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3章 嘖嘖嘖,從來沒見過這麽窮的皇帝!內褲都縫了三次。

    

,反正喝醉了裝失憶不就是了嗎。林默把頭悶在被子裏麵生著悶氣,“我不吃了,你去告訴他們我不吃了!”還吃什麽飯呀氣都氣飽了。係統看到她這個樣子也勸著說道:【哎呀,消消氣消消氣,又不是什麽大事,而且我覺得你昨天的事情還沒有你在你爹孃門口打地鋪的事情丟臉呢。】【再說你臉皮不是厚的很嗎,這麽在意幹嘛呀,人活一世不就是要活一個自在嗎,怎麽感覺你現在還別扭了呢。】..林默無語的說道:“我自己主動丟臉和被動丟臉那...林默才沒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反應,她又餓又困,現在還要吃瓜,才沒心思關注其他的事情呢。

係統帶著歡快的聲音說道:【你們這個皇帝是真的窮啊!你別看他現在這外麵這麽好,其實內褲都是破的,這都已經縫了三次了!】

林默震驚了一下,然後突然在心裏發出了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好窮啊!難怪每次皇上賞賜都是賞牌匾,我之前還以為是皇上文雅,原來純粹是因為窮啊!】

林默的笑聲立體環繞一樣在所有人的耳朵邊響了起來,那個窮字一下又一下的砸在眾人的頭上。

特別是皇帝,皇帝的耳根子都已經開始發燙了。

林尚書現在已經在思考全家人該怎麽埋了,不過現在看來,他們家估計很大可能會暴屍荒野。

宣德帝的嘴角抽了抽,臉上這張老麵皮也有點發燙。

那個統子是怎麽知道他內褲的事情的,還有,這林家丫頭聽到這樣的問題怎麽一點都不害臊呢。

底下的太子二皇子和三皇子看向自家父皇的眼神也有點奇怪了,沒想到父皇的日子居然過得這麽艱難啊。

朝臣們看向皇帝的眼神也帶著憐憫,皇上居然連內褲都是破的,之前皇上總是和他們哭窮他們還以為是假的,沒想到皇上是真的窮啊!

宣德帝被這些人用這奇怪的眼神看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幹嘛突然都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他窮還不是用為國庫沒錢,他還得自己補貼錢進去。

這又沒有什麽其他的收入,不就隻有從自己身上省了嗎。

係統繼續說道:【不過你們這個皇帝真的是個好皇帝,雖然窮了點,但是其他方麵都非常不錯,比我之前見到過的那些皇帝好多了。】

林默:【那是,我們皇上可以允許女子科考做官呢,這個思想境界就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的。】

宣德帝被誇的都有點飄飄然了,看來這個統子見過不少皇帝啊,它應該是某種精怪之類的東西,它都說自己比它見過的那些皇帝好了,那就說明他這個皇帝做的還不錯。

係統還在不停的說其他皇帝昏庸的例子,林默聽著聽著就聽入迷了,其他的朝臣包括皇帝都聽入迷了。

他們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小,今天朝堂上的氛圍都好了很多。

大家一邊聽係統的瓜一邊商議國家大事,這一心二用還挺刺激的。

“皇上,齊王世子仗著自身身份強搶民女搶占良田,還殺害無辜之人,此事絕對不能姑息啊!”

“是啊皇上,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齊王世子此舉實在是過分啊!”

林默的興趣也被吸引到這邊來了,係統也仔細的聽著。

她們兩個這邊安靜了,這兩個大臣就開始發揮了。

“皇上,齊王世子囂張跋扈,在京城為所欲為,不知道多少人深受其害,這便是齊王世子犯下的種種事件,還請皇上過目。”

一封奏摺被呈了上去,宣德帝看著這奏摺,臉色那是越來越差。

“混賬!”

