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加加 作品

第一章昔日噩夢

    

就別回來!看我不打死你!王八羔子小雜種」封老太太實在氣狠了,在門口罵起來沒完。反了天了!敢跟手了!老三家的今天一個都別想好過!封華濛濛地跑到了村外的草甸子,一下撲倒在地上,實在是累死了。心裡卻高興,小時候被欺負死,捱打捱罵不給吃,後來自己出息了,倒是作威作福的,一不順著就各種作,在家門口,在單位門口打滾哭嚎,說怎麼怎麼不孝,甚至還上報紙上說,讓丟盡了臉。可下算是找回來點!封華緩了口氣,四看看,這是...「小華,發什麼呆!快去挖野菜!」

一個破筐被扔到腳下,裡麵的一塊尖口木條蹦出來,砸在封華滿是凍瘡的腳上,鑽心的疼。書趣樓()

久病在床的知道,夢裡也是會疼的,那是因為真的在疼。

還沒死?以為不過這次搶救了呢。快別救了吧,讓解吧,反正早晚是死,何必讓活罪呢?

哼!還不是在這假仁假義地裝孝子表孝心?做給公司的手下看,好利於以後的接手?

哼哼!真想告訴他們不必浪費表了,因為已經立了囑,所有財產全部捐獻!就連公司的份,也都均分給所有職員了!

也算開創了一個先河。

反正留給誰,也不會留給這幾個狼子野心的外甥侄子。

「啪!」腦袋被人狠狠打了一下,封化一下子栽倒在地,胳膊咯在一塊石頭上,疼得一下子就木了。

「死丫頭!還不去挖野菜!挖不滿一筐今天別想吃飯!」

封華愣愣地抬頭看向說話的人,是一個蒼老枯瘦的老太太,雖然很多年沒見了,但封華還是一下子就認出了。

這是的!那個早已死了幾十年的!

人死之前真的會看見死去的人啊,原來不是瞎說的。

看封華還是不,一雙眼睛直直地盯著,看得心底冒寒氣。封老太太上去就是兩腳:「死丫頭你要死啊?」今天挖了野菜也別想吃飯了!

封華一下子就怒了!死了還想欺負?之前年紀小打不過,之後又礙於什麼道德,現在大家都是個死人了,還管他這個那個!

封華一把抄起手邊的柳筐,連人帶筐撲到封老太太上,一下子就把封老太太撲倒在地,然後掄起柳筐一頓砸!

奈何年紀小,又吃不飽沒力氣,沒什麼殺傷力,但是封老太太還是嚎得跟殺豬一樣。

左鄰右舍都出來看熱鬧,卻沒有一個人上來拉架。

「哎呦!這封老太太捱揍了呢!還是挨家小華的揍!太這是打西邊出來了?」

「要麼說會咬人的狗不,看這封小華,在家七個姊妹裡是最老實的,平時怎麼打罵都不還手,看今天,這是要把封老太太打死啊。」

說完嘖嘖兩聲,卻一點上前的意思都沒有,實在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而且這封老太太實在不招人待見。

「要我說這封老太太也是該,雖然家家男孩孩待遇不一樣,但誰也沒像他們老封家一樣,我聽說啊,孩每天隻許喝米湯,一口乾的不給吃!」

「就是,我看見們家大華二華在外麵挖了野菜不洗就吃,的實在不樣了。」

許多村民湊在一起八卦封家的事,就是沒一個人上來拉架。

封華又砸了兩下,實在沒力氣了,筐都提不了,不用拉就打不下去了。

封老太太一個骨碌翻起來,把封華掀到地上,就朝撲了過來,看樣子要以牙還牙。

封華見勢不妙,拚著最後一口力氣飛快爬起來,跑了。

封老太太攆了幾步就攆不上了,這年頭,誰都吃不飽,口氣都費勁,哪有力氣瞎跑。

「死丫頭崽子!有種你就別回來!看我不打死你!王八羔子小雜種」封老太太實在氣狠了,在門口罵起來沒完。反了天了!敢跟手了!老三家的今天一個都別想好過!

封華濛濛地跑到了村外的草甸子,一下撲倒在地上,實在是累死了。

心裡卻高興,小時候被欺負死,捱打捱罵不給吃,後來自己出息了,倒是作威作福的,一不順著就各種作,在家門口,在單位門口打滾哭嚎,說怎麼怎麼不孝,甚至還上報紙上說,讓丟盡了臉。

可下算是找回來點!

封華緩了口氣,四看看,這是故鄉的那一片草甸子,兒時的樂園。沒想到臨死之前還能再看一眼,也算是的福氣。

出生在建國那年,記事以來日子就不好過了,除了前年吃大鍋飯的時候,算是吃個飽飯,其他時候,除了就是很,腦子裡每天想的都是吃什麼。

而唯一的來源就是這片草甸子了。

他們村外有一條大河經過,河邊都是地,不能耕種,就長滿了野草,而有了野草就有野菜,更有野野鴨。

那些人小抓不到,但是偶爾運氣好會撿到幾個野蛋!夠開心許久。

想到兒時那些苦中帶甜的記憶,封華笑了起來。

走吧,最後再逛逛這個草甸子。

封華腳步蹣跚,卻喜氣洋洋地朝草甸子深走去。並不知道後有個鬼祟的影一直尾隨著。

夢裡應該是初春,草剛剛冒出新芽,地上還有殘雪和冰碴,剛才試了一下,把腳陷進去,一樣的冰冷刺骨。

封華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把草踩倒,然後踩在草上前進。

路上見到能吃的野菜就摘個葉子,嘗嘗跟小時候是不是一個味。

「哇!山胡蘿蔔!」封華驚喜了。

這東西長的跟胡蘿蔔,地瓜,人蔘都有三分相似,所以又山地瓜,葉黨參。

又又不好嚼,隻有實在很了才會吃。長大了才知道這是個寶,是山菜之王,可以強健,補虛潤肺,一般都用來出口。而且都快被挖保護品種了,一般人很難吃到了。

封華小心翼翼地挖出來,好大一!

還沒等高興,後猛然傳來一大力,一下子就把倒在泥濘的地上,一雙手死死地掐住了的脖子!

這場景,噩夢重現!這是一生都無法忘記的噩夢!

那是11歲那年,也是春天,來草甸子裡挖野菜,被村裡的閑漢馬大炮抓住,打算掐死,至於掐死之後,據後來猜測是打算吃了

當然這些馬大炮是不會親口承認的,他本就不承認有掐這回事!

因為

脖子上的手突然鬆了,後傳來打鬥的聲音,一下一下,拳拳到,打得馬大炮哭爹喊娘。

封華死死地咬住,咬到見,手下狠狠用力,掐住手上的凍瘡,不能暈倒!這次決不能暈倒!

要改變這個噩夢!改變那個可怕的結局!哪怕是在夢裡!不滿一筐今天別想吃飯!」封華愣愣地抬頭看向說話的人,是一個蒼老枯瘦的老太太,雖然很多年沒見了,但封華還是一下子就認出了。這是的!那個早已死了幾十年的!人死之前真的會看見死去的人啊,原來不是瞎說的。看封華還是不,一雙眼睛直直地盯著,看得心底冒寒氣。封老太太上去就是兩腳:「死丫頭你要死啊?」今天挖了野菜也別想吃飯了!封華一下子就怒了!死了還想欺負?之前年紀小打不過,之後又礙於什麼道德,現在大家都是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