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若李岫岩 作品

第1152章 蠅營狗苟

    

有見過韓烈說誰不好,前兩天微博上那位,絕對是第一個。腦子轉得快的媒體,瞬間就把話筒懟到了姚可欣麵前。“欣姐,有網友說,韓烈微博裡說的那個台詞不好的人,是你,你怎麼看?”喬若星挑眉。看了下記者設備上的圖標,橙心娛樂。這問題問得確實成心,是位勇士。姚可欣心頭一沉,臉上的表情差點繃不住。她攥緊手,控製好表情,微微一笑,“這個問題好無聊啊,我不想回答這個無聊的問題。”娛記們乾這一行,早有一顆強大的心,見姚...“哈哈哈,如此之多的遠古聖脈,不錯,不錯。”

秦塵滿意的點頭。

事實上,一條半的天級遠古聖脈還不足以秦塵徹底跨入天聖境界,但是,隻要有這麼多的遠古聖脈打底,那麼秦塵消耗的聖主級遠古聖脈就會少很多,這樣一來,便不會對乾坤造化玉碟造成多大的影響。

這絕刑天,還真是自己的福星啊。

“你……臭小子,我和你拚了。”

絕刑天看到秦塵將自己的所有遠古聖脈都拿了出來,臉色都綠了,瘋狂掙紮。

這些遠古聖脈,都是他為了突破天聖中期而儲備的,不知道耗費了多少心機,才總共收集道了兩條。

其中半條,他已經在之前荒古洞穴的修煉中消耗掉了,因此隻剩下了這一條半,而這剩下的一條半天級遠古聖脈,足夠讓他的修為跨入天聖中期,甚至往天聖中期巔峰的境界進發。

可現在,這一切全都被秦塵搶了過去。

“啊啊啊!”

絕刑天都要瘋狂了。

須知,死靈域中無比混亂,強者針對,任何一條天級遠古聖脈都無比稀有,十分罕見,來之不容易。

想想看,就算是雲州州主的雲洞光,也僅有一條天級遠古聖脈而已,而且那一條還是坐落在雲州州城地下,用來催動雲州州城大陣的,無法全部攝拿煉化,可見天級遠古聖脈的稀有。

可現在,他好不容易蒐集到的遠古聖脈就這麼被掠奪,簡直要發瘋。

“臭小子,我和你拚了。”

絕刑天狂暴的無以複加,可是在乾坤造化玉碟中,他實力就算再提升十倍,也隻能被死死壓製住,無法動彈。

“哼,彆做無謂的反抗了,在本少的世界裡,你不管再怎麼掙紮,也無法逃脫,在這一方世界,本少就是神。”

秦塵冷哼,大手探出,一下扣住了絕刑天的腦袋,就好像拎著一個小雞。

“你放心,本少暫時還不會殺你,你體內的天聖規則,本少已經看不上了,不過你那天刑之力,化身邢台的奧妙,倒是有些意思,讓本少仔細看一看。”

秦塵冷笑,天魂禁術施展,頓時,絕刑天通體變得透明起來,體內的天聖規則,根根顯現,如同鎖鏈,爆發出刺目的光芒,並且這天聖規則中,他所修煉的奧義也儘皆落入了秦塵雙眸中,被秦塵快速的分析。

秦塵竟然可以不煉化絕刑天,就能窺探到他身體中的力量、神通,這種手段,簡直神乎其技。

“你……你不是人!”

絕刑天驚恐了,秦塵所做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彆的不說,光是以半步天聖修為,擒拿住他這個已然跨入天聖中期高手的手段,就神乎其技,現在竟然以遠弱於他的修為,在查探他的靈魂,掌握他的神通。

這還是人嗎?是妖魔,是怪物。

“砰!”

