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現身

    

盛芷菱竟然說,自己遇到了比這兩位還要傑出的人物。“難不成,是護天教帝子,又或是北冥帝女劍如霜這樣的絕代天驕?”“護天教帝子且不說,他纔剛破入皇境,隻能勉強躋身我南部頂級天驕的行列,至於北冥那位如霜帝女……”盛芷菱回想了一下顧長青的戰績,心頭,還是不禁有些砰砰加速,輕聲道:“說句老實話,就算是如霜帝女,和這位比起來,隻怕都還有一定的差距啊!”“???芷菱,你確定?”聽著盛芷菱的話語,納蘭青鳶,徹底不...獵陽帝君爽朗開口,便是帶著身後一眾同樣得過顧長青相救之恩的高手,踏入太炎宗山門之中。

太炎宗一眾高層,還有那些陸續趕到的人族高手、雲蛟族的強者,看到這一幕都是心頭震動。

而顧長青的心中,也是有些感動。

當日荒塔一彆,顧長青並冇有將獵陽等人、白蟒少主等人的話語放在心上。

如今他和三大聖族結下死仇,他更不指望獵陽等人會有什麼反應。

尤其是白蟒族等太古生靈,能不落井下石,就已經難能可貴。

但他們非但冇有隨著三大聖族,對顧長青父女落井下石,更是甘冒奇險前來支援。

哪怕他們實力,算不得太強,但這份情誼,依舊令人感慨。

而小伊人終究年紀太小,此時眼眶都是已經有些泛紅了。

太炎宗一眾高層,當即放開大陣禁製,迎接眾人進入太炎宗山門,彼此交流、熟悉,準備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準備。

而就在他們交流之時,又一道神念流光落下,讓顧長青的眼底,都是寒芒乍起!

那是洛神學院傳來的訊息。

隨著三大聖族,駕臨天荒三十六州。

本就首鼠兩端的三十六州諸多本土道統,都是徹底跳到了三大聖族那一邊,主動逢迎三族,為他們帶路,指引洛神學院的位置。

雖然三大聖族,最頂尖的聖階強者冇有出麵。

但也分出了一批帝階存在,帶上三大聖族賜予的寶物,在這群本土道統的帶路下,先一步對洛神學院發難,如今,已是兵臨洛神城下!

好在,洛神學院留守的高手也有幾尊。

尤其是柳若璃這位玄月女帝,有她坐鎮,加上顧長青在洛神學院留下的大陣。

撐到顧長青解決三族的主力再去支援,卻是綽綽有餘。

但這群本土道統,牆頭草的背叛,卻是讓顧長青動了真怒。

他能理解這些本土道統,在知曉自己與三族結下死仇後,放棄追隨自己的抉擇。

但這種直接的背叛,卻是觸犯了顧長青的底線!

就在顧長青,眼底殺機森然之時。

獵陽帝君等同樣看到這條傳訊的高手們,卻是忍不住開口請戰了!

“我等在這邊,可能幫不上什麼忙。”

“但前往洛神學院,協助坐鎮這種事情,應該還是能做到的!”

獵陽等人開口,語氣都是無比真摯。

哪怕他們已經知曉,三族也出動了高手,對洛神學院發難。

三大族的高手,雖然冇有真正的聖道存在,但也有幾位帝君,攜帶了禁器。

一旦動用,短時間內殺力匹敵準聖,絕不成問題。

他們此去,哪怕有大陣守護,估計也是九死一生,但他們依舊義無反顧!

但顧長青聽到這話後,眼中卻亮了。

洛神學院眼下的坐鎮陣容,防守有餘,反擊卻不足。

但若是有獵陽帝君這批生力軍加入,配合自己留在洛神學院的大陣。

“那些牆頭草,可就必死無疑了啊!”

顧長青嘴角掀起一抹笑意,冇有猶豫,直接點頭,為獵陽老帝君等人,開啟了通往洛神學院的傳送大陣。

“諸位前輩,我等你們歸來,與你們同飲慶功酒!”

顧長青沉聲開口,語氣自信。

獵陽老帝君等人,卻已然視死如歸,隻是豪邁點頭,想讓顧長青心中好受一些,莫要為他們介懷。

而這一幕落到旁邊太炎火靈、雲蛟初祖等人眼中,卻是讓他們心頭,都是愈發感動,幾位老輩準聖,更是淚灑當場,為諸位勇士壯行,這一番操作,讓旁邊的小伊人,都是看傻了眼。

和眾人不同。

小伊人對自己老爹在洛神學院的佈置,可是再清楚不過,此刻都忍不住開口。

“太炎大姐頭,還有老宗主……你們的反應有點過頭啦,獵陽老前輩他們去洛神學院,不會有意外的!”

隻是她年齡太小,說的話,彆說太炎火靈等人,就連親自奔赴戰場的獵陽帝君一行,都是隻當童言,壓根都冇有放在心上,依舊懷著必死之心,踏入傳送漩渦,於片刻後,便是抵達了洛神學院,此刻的戰場第一線。

而後,他們便是齊齊,呆愣在了這片戰場之上!

“這……這裡真的是,戰場最前線?”

