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餅不是茶 作品

第1章 替嫁小嬌妻1

    

兩個時辰。此時已然是三更。就在顧若等得快睡著的時候,門終於‘咿呀’一聲被推開了。顧若立馬放鬆。就覺腳步聲來到了床邊。下一秒被子突然被用力掀開,一把劍就橫在了顧若的脖子上。顧若被驚醒。睜眼的一瞬間嚇得呼一聲,眼裡蓄滿了驚恐和害怕。“啊!你,你是誰?!”一,劍刃就將那細的皮給劃了一道。“唔……”疼的悶哼一聲,小臉皺一團,臉頰抿出兩個小酒窩。男人連忙收劍。想想不對,正要厲聲責問,就聽小姑娘帶著音的聲音響...夜朦朧。

一道纖細的影穿過園子過月亮門,最後來到了一間房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躥了進去。

開門關門,一氣嗬。

然後來到床前,緩緩下披肩。

那披肩下,隻著一層薄薄的裡衫。

窗外月落在屋中,約能看出裡衫裡的姿有多曼妙玲瓏。

人從櫃子裡頭抱出被子放到床上,隨後鉆了進去。

“係統,你確定今晚墨珩會回來嗎?”

係統:確定,宿主就放心吧!

人就沒再說什麼,躺平了等著。

然而這一等就等了將近兩個時辰。

此時已然是三更。

就在顧若等得快睡著的時候,門終於‘咿呀’一聲被推開了。

顧若立馬放鬆。

就覺腳步聲來到了床邊。

下一秒被子突然被用力掀開,一把劍就橫在了顧若的脖子上。

顧若被驚醒。

睜眼的一瞬間嚇得呼一聲,眼裡蓄滿了驚恐和害怕。

“啊!你,你是誰?!”

一,劍刃就將那細的皮給劃了一道。

“唔……”

疼的悶哼一聲,小臉皺一團,臉頰抿出兩個小酒窩。

男人連忙收劍。

想想不對,正要厲聲責問,就聽小姑娘帶著音的聲音響起。

“大、大膽賊子,你,你可知此是將軍府!”

小姑娘眼睛很大,還很圓,明明很害怕,卻在故作鎮定。

但那雙靈的眸子卻泄了的緒。

男人到的責問就不知為何說不出來了。

見他不吭聲,顧若又巍巍的開口:“你可知我是誰?!”

像隻努力齜著牙齒,試圖嚇退勁敵的小兔子。

隻是那不斷抖的耳朵卻出賣了的恐懼。

男人一挑眉,順勢問道:“哦?你是誰?”

“我,我可是將軍夫人!”

小姑娘說完還努力了脯,自以為能將男人嚇跑。

男人的視線卻從的臉上移到了的前。

借著月能清晰的看到小姑娘穿的很單薄,本遮不住裡麵的無限春。

尤其的肚兜還是鮮紅的。

一白一紅,有種極致的艷。

男人嚨便滾了一下。

不知是這夏夜太熱,還是房間太悶。

顧若見他沒說話,以為他是被自己震懾住了,更是直了脯,眉眼間還帶著點小得意。

“你速速離去,我可以當做今夜沒有見過你,否則……”

“否則你又當如何?”

小姑娘似乎沒料到男人會有此一問,窒了一下。

才結結道:“否則,否則我夫君不會放過你的。”

男人勾:“你夫君?沒記錯的話,你夫君現在可還在邊塞吧。”

小姑娘似乎沒想到男人居然知道這件事,大大的眼睛噌的睜圓了。

讓男人想起曾經養過的一隻小鬆鼠。

他掀袍坐到了床上。

小姑娘立刻嚇一跳,到了一角去。

男人也不在意。

才靠近,就聞到了來自小姑娘上的香氣。

夾雜著淡淡的子香,帶著一令人安心的味道。

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又落在了小姑娘薄衫下的脯上。軍夫人!”小姑娘說完還努力了脯,自以為能將男人嚇跑。男人的視線卻從的臉上移到了的前。借著月能清晰的看到小姑娘穿的很單薄,本遮不住裡麵的無限春。尤其的肚兜還是鮮紅的。一白一紅,有種極致的艷。男人嚨便滾了一下。不知是這夏夜太熱,還是房間太悶。顧若見他沒說話,以為他是被自己震懾住了,更是直了脯,眉眼間還帶著點小得意。“你速速離去,我可以當做今夜沒有見過你,否則……”“否則你又當如何?”小姑娘似乎沒料到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