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11章 信王:你們早上究竟是在上朝還是在吃瓜?

    

痞氣的樣子在這一群人之中特別的顯眼。以她為圓心三米以內除了林然,其他人都不敢靠近。開玩笑,就林默剛剛這打人的架勢,她要是發起瘋來有誰能夠招架的住,她打架堪稱一個沒臉沒皮呀!真不知道陽寧縣主的胸怎麽樣,就那兩口下去他們看著都覺得疼。係統還在不停的誇獎:【宿主!你剛剛真的是太帥了!簡直是帥破天際!】林默謙虛地迴答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眾人:……應該不隻是第三吧,排第三第一二還有人敢排嗎。..在這...被叫出去吃飯的時候,林默在自己的屋子裏麵怎麽都不肯出來。

“二小姐,大人和夫人還有大少爺大小姐已經在等著啦,您要是再不出來他們就親自過來了。”

門口的丫鬟特別無奈,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這樣躲著還有什麽用啊,還不如光明正大的出來,反正喝醉了裝失憶不就是了嗎。

林默把頭悶在被子裏麵生著悶氣,“我不吃了,你去告訴他們我不吃了!”

還吃什麽飯呀氣都氣飽了。

係統看到她這個樣子也勸著說道:【哎呀,消消氣消消氣,又不是什麽大事,而且我覺得你昨天的事情還沒有你在你爹孃門口打地鋪的事情丟臉呢。】

【再說你臉皮不是厚的很嗎,這麽在意幹嘛呀,人活一世不就是要活一個自在嗎,怎麽感覺你現在還別扭了呢。】..

林默無語的說道:“我自己主動丟臉和被動丟臉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意思,總得讓我有一個心理準備吧,在我爹孃門口打地鋪那我是知道的,可是這喝醉之後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這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

“反正你讓我自己一個人緩一緩吧。”

林尚書四個人聽著丫鬟傳過來的訊息,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特別的複雜,而且還帶著一絲好笑。

林夫人輕輕地咳了咳,說道:“既然她不吃的話那我們就先吃吧,反正一頓飯不吃也餓不死人,她要是自己餓了會自己主動找東西吃的。”

這麽大個人了也不需要他們太擔心了,又不是幾歲的小孩子。

林家這邊平平靜靜,此刻的信王府卻是和往常完全不一樣的繁榮景象。

很多官員都送來的禮品,有些人甚至還親自過來,特別是那些武將。

“信王殿下這麽多年的委屈終於可以沉冤昭雪了,皇上已經說了,您的傷他會盡全力幫您治好的,現在太醫們都在為您的傷想辦法呢。”

“是啊是啊,齊王府和護國將軍府現在已經被抄了,從他們的府裏搜出來了不知道多少金銀財寶和稀世珍寶,可想而知他們這麽多年做了多少壞事。”

“現在國庫正空虛,皇上連自己的內褲都做不起了他們居然還斂了這麽多錢財,享受著榮華富貴和尊貴的身份卻一點都不為天下百姓著想,被抄家也是活該!”

信王本來還在聽著這些人的吐槽,結果聽著聽著他突然抓住了一個重點。

他趕緊按住那個大人的手,有點疑惑的問道:“你說皇上連自己的內褲都做不起了,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信王沒有去上過朝也不知道朝堂上麵發生的事情,家裏的家眷們基本上也和他一樣甚少出門,所以對京城裏和朝堂上麵發生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一概不知。

那位大人左右看了看,周圍的人都是自己的人也是知道林默事情的人,那就可以直說了。

“之前皇上不是一直和我們哭窮嗎,我們還以為他是裝的畢竟身為一國之主怎麽可能窮呢,後來因為一些事情我們知道了皇上居然連內褲都是有洞的。”

“他不是喜歡賞賜功臣牌匾嗎,本來我們都以為這是皇上的喜好,而且牌匾可以流傳下去,可是後來經過一些事情才發現,皇上賞賜牌匾沒有什麽其他的意思,純粹就是因為窮,因為其他的他也賞賜不起。”

信王嘴角抽了抽,突然對自己這個皇兄的印象破滅了。

原來你是這樣的皇兄啊!果真是深藏不露啊!

那位大人還把最近朝堂上麵的事情全部都跟信王說了一遍,包括林默和係統的事情。

信王聽的那是一個目瞪口呆,都覺得他們這是在講神話了。

“你們說的這事情真的是認真的嗎,居然還說起了鬼神,要是真的有鬼神的話那為什麽還有這麽多人做壞事,難道他們就不怕被報複嗎。”

信王一臉懷疑的看著這些人,這些人的腦子沒問題吧。

都是朝廷命官了居然還信這些鬼神,這麽多的聖賢書白讀了嗎。

那個官員看著信王這個眼神,直接給他看的心塞了。

“哎呀王爺,那個係統不是鬼神,它就是一個吃瓜係統,吃瓜的意思呢就是看人的笑話,林默雖然是林尚書的女兒,但是完全就是一個不思進取的,林尚書因為怕這個女兒餓死所以才給她謀了一個官位。”

“現在這個小林大人每天就帶著這個係統滿朝堂的吃瓜,皇上的內褲也是她說出來的,包括齊王和護國將軍的事情也是她吃瓜吃出來的,哦,最近還出了一個兵部侍郎小妾偷情的瓜。”

信王:……怎麽感知道了我以後在外麵一定不喝酒了!”【我的天呐!這還喝個屁的酒呀!我喝個酒喝連皇上都知道了,我該不會是成為別人吃的瓜了吧!】係統沉默了一下迴答道:【應該是的呢,你昨天給我貢獻了不少的能量,其實我覺得你不去吃別人的瓜也可以,我可以吃你的瓜收集能量。】林默:【……咱們還是不是好搭檔了!】林默今天沒有去上朝,朝堂上是真的少了好多的樂子,皇帝也沒有人可以幫他緩解心情了,所以碰到一些糟心的事情他在朝堂上麵大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