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36章 抓住他的腳,拳打下半身!

    

ˣ��󳼂������ü����������^���0�2�0�2�0�2�0�2�}���ǂ��ʵµ����������Ǒ����˵��ֶ�Ҳ���٣����ڻ�λ������������˼Ӌ�\������һ�����ܱȵġ��0�2�0�2�0�2�0�2�ܿ����µ۾�׌�˰���Ϣ�����˸����󳼼ң�׌�����ؿ���ƿ��Ҳ׌�������]���Y����ס��͡��0�2�0�2�0�2�0�2��Ĭ�����R܇�Y�����Լ��ϵ�������...林默覺得自己剛剛發揮的特別好,嗓音洪亮語氣真誠,不然這個人怎麽可能會跪下呢,肯定是被她真誠的提議給感動了。

林默張開嘴巴還想要繼續說兩句,旁邊的林尚書和李大人兩人對視的,同時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後兩個人架著林默退出了這個戰場。

林默被捂住嘴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幹嘛呢幹嘛呢!人家這麽感動我和人家聊兩句怎麽了!】

西疆二皇子黑著臉從地上爬了起來,語氣帶著陰狠的說道:“想不到大雍朝居然還有女官呀,也不知道這是哪家的小姐,生的倒是花容月貌。”

宣德帝聽到這話臉上的表情立馬就沉了下來,“西疆二皇子要是沒什麽事情就先退下吧。”

隨著皇帝的話音剛落下,外麵的侍衛就直接把這個西疆二皇子給架出去了。

西疆二皇子:???你們就是這麽對待客人的嗎!

自己家的二皇子都走了這些使臣們自然也不可能在這裏留著,所以沒一會兒人就全部走光了。

官員們也是各迴各家了,晚上還得過來參加宴會呢,也不知道這個西疆二皇子還會搞出什麽名堂。

林默是被自家老爹給拎迴去的,林尚書一米八幾的身高,林默因為年紀還小的原因所以才一米六出頭,所以她被提走這個畫麵真的很好玩。..

三位皇子看著這父女倆的背影同時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三皇子很好奇的說道:“你說這林尚書是怎麽養出一個這麽跳脫的女兒的,明明他家的大兒子和大女兒性格都是端方穩重的,怎麽這個林默是這樣的性格呢?”

二皇子思索了一會兒,然後有點不太確信的說道:“林默應該是他們夫妻倆親生的吧?”

太子聽到這話直接巴掌拍到了兩個弟弟的後腦勺上,“說什麽呢!林家三兄妹長得這麽像怎麽可能不是親生的,林默雖然性格跳脫了一點但是在長相上麵還是沒得說的,隻不過她這氣質經常會讓人忽略她的長相。”

(林默:我這**炸天的氣質絕了是不是!)

林默被拎迴家後立馬找了一個藉口迴到了自己房間開始雕她的雕像去了,同時還在和係統聊今天晚上該怎麽辦。

【係統,晚上你可得細心一點啊,咱們這邊隻能贏不能輸!】

係統肯定的迴答道:【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太子輸的!】

晚上的宴會都是一些官員參加,林默找了一個離看台近的地方,這也是皇帝特地給她安排的位置。

係統:【嘖嘖嘖,這西疆的二皇子居然還偷偷拿了暗器,他腳上的鞋子那裏插了一把刀可以伸縮的那種,太陰險狡詐了!】

林默:!!!

皇帝和大臣們的臉色也變了,皇帝擔憂的看著自己的大兒子。

太子肯定的和皇上點了點頭,既然知道這個人在鞋子上麵藏有暗器那就好說了,等會避開就是了。

“太子殿下,請吧”,西疆二皇子滿臉笑容。

長相粗獷魁梧的他站在身姿挺拔氣質溫潤的太子旁邊,真的就這是一個沒開化的動物。

林默是真的覺得自己的眼睛被辣到了。

【嘖,這已經不知道是我第幾次感慨這個二皇子的長相了,他們那邊的女人口味都這麽重嗎?喜歡這種型別的?】

【我覺得他的那些小媽們可能是平時沒見過男人,所以才會對他這麽寶貝,畢竟和一個老頭子相比,熊她們估計也是可以接受的。】

係統驚呼道:【你怎麽知道的!我還正打算和你說呢!他老爹後宮裏的那些女人確實是平時沒有見過男人,物以稀為貴嘛,更何況這個二皇子的資本還可以,把她們伺候的也挺周到的。】

官員們聽到係統的話低頭的低頭偏頭的偏頭,但有一個動作是一樣的,那就是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努力憋住笑聲。

但是他們的眼神卻一個勁的撇向西疆二皇子的下半身。

注意到他們動作的西疆使臣們滿臉驚恐。

這些大雍朝的官員是怎麽迴事!他們的眼睛在看哪裏呢!

看台上的太子和西疆二皇子很快就打了起來,西疆二皇子主打的就是一個力道十足,太子的身子就很靈活。

眼看著那個二皇子的一拳要打過來了,係統:【下腰躲過!】

林默:“太子劈叉躲過!”

皇帝和眾位大臣都瞪大了眼睛:???

太子:???

你不是要轉係統的話嗎,係統說的好像是下腰,你說的是劈叉吧,這兩個動作完全不一樣啊!

太子一個側身躲過了西疆二皇子的一拳,西疆二皇子陰狠的眼神看向了看台下的林默。

林默迴瞪了迴去,【比無其事的林默,臉上一臉無奈:“我說你怎麽就直接動手了呢,你看你把人家給打的,人家的父親是為國犧牲,你就算是不看在僧麵也得看在佛麵吧。”林默反駁道:“是她先打我姐的,她先動手的我為什麽不能打迴去。”林夫人嘴邊的話直接被堵迴去了,大女兒被打的時候她也差點衝上去,隻是理智攔住了她。“反正你以後不能做這樣的事情了,有很多種辦法可以給你姐姐討迴公道,你卻偏偏選擇了最會引起衝突的一種,你現在是朝廷官員了,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