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移 作品

第1章 竟然是他

    

一聲。沈欣,上流圈有名的名媛,的父親是沈氏集團的董事,叔叔是董事長,擁有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超越的一切,因為簡一不過是沈氏集團的一個小職員。走的時候,淩哲隻留給一句話:“簡一,你是一個孤兒,又是一個小職員,給不了我想要的一切,跟了沈欣,我可以得到所有。”他走了,簡一傷心絕,然後獨自一人去酒吧喝酒,喝的有些醉了,覺到有一個人把抱出了酒吧,以為是淩哲迴心轉意,沒想到竟然是新上任的總裁。抬頭的打量他一眼,...簡一腦袋暈沉沉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視線模糊,他上的味道讓很悉。

大腦一熱,雙手不自覺的抱住男人的腰,撲在他懷裡喃昵,“淩哲,我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

男人的腳步微頓,低頭俯視一眼懷中閉著眼的人,神有片刻冷,濃眉微皺,薄微啟,聲音沙啞低沉:“放心,我不會離開你。”

聽到他的回答,簡一角出甜的笑容,抱住他的手了幾分:“我想……”

男人怔楞片刻,被的話勾起了反應,深邃的瞳孔了,抬腳朝著酒店走去。

清晨,耀眼的芒照耀進房間,金黃的籠罩著睡的人,簡一睜開眼,了漲疼的腦袋,清醒後環視四周,表怔楞。

“你醒了?”磁的聲音傳耳中。

隨即猛地坐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坐在對麵的男人,一張臉變來變去,隨即驚撥出聲:“總裁?”

出聲的同時打量所的環境,整個人都懵了。

什麼況?

為什麼會出現在新上任的總裁房間裡?

“恩。”

男人淡淡的應了一聲,然後轉對對著耳機說:“就按我說的去辦,合同等我去公司簽。”

結束通話語音會議,

男人起倒了一杯水給簡一,坐在旁邊,眼裡帶著一寵溺:“你昨天喝多了。”

昨天?

簡一微微愣神,支離破碎的片段慢慢想起,昨天跟相三年的男朋友突然跟提出了分手,無論怎麼挽留,淩哲始終不為所。

淩哲說他明天跟沈欣結婚,婚禮前一天,他隻是過來通知一聲。

沈欣,上流圈有名的名媛,的父親是沈氏集團的董事,叔叔是董事長,擁有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超越的一切,因為簡一不過是沈氏集團的一個小職員。

走的時候,淩哲隻留給一句話:

“簡一,你是一個孤兒,又是一個小職員,給不了我想要的一切,跟了沈欣,我可以得到所有。”

他走了,簡一傷心絕,然後獨自一人去酒吧喝酒,喝的有些醉了,覺到有一個人把抱出了酒吧,以為是淩哲迴心轉意,沒想到竟然是新上任的總裁。

抬頭的打量他一眼,簡一不敢相信,總裁竟然會記得這個小小的職員,明明他第一天上任的時候,隻在會議上報了一下當季的資料。

想到此,不由覺得疑,公司總裁位一直空懸,前段時間突然宣佈沈奕辰將擔任總裁

一職,聽說他是沈家唯一的兒子,常年在國外,董事長不止一次的要他回來接管公司,但都無果而終,就在職沈氏集團的第二天,沈奕辰突然就回來了。

傳聞說,這位沈家的爺冷酷無,暴戾狠,手段淩厲,邊人無數,凡事不論對錯,隻要他不滿意的,絕對不留麵,就連他的親生父親也不能做他的任何決定。

但傳聞隻是傳聞,簡一看到的沈奕辰並不是這樣的,他長的很好看,廓分明的五,濃的眉,如星辰般的眼眸,尤其是他笑的時候很溫暖,像一樣。

(本章完)信,總裁竟然會記得這個小小的職員,明明他第一天上任的時候,隻在會議上報了一下當季的資料。想到此,不由覺得疑,公司總裁位一直空懸,前段時間突然宣佈沈奕辰將擔任總裁一職,聽說他是沈家唯一的兒子,常年在國外,董事長不止一次的要他回來接管公司,但都無果而終,就在職沈氏集團的第二天,沈奕辰突然就回來了。傳聞說,這位沈家的爺冷酷無,暴戾狠,手段淩厲,邊人無數,凡事不論對錯,隻要他不滿意的,絕對不留麵,就連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