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5章 所有人都給皇帝送內褲,林默半夜睡自家老爹老孃門口

    

ȥ���o����܊һ���Ӿ������ˡ��0�2�0�2�0�2�0�2̫�t��������횣��M����c���c�^���������Iǰ���^ȥ���]�T������߀�]�f���أ����S�����0�2�0�2�0�2�0�2�o����܊��#&#&##�0�2�0�2�0�2�0�2�S�y����ī߀�����ҵ��f�����r�g��֪���X���^ȥ�ˣ�Ȼ��͵����³��ĕr�g���0�2�0�2�0�2�0�2��ѽ�...當天晚上,宣德帝看著自家三個兒子和臣子們送過來的一大堆內褲滿臉尷尬。

太丟臉了!真是太丟臉了!

那個丫頭能不能不要吃他的瓜啊,這滿朝文武這麽多人的瓜都還不夠吃嗎!

“皇上,是否需要把之前的內褲換掉”,李公公低著頭,努力壓著自己的嘴角。

不過皇上那些內褲是真的不能穿了,連屁股蛋子都兜不住了。

宣德帝歎了一口氣,無奈道:“換吧,送都送來了,不要白不要”,他現在還是一個貧窮的皇帝呢。

不過等抄了齊王府和護國將軍府,他說不定就能夠富裕一點了。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要保護林默,要是她出事情了,那絕對是一大損失。

宣德帝馬上就派了暗衛去林府,不過半夜暗衛又迴來了。

看著自家鼻青臉腫的暗衛們,宣德帝的嘴角抽了抽,“你們這是怎麽迴事。”

暗衛頭子無奈的迴答道:“皇上,屬下們一到林府二小姐的住處就進不去了,那個係統說它有什麽保護機製,能夠保護林二小姐,然後我們還想靠近一些聽一聽,結果就被彈飛了。”

宣德帝:……得了,人家自帶保護,根本不需要操心。

“那你們離遠一點盯著,不要靠的太近了,稍微能聽到一點訊息就行了,千萬別被發現了啊。”

此刻的林府,其他院子都已經休息了,隻有林默的院子裏還有燈。

“唉,明天又是不想上班的一天,起不來啊!”,林默倒在床上看著話本。

係統看她這個樣子,不解的問道:【既然你知道起不來,那為什麽現在還不睡覺呢。】

林默歎了一口氣,翻身從床上下來倒了一杯水說道:“睡不著啊,你看晚上的時間這麽美好,為什麽要浪費在睡覺上麵呢。”

“而且今天白天我也睡夠了,現在正是精神的時候啊。”

係統:……那這個它就無話可說了。

【我現在幫你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是現代時間淩晨兩點鍾了,你要是再不睡覺的話估計早朝就得完蛋了。】

【偷偷打瞌睡還行,是你一頭栽了下去,那可就是丟臉丟大發了。】

林默:……

說的也是,既然睡不著明天要上班的話,那她得找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既能夠熬夜明天又能早起。

一刻鍾後,係統看著抱著被子枕頭猥猥瑣瑣的林默,直接無語了。

【你這是打算把被子枕頭抱到哪裏去,那邊可是你爹孃住的院子,你該不會是想抱著被子枕頭去跟你爹倆睡吧,你都這麽大個人了能不能有點數。】

林默:【誰說我要和我爹倆睡了,我隻是在他們門口打個地鋪而已,這樣我爹起床的時候就能順便把我帶走了。】

係統:……

晚上守夜的下人們:……

不是,怎麽感覺二小姐越來越不正常了,大半夜抱著被子枕頭去爹孃門口打地鋪!這是正常人能夠想出來的嗎!

離得老遠的暗衛們:……

“這林家二小姐哦,小林大人的思想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呀,林尚書和林夫人把小林大人撫養到這麽大也挺難的吧”,一個暗衛感歎道。

另一個暗衛心裏也是極其的無語。

皇上說了,要是遇到這個小林大人做什麽奇奇怪怪的事情必須得把事情迴稟給他,這應該算得上是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林默給自己準備了一個舒舒服服的地鋪,然後毫無心理負擔地躺下了,係統現在也是拿她無話可說。

可能是別人的地界睡得香吧,林默剛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不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

裏麵的林尚書和林夫人被這呼嚕聲吵得直皺眉頭,林夫人直接一腳把林尚書給踢到了床下。

“你要是再打呼嚕的話就去偏房睡!”