一番窺探之後,秦塵已然將絕刑天身體中的天聖規則、諸多神通瞭解的清清楚楚,隨手一甩,就將絕刑天拋飛了出去,而後,無數的萬界魔樹觸手已然將絕刑天團團包裹住。

“有點意思,演化刑場,成為天界刑場劊子手,你竟然得到了一個遠古天界行刑者的傳承,倒是有點意思,此物結合我的毀滅劍意,雷霆之力,或許可以演化出更加可怕的神通來。”

秦塵滿意的點點頭,這刑天之力對他而言,還是有不少裨益的,甚至,讓他隱約觸摸到了一絲遠古天界如何刑罰罪犯的手段。

“這是……魔族的氣息,你……難道是魔族之人?”

萬界魔樹將絕刑天團團包圍,裡麵傳出驚恐的聲音,緊接著,萬界魔樹的力量開始緩緩的進入絕刑天的身體中。

“這絕刑天乃是天聖中期強者,還算有點用,而且這死靈域,是一個混亂地帶,周邊的府都無法掌控,倒是一個可以占據的地方,成為我塵諦閣的一個秘密駐點,而這絕刑天,一直在死靈域發展,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秦塵暗自微微一笑,他現在就是要用萬界魔樹的力量,讓絕刑天體內融入萬界魔源,受自己掌控。

有了萬界魔樹之後,秦塵再也不用對每一個強者都進行靈魂封印,倒是省了他許多的麻煩,而且萬界魔源的氣息,也能大大的改造絕刑天的資質,讓他擁有更強大的未來和發展。

“接下來,就是突破天聖了。”

秦塵身形一晃,直接來到了乾坤造化玉碟深處,催動時間加速。

緊接著,秦塵開始將吞天罐融入自身,進入五秘最後一秘的修煉。

轟!

吞天罐中,擁有極致逆天的荒古之氣,之前吞噬了整個祭壇所在、荒神之主熔鍊了億萬年的力量,剛一進入秦塵身體,便有無儘的荒古力量席捲而來。

“哼!”

秦塵頓時發出痛苦的悶哼,雙眸倏地變得血紅,哢哢哢,他那強悍的身體,竟然因為承受不了吞天罐的力量,而開始出現了道道裂紋,無儘的荒古氣息從他身體中噴射,橫掃宇宙八荒,天地無極。

那種痛苦,簡直比粉身碎骨更加可怕。

嗡嗡嗡!

秦塵身體之中,強大的聖體力量不斷修複肉身,可每一次肉身剛剛修複,駭人的荒古氣息就會撕裂秦塵的身體,如果此刻有人看到秦塵,就會發現秦塵就好像有一個拚圖而成的人身,全身都是裂紋,每一道裂紋都中噴射可怕的力量。

“本少就不信了,給我鎮壓!”

秦塵怒吼,在這種痛苦下,憤怒嘶吼,意誌堅決,緩緩的將吞天罐融入到自己身體中。

這個速度極其緩慢,每一毫的壓入,秦塵的身體就會被撕裂開十次、百次,這種痛苦,常人如何能忍?

但秦塵卻忍住了。

“宇宙無極,我為之強,任何一名至強者成長起來,都要經曆無儘的痛苦,現在我承受的又算什麼?”

秦塵的意誌晶瑩,化作神聖之光,不被任何的痛苦所擊潰。

這個道理,秦塵早在天武大陸的就懂了,前世,他一身廢脈,卻能成為天武大陸最頂級的血脈師、煉器師、煉丹師,靠的是什麼?正是這種不服輸的精神。一身白色西裝,頭髮還收拾得很精神,乍一看,跟要結婚的新郎一樣。喬若星上了車,林書就關上了車門。她打量了顧景琰兩眼,問道,“你這是……相親?”顧景琰……林書笑著解釋,顧總剛參加了一個剪綵儀式,知道太太在這邊,想接您一起吃個飯。“哦,”喬若星問,“吃什麼?”顧景琰說,“聽你的。”喬若星又看了眼他的西裝,“好像除了西餐,你穿西裝去彆的餐廳,彆人都當你神經病吧。”顧景琰剜她一眼,“那就西餐!”嗯。西餐。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