皇帝一聲怒吼,所有人都跪了下來,林默也隨大眾趕緊跪下來。

【早知道做一個護膝了,這動不動就跪很容易把膝蓋給跪壞啊。】

皇帝正準備罵人,話都到嘴邊了,結果林默這一句直接把他的話給懟了迴去。

眾人:……

好不容易緊張起來的氣氛一下子散了。

林尚書的眼前已經開始發黑了,他身邊的人趕緊扶住了他,眼神還帶著憐憫,有一個這樣的女兒也真的是造孽了呀。

“皇上,齊王世子乃是齊王唯一的子嗣,當年齊王護衛邊疆因戰受傷,後麵暗傷複發不幸亡故,對於他留下來的唯一子嗣,臣認為還是要仔細對待,以免傷了邊疆將士的心。”

護國將軍這句話一說出來,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包括皇帝。

【處罰一個有罪之人還要顧慮這麽多,這也真的是笑話了】,林默低著頭翻了一個白眼。

護國將軍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其他人倒是放鬆了許多,皇帝的臉色也好看了一點。

護國將軍冷戰連看向林默,太子和二皇子不動聲色的擋住了他的目光。

我呸!這天下是父皇的天下,是百姓的天下,又不是齊王的天下,這林家丫頭說的沒錯,處罰一個有罪之人為何要顧慮這麽多。

林默沒有注意到朝堂上的風起雲湧,她心大的很。

【我呸!什麽因為暗傷複發亡故,分明就是死在了女人床上】,係統這話差點讓所有人倒吸了了一口涼氣。

連皇帝都動了動屁股,想要坐近一點聽了。

因為齊王是暗傷複發亡故,所以皇帝一直都很優待齊王府,畢竟齊王受傷也是守衛邊疆。

可如果他不是暗傷複發亡故的,那齊王府這些年的榮寵可都是騙來了,皇帝一想到自己被一個死人騙得團團轉,那是真的想想都覺得要被氣炸的程度了。

林默也好奇的很:【統子,你詳細的說說唄,把事情的經過都說一說。】

護國將軍的臉黑的已經不能看了,他想要靠近林默,但是皇帝一個眼神,他旁邊的兩個武將就拉住了他,前麵的文臣也配合的十分默契,直接把護國將軍擋的死死的。

為了不被林默發現大家在偷聽,他們還假裝繼續商討事情,隻是聲音小了很多。

係統把事情的經過理清楚後就開始說道:【這個護國將軍之前是齊王的部下,是齊王把他給提拔上來了,他和齊王還有點不清不楚的關係呢。】

林默;【嘶!好刺激!】

皇帝大臣們:嘶!好刺激!

係統繼續說道:【齊王表麵上一直在邊疆守衛,但是他都是在邊疆吃喝玩樂,打仗守邊疆都是信王幹的,信王的腿就是戰爭中傷到的。】

信王,皇帝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對於這個弟弟他一直都沒有太關注,他一向沉默寡言,存在感極低,而且他以前確實是跟在齊王身邊的,後來齊王說他的腿摔傷了,他迴京後就一直閉府不出了。

如果齊王真的幹了這些事情,那就得把這些事情昭告天下,信王受了這麽多年委屈也該好好的補償他。

【齊王身體不好根本就不是因為打仗,而是縱欲過度,而且他男女不拘,護國將軍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英俊男兒,他也就把護國將軍給收了。】

所有人看向護國將軍的眼神都變了,想不到看上去硬朗正氣的護國將軍居然是這樣的人。�ץ�e�����c�ɣ��ҵ����c�dz����ɲ���ˇ�g�ҡ��0�2�0�2�0�2�0�2��������X�@�������X�ӕr���r��”��һ���أ��㄂���X����ͦ”�������ֽo�㷸ɵ�����X������”�����Еr����ͦ�C�`�ġ��0�2�0�2�0�2�0�2����ľ���һ��ԓ”���ĕr��”������ԓ”���ĕr��Ϲ”�����0�2�0�2�0�2�0�2�䌍��Ĭ�ڬF���ĕr���X��߀���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