林尚書坐在地上一臉懵逼,不是,我沒打呼嚕呀!我都醒了這個呼嚕聲還有,這怎麽可能是我打呼嚕。

林尚書推了推自個夫人,有點委屈的說道:“夫人,真的不是我打呼嚕,你看我都醒了這呼嚕聲還有,這怎麽可能是我打呼嚕嘛,說不定是守夜的下人在打呼嚕。”

林夫人迷迷糊糊地從床上爬了起來,探頭往外麵看了看,“你去外麵提醒一下,要是累了的話就讓他們直接迴去休息吧。”

這大晚上的打呼嚕多影響睡眠呀。

林尚書默默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走到門口開啟了門,結果開啟門的那一瞬間他的瞳孔瞬間放大,然後啪的一下倒了下去。

“大人!”在旁邊守夜的人驚呼出聲。

林默在這個動靜中都絲毫沒有醒來,反而睡得更香了。

林尚書被人趕緊給抬到了床上,掐人中的掐人中順氣的順氣,反正房間裏是一團忙活。

下人們進進出出還得避免踩到門口的某人,隻是某人就睡眠質量實在是太好了,睡著了之後真的是雷打不動啊!

林戚和林然也趕緊趕了過來,一過來就看到了自家糟心小妹躺在門口。

林戚林然:……

係統:【我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糟心宿主呀!有這麽一個糟心女兒林家也真的是夠慘的。】

林家人:……

林家的下人們:……

林尚書其實也沒什麽事情就是一下子被嚇得很了,稍微緩一會兒就緩過來了。

“那個玩意兒醒了沒有!”他用顫抖的手指著門口說道:“趕緊把她給我弄醒!大晚上的睡在我門口是想嚇死我和她娘嗎!”

林戚歎了一口氣,直接從地上把林默給薅了起來。

好家夥,這糟心丫頭居然是穿著朝服睡覺,這是打算醒來之後連衣服都不用換直接走是吧。

林默被自家大哥薅起來的時候整個人都還是迷糊的。

“哥,你幹嘛呀我還要上朝呢,你這時候吵我睡覺等會你幫我去上朝嗎,你知不知道上班很累的。”

林戚直接給了一個爆栗給她,“還上班很累,你看看你幹的好事!你看你把咱爹給嚇的!”

“大晚上你不在自己的房間你睡覺跑到爹孃的房間門口來幹嘛!”

林默一下子就清醒了,看著房間裏憋笑的老孃黑臉的老爹無奈的哥哥姐姐,她趕緊在心裏問係統:【這怎麽迴事呀!怎麽人都在!】

係統無奈迴答道:【都是因為你打呼嚕引起來的,你一個女孩子家家怎麽打呼嚕跟驢叫似的呢!你爹孃被你呼嚕聲吵醒了,然後你爹就開啟門一看被你給嚇到了。】

【然後場麵就變成了現在這樣了,雖然我沒有其他的宿主,但是我覺得你應該會是我現在以及未來遇到過最糟心的宿主。】

係統的語氣差點讓其他人憋不住笑,下人們紛紛低下了頭,林戚林然咬著嘴唇肩膀顫抖,林夫人擦了下眼角憋出來的眼淚,林尚書差點連黑臉都沒有維持住。

這係統講話也真的是挺好玩的,形容的也挺到位的,這呼嚕聲可不就和驢叫似的嗎。須得把事情迴稟給他,這應該算得上是奇奇怪怪的事情吧。林默給自己準備了一個舒舒服服的地鋪,然後毫無心理負擔地躺下了,係統現在也是拿她無話可說。可能是別人的地界睡得香吧,林默剛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不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裏麵的林尚書和林夫人被這呼嚕聲吵得直皺眉頭,林夫人直接一腳把林尚書給踢到了床下。“你要是再打呼嚕的話就去偏房睡!”林尚書坐在地上一臉懵逼,不是,我沒打呼嚕呀!我都醒了這個呼嚕聲還有,這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