洛神學院,此刻已是三族征伐顧長青父女的最前線。

在獵陽帝君等人心中,這裡此刻應該已然化作了一片廢墟,斷壁殘垣隨處可見。

無數洛神學子、師長正藉助著已殘的大陣,和那三族的高手勉力死戰抗衡。

最好的情況。

也是洛神學院的守護大陣已經岌岌可危,隨時都將告破纔是。

但,當他們走出傳送漩渦後,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派寧靜祥和的景象。

洛神學院的學子們,甚至都冇有去到最前線參戰。

一個個,依舊在正常上課、修煉,習練功法神通。

臉上不見有半分緊張或是畏懼之意。

若非遠空中偶爾還能傳來神力流光轟擊大陣防護罩的震盪聲。

獵陽帝君等人,幾乎都要以為自己是傳送失誤,來到了一方錯誤的區域了!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獵陽帝君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腦子都是有些轉不過來了。

好在,他們冇有懵逼太久,同樣接到顧長青回訊的洛荔、長孫茗等人便是趕了過來。

她們已經知曉了獵陽帝君等人的情況,對獵陽一行人中混雜的白蟒少主等太古生靈都不意外,更是熱情歡迎,將他們迎入到了洛神學院的最前線。

在洛荔等人的帶領下,登上臨時構建出來的關城,獵陽一行人才終於有了點身處戰場的感受。

舉頭遠眺過去,映入眼簾的是一艘艘神光熠熠的靈舟高居雲端,旌旗飄搖。

天荒三十六州那些首鼠兩端的牆頭草道統,其中的高層都立在靈舟上,正指揮著靈舟上的弟子門人,不斷朝靈舟的大陣中灌注靈力。

隨著靈力湧動。

一道接一道的神力流光,便是接連不斷的朝著洛神學院這邊轟擊而來。

每一道神力流光,都足以讓帝君境的存在都皺眉。

而這樣的攻勢,於此刻卻密集的如同流星雨般,鋪天蓋地朝著洛神學院這裡轟擊而來,讓獵陽帝君等人望之都是不由心頭微顫。

但這份緊張並冇有持續太久。

因為這攻勢雖然聲勢浩大,可落到洛神學院上空,卻是連一絲一毫的波瀾都冇有引動,被洛神學院的守護大陣構築出來的光罩儘數攔截了下來!

“這,擋住了?”

“就這麼簡單?”

獵陽帝君等人眨眨眼,都是有些看傻了,怎麼也冇有想到,洛神學院的守護大陣竟然會強到這等地步!

看著獵陽等人震撼的模樣,洛荔和長孫茗不禁相視一笑,便是開口,請獵陽、墨龜族三祖等幾位帝君境的存在隨她們動身。

其他人留在關城上,分守各處陣眼,而這幾位帝君,將要隨她們一同去見柳若璃,而後聯手,開始向這些敢進犯洛神學院的牆頭草們,發起反擊。

“反……反擊?”

獵陽帝君等人聽著洛荔的話語,喉頭都不由得滾動了一下,隻疑心自己聽錯了。

眼下這局勢,在獵陽等人看來,已經足夠完美了。

至於反擊,他們根本不敢奢望。

畢竟,那些牆頭草們雖然攻不破洛神學院的守護大陣。

可他們中,還有三大聖族派來的高手呢。

那些三大聖族的高手,或許並不是三族此次出動的,最精銳的存在,可實力也絕非那些牆頭草所能相比。

他們現在要做的,難道不該是積累力量,防備那些三族高手出手麼?竟然還要反擊?

就在獵陽等人疑惑錯愕之時。

“三大聖族的高手出動了!”

“所有人做好準備,他們中有人要動用禁器了!”

“什麼?!”

聽到遠處傳來的騷動聲,獵陽等人都是顧不上和洛荔她們多說,一個個連忙轉頭看去。

卻隻看到,一尊冥屍高居中天,手中一枚冥氣森森的骨哨被他緊握在手,而後猛然捏碎。

“哢嚓!”

就在那骨哨捏碎的瞬間,一團濃鬱到化不開的冥氣黑霧便是猛地擴散開來,直接將那尊冥屍包裹在了其中,片刻後,便是儘數湧入到了那尊冥屍體內。

而隨著這股冥氣黑霧的加持。

那尊原本氣息,隻有帝君境層次的冥屍,其氣機波動都是突飛猛進,讓在場的帝君們,都是戰戰兢兢,感到了無上的壓力!

毋庸置疑。

這尊冥屍此刻,絕對觸及到了準聖境的層次,已經遠非他們所能抗衡的存在了。

仿若覺得眼下的局勢對他們還不夠危機一般。

隨著這尊陰冥族的冥屍出動,又有幾尊來自三族的帝君現身了。

他們雖然冇有動用禁器,但隻靠自身的實力出手,轟擊出的神力流光,就勝過此前那一眾牆頭草們不知凡幾。

那尊冥屍,亦是同步出手,催動體內冥氣,演化出了一道充斥腐蝕之力的漆黑流光,如一條來自幽冥的巨蟒穿雲而過,眨眼便轟擊到了下方的洛神學院大陣上!

“轟隆隆!”

天地在這一刻都被搖動,獵陽等人都是不由屏住呼吸,眼底都被擔憂和驚懼填滿,但下一秒,他們的驚懼便是被震撼所替代!

“長青殿下佈置的這座陣法,到底是何等品級的啊!”

epz336680x

yj3jx8pzxiaohongshu

kanshubah7tbihe比渺小,宛若砂礫一般。而在顧長青,開口反駁熾陽之後。熾陽的氣息,都是因為怒火,而變得愈發恐怖起來。讓在場的眾人,都是不禁屏住了呼吸,看著顧長青一行的眼神,都是不由充滿了同情!“月仙姐……”眼看著顧長青他們,可能真的要被熾陽,截殺於此。幾名葉家子弟,眼中都是有些不忍。且不說他們同顧家一行一路走來,已然有了些友誼。就算冇有這層關係。此前虛神塔派出熾陽一行,打壓天下人族道統,敗了諸多人族天驕,更是大有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