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權夜騫見到駱優,當真是又驚又喜,“你怎麽來了?”駱優紅著眼睛,抬了抬頭,道:“小頌跟我說你回來了,拍了張照片給我,我立馬就趕過來了。”權夜騫朝南頌看了一眼,怨她,“不是讓你別說嗎?”“我不說,你能見到媳婦啊。”南頌輕哼一聲,又對駱優道:“想你想的不行,剛才還說想讓你過來伺候他尿尿呢。”“......”這臭妹妹怎麽什麽都往外說,他不要麵子的啊!權夜騫老爺們的形象徹底繃不住了,看向駱優,卻是半點火都...第1572章

說完便抱著孩子進了臥室,關上了門。

保姆察覺到氣氛不對,趕緊依照舒櫻的話將嬰兒床裏的東西都拿了起來,卻又無措地朝賀深看過去,賀深暗歎一口氣,“給我吧。”

他找了個地方把東西收好,便過去敲了敲臥室的門。

裏麵並沒有動靜傳出。

賀深小心翼翼地推開了門,好在門並沒有反鎖上。

舒櫻坐在床邊,抱著孩子喂著奶。

灃兒吃的香,賀深走過去,蹲在床邊,看著這一幕,抬手捋了兩下兒子細碎的小頭發,輕“嘖”一聲,“這小子,從小就占我老婆便宜。得讓他早點戒奶才行,我老婆大人的便宜隻能我來占。”

舒櫻原本不想搭理他,可聽著他這不像話的話,還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賀深就仰頭看著她笑,湊過去在她臉上親了親。

“......幹嘛?”舒櫻被他吻的一個側身,灃兒嘴巴鬆了,小家夥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愣愣的,睜著懵懂的大眼睛看著爸爸媽媽。

爸爸媽媽,正在接吻呢。

舒櫻抱著孩子,沒有辦法掙紮,被賀灃親了個結實,這下可真是在占便宜了,舒櫻哼了好幾聲,想讓他走開,賀深都不退則進。

直到灃兒因為還沒吃飽,嗷一嗓子發出了抗議,賀深才鬆開嘴。

而舒櫻也讓灃兒湊了上來,小家夥這才終於消停了。

舒櫻微鬆一口氣,抬眸瞪了賀深一眼,嘴唇上還沾著他的味道。

賀深見她麵頰帶紅,不再像方纔那麽蒼白,這一眼瞪過來也沒了剛才的冰冷寒涼,知道她消氣了些,心下稍安,摸了摸她的臉。

他靜靜地坐在一旁陪著她餵奶,直到將孩子喂飽了,睡著了,賀深將灃兒從她懷裏接過來,交給保姆照看,才又回到臥室,給舒櫻按摩著痠痛的胳膊,餵奶對媽媽來說,也是一份體力活。

兩個人麵對麵坐在床上,賀深一邊給她按摩著胳膊一邊溫聲跟她解釋著,“我和家裏人沒有逼著你跟牧老師相認的意思,我們是可憐他、同情他,但我們更心疼你。爸媽都明確跟我表示,以你的意見為主,你要是想認,他們支援,你要是不想認,他們也讚同,總之不能委屈了你。至於牧老師那邊,他也清楚他這麽多年都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不敢奢望你能認他這個父親,可他又實在牽掛你和孩子,就求著我,想來見你一麵,在臨死之前盡盡他身為父親和外祖父的義務。”

這次舒櫻沒有說什麽,她像是消化了這個事實。

賀深抱著她,跟她聊了一下午,也剖白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我主要是想讓你知道,你的親生父親,當年並不是故意遺棄你和母親的,他一度不知道你的存在,知道時已經太晚了。我不想去為他辯解什麽,生而不養便是父母的過錯,我想讓你知道的是,你的親生父親,牧州,他很愛你這個女兒,隻是沒有愛你的機會。”

賀深在舒櫻額頭上吻著,聲音輕柔,“寶貝,你是值得被愛的,你要堅信這一點,知道嗎?”

舒櫻靠在他懷裏,輕輕點了點頭。

他懂她所有的自卑和敏感,也努力地去幫她治療這一切。

其實她想告訴他,她並不需要什麽遲到的父愛,有他就足夠了。

牧州見過舒櫻和孩子後,就好像身體最後上緊的一根弦鬆掉了,當天晚上人就倒在了地上,送到醫院後,醫院給下了病危通知書。

賀深在深夜收到了這個訊息,看著舒櫻,神情緊張。

“牧老師,不太行了......”

舒櫻默了片刻,道:“走吧。父女一場,總要去結束這場緣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com己道:“小頌不怕,臉皮厚一點,要反客為主,把他拿下!有什麽好害羞的?又不是第一次,你已經是個老司機了!”她一邊洗澡一邊碎碎念,自言自語、自我安慰了半天,成功地給自己洗了腦。洗完澡出來,南頌已經淡定了很多,好像之前一切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天下太平。“有吹風機嗎?”她散著一頭濕發出來,身上也沒有穿拿進去的那套睡衣,也隻圍了一件浴巾,裹在胸前當抹胸裙穿,白皙的麵板膚如凝脂,頭發卻烏黑如墨,如瀑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