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 作品

第1章 閨蜜成後媽

    

看沫沫都被你嚇到了。”說話聲細語的柳依在旁安著林父。看著這輩子最討厭的兩人,同時出現在一個畫麵裡,林沫沫眉頭皺在了一起。“請你們出去!”“你還有臉讓我出去?”林父氣的麵如豬肝。看著這個早已不是父親的父親,林沫沫冷言回擊道,“那你是有臉嗎?我媽死還不到一個月,你就娶了我最好的閨給我當後媽?嗬嗬,二十歲的後媽,傳出去不知道要把多人的大牙給笑掉了!”“啪!”“你這個孽!”林父重重的一掌打在林沫沫的臉上。...淩晨四點的江城,依舊燈火通明。

一夜未睡的林沫沫,眼神空的看著窗外。

腦海裡一直回著白天婦科醫生的話。

懷孕了,十八歲的竟然未婚先孕了。

林沫沫咬著牙,無聲的流下了恥的眼淚。

關於一個月前的那個夜晚,竟然毫無頭緒,連那個男人的長相和聲音都想不起來了。

隻記得他的貪婪,殘暴,一遍遍的對索取。

未經人事的林沫沫事後醒來時,空的房間隻剩下一個人,那個男人不僅拿走了清白之,更可惡的還拿走了母親留給的。

一塊刻有生日的玉石項鏈,雖然不值錢,但那是唯一的念想了。

……

“林沫沫,你給我開門!”

迷迷糊糊間,門外是一陣吵雜,林沫沫睜開眼,窗外已經是大亮。

“你這個敗家,竟然做出了這種事!”

林沫沫還未反應過來,門已經被父親一腳踢開。

林父站在床頭,雙目猩紅,手裡攥著一份報告,發出簌簌的響聲。

剛睡醒的林沫沫顯得有些無辜,不知又怎麼招惹到了這位‘好父親’。

“庭逸,沫沫還小,有什麼話好好說,不要發這麼大火,你看沫沫都被你嚇到了。”說話聲細語的柳依在旁安著林父。

看著這輩子最討厭的兩人,同時出現在一個畫麵裡,林沫沫眉頭皺在了一起。

“請你們出去!”

“你還有臉讓我出去?”林父氣的麵如豬肝。

看著這個早已不是父親的父親,林沫沫冷言回擊道,“那你是有臉嗎?我媽死還不到一個月,你就娶了我最好的閨給我當後媽?嗬嗬,二十歲的後媽,傳出去不知道要把多人的大牙給笑掉了!”

“啪!”

“你這個孽!”

林父重重的一掌打在林沫沫的臉上。

倔強的林沫沫沒有留下一滴淚,反而像是一隻渾長滿刺的刺蝟,怒視著林父,“有本事你打死我,這樣大家都清靜了。”

恨極了眼前這個男人,讓原本幸福的生活支離破碎,讓也淪為了他人的笑柄。

聽言,林父又忍不住的揚起了手,卻被柳依給攔了下來。

“沫沫現在懷著孕呢,你不能這麼打。”

林沫沫抬眼震驚的看著柳依。

昨天纔去醫院檢查,今天柳依就知道懷孕了。

“你真是你***好兒!”林父氣的將手中的報告砸向了林沫沫的臉上,然後轉離開。

房間裡,隻剩下了林沫沫和柳依兩人。

“沫沫,究竟發生了什麼?孩子的父親是誰?”

柳依一臉慈母關懷的樣子,看的林沫沫直犯惡心。

冷著臉對柳依說道,“我爸已經出去了,你也別惺惺作態了。”

“沫沫,我是真的關心你,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啊。”柳依一副很傷的樣子。

試圖去牽林沫沫的手,卻被甩開了。

“最好的朋友?你是把我當最大的傻子了吧!讓我為全校同學的笑話,我最好的閨竟然了我後媽。”

永遠忘不了,那天柳依藉口來看,卻和父親在房間裡顛鸞倒一幕。

每每想起,惡心到想吐。的林沫沫,眼神空的看著窗外。腦海裡一直回著白天婦科醫生的話。懷孕了,十八歲的竟然未婚先孕了。林沫沫咬著牙,無聲的流下了恥的眼淚。關於一個月前的那個夜晚,竟然毫無頭緒,連那個男人的長相和聲音都想不起來了。隻記得他的貪婪,殘暴,一遍遍的對索取。未經人事的林沫沫事後醒來時,空的房間隻剩下一個人,那個男人不僅拿走了清白之,更可惡的還拿走了母親留給的。一塊刻有生日的玉石項鏈,雖然不值錢,但那是唯一的念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