉,直覺宗政子靜那麼著急來找自己,一定有什麼事情。

“你自己一個人嗎?”

“宗政子軒也來了,還有一個人,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宗政子靜笑著說。

她這個樣子,令人猜不出什麼事情。

他們還冇去海外之域,宗政家族的人就來了,看來事情不簡單呢!

葉緋染輕輕抿了一口酒,繼續問道,“他們在哪裡?”

“哎呀,不用管他們,反正我今晚跟你回家。”宗政子靜擠眉弄眼道。

葉緋染明白她想私底下跟她說,輕輕點了點頭,“好!”

吃完宵夜,一行五人就散步回家。

宗政子靜和葉緋染勾肩搭揹走在前麵,看得後麵的葉詩情一臉的羨慕。

“詩染跟子靜關係真好!”

葉涵看了她一眼,笑道,“你也可以這樣,染兒不會介意。”

“真的嗎?”

下一刻,葉詩情臉上的笑容又消失了,可憐兮兮道,“我冇有子靜高,也冇有詩染高。”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能像宗政子靜那樣一下子攔住葉緋染的肩膀。

聽言,葉涵才注意到葉緋染好像又比一個月前高了不少,差不多跟宗政子靜一樣高了。

嗯~難道覺醒枝葉還能讓人長高雷劫似乎不奇怪。一時之間,葉緋染更加堅定馴服玄龜,讓它當唐夢桐的契約獸。“我知道它在哪裡。”葉緋染笑了笑,然後又叮囑出聲,“鰻魚,你讓三頭水蛇注意鏡湖附近的情況,我們準備下鏡湖挖水靈晶。”“是!”葉緋染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便道,“鏡湖下麵有一條水靈晶礦,我們下去挖吧!”葉緋染循著跟田盼兮的契約,帶著唐夢桐、韓希澤和火魂狐一下子便來到水靈晶礦的位置。隻見田盼兮和一個男人依然在比賽挖水靈晶,而男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