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幸鈴 作品

001早生不得子

    

司裡麵很多人都知曉了這件事,就是和藍若希的關係好,才會和藍若希一起被蒙在鼓裡的。那個冷天燁也真夠可恨的,竟然哄藍若希請幾天假好好休息一下,而他趁機攀高枝。看到好友兼同事被欺騙,瞞,小娟的憤怒可想而知了。不用小娟提醒,藍若希也要去看個究竟。匆匆地和小娟說了再見,匆匆地下床,赤足跑到自己的櫃前,匆匆地開啟櫃子,隨手取下了一套服就往上套去。等到把服換好了,連臉都不洗了,抄起手機就奪門而出。在樓梯口,迎麵...穿雲層,清風陣陣,看來是個涼爽宜人的秋季清晨。

座落在t市豪庭花園的藍家別墅還安靜至極,除了傭人們在悄然清掃著別墅之外,主人們還沉浸在酣睡之中。

被窩又暖又,藍若希貪著被窩的暖,哪怕醒轉了也不願意起床。地摟著一隻枕頭,仰著臉,出了那張白凈而麗的瓜子臉,杏眸微瞇,勉強可看到眼睛的麗,一頭烏黑的短髮,不喜歡梳理頭髮,所以就留了一個清爽的短髮,小嫣紅,此刻半睡半醒間,更是人,被下一百七十公分的高不是被子就能完全遮住的。

無疑天生就是一個人胚子。

「喜羊羊,羊羊……灰太狼,紅太狼……」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是把藍若希從被窩裡扯起。

看到手機的來電顯示是同事小娟打來的,藍若希忍不住嘀咕著:「一大清早的,那丫打電話來幹嘛?」嘀咕還嘀咕,還是迅速地接聽了電話。

「小娟,你丫的,你……等等,你說什麼?」藍若希劈頭的一頓搶白在聽到對方的一句話時忽然停了下來,俏麗的臉籠上了一層霾,握著手機的手也了幾分,就連那雙漂亮的杏眸也瞪得老大的。

聽到一個對於來說是晴天霹靂的訊息。因為小娟看到相三年的男朋友冷天燁和別的人結婚了。

「若希,是真的,他們就在那間什麼聖羅教堂裡舉行婚禮,要不是我親眼看到他坐在婚車裡麵從我麵前開過,我也不願相信是他。怪不得他會讓你請幾天的假,原來他要和總裁的兒結婚了。」小娟急切的聲音帶著同夾著憤怒。

猜測著公司裡麵很多人都知曉了這件事,就是和藍若希的關係好,才會和藍若希一起被蒙在鼓裡的。

那個冷天燁也真夠可恨的,竟然哄藍若希請幾天假好好休息一下,而他趁機攀高枝。

看到好友兼同事被欺騙,瞞,小娟的憤怒可想而知了。

不用小娟提醒,藍若希也要去看個究竟。

匆匆地和小娟說了再見,匆匆地下床,赤足跑到自己的櫃前,匆匆地開啟櫃子,隨手取下了一套服就往上套去。

等到把服換好了,連臉都不洗了,抄起手機就奪門而出。

在樓梯口,迎麵與一個男人頭,那個男人有著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高,一件黑的長袖襯衫,一條黑的西,一的黑把他天生的沉冷表得淋漓盡致。再看他的五,俊得宛如天神,每一寸都能迷倒天下人,就連那雙漆黑深邃得如同無底的眼眸都迷人至極。

「若希,一大清早,怎麼慌慌張張的。」

那個男人手就拉住了藍若希,低沉的聲音掩不住他對藍若希的關懷。

藍若希仰眸一看,看到是自己姐姐藍若梅的男友,t市財勢人的霍家大爺霍東銘。

霍家的千尋集團富可敵國,子公司幾乎遍佈全球,隻要是能賺錢的,千尋集團都有涉及。除此之外,霍東銘有一位叔叔還是某軍區的高,還有一位叔叔在其他地方任職,他爸爸又與現任的市委書記好,可以說凡是t市的人都對霍家人帶有一種既羨慕又懼怕的。

年已三十二歲的霍東銘是霍家這一代的長子嫡孫,接管了龐大的千尋集團,個不冷不熱的他,行事雷厲風行,際手腕無人能及,黑白兩道的人都對他恭恭敬敬的,是個可以隻手遮天的人,沒有誰敢忤逆霍東銘的。

就連同樣富裕又與霍家是世的藍家都對霍家趨之若鶩。

藍若希隻看了他一眼,便應著:「準姐夫,你來了?我姐還沒有起床呢,你先放手,我有急事要出去。」說完扳開霍東銘的手,越過他匆匆下樓去。

「若希。」

霍東銘站在原看著那俏的影風風火火地消失在自己的麵前,濃的劍眉忍不住挑了起來,認識藍若希也將近三十年了,他第一次看到那丫頭這般慌慌張張的。

扭頭看看通往三樓的樓梯,隻要他再上一層,就可以走到友藍若梅的房間了,可他忽然間沒有了心,他的心思被藍若希的舉佔據了。

或許說是被藍若希的舉勾起了好奇心。

轉,霍東銘往樓下走去,決定跟著藍若希去看個究竟。

藍若希鑽進自己那輛平時開去上班的,很便宜的qq車,纔想開車,又覺得qq車速度不及賓士快,於是又跳下了qq車,跑到另一輛賓士前,拉開車門就鑽了進去,把油門踩到最盡,車速飛快,如箭一般,就消失在寧靜的藍家別墅裡。

黑的賓士以飆車的速度趕到了聖羅教堂。

聖羅教堂是t市有名的教堂之一,很多有錢人結婚都喜歡到這裡舉行婚禮。

此刻,教堂裡麵坐滿了前來觀禮的賓客,大家都看著站在神父麵前那對新人。

新郎冷天燁,環宇集團企劃部門經理,年僅三十歲,有著一百八十五公分的高,刀刻一般分明的俊,溫潤的子,又事業頗有就,是個極歡迎的男人。

在他側站著的是他的新娘,環宇集團總裁的獨生兒,沈。

相對於冷天燁的俊逸,沈則顯得很平凡,哪怕上那襲白的婚衫價值過百萬,可一百五十八公分的高原本就與冷天燁極度不搭配,偏偏五又沒有沒有半點特別出的地方,兩個人站在一起,一個似天上的明月,一個是地上的泥土,怎麼看怎麼不搭配。

「冷天燁先生,請問你願意娶沈士……」

「天燁!」神聖的時刻,藍若希一聲河東吼獅打斷了神父的話,驚了整個教堂。

藍若希以雷霆之速衝進了教堂,跑到冷天燁的麵前,氣籲籲又難掩憤怒傷心,狠狠地瞪著冷天燁,質問著:「你……你到底把我當了什麼?」

相三年的男友結婚了,新娘竟然不是,甚至在對方攜著新娘走進結婚的禮堂時,都還被蒙在鼓裡。難道,他一直以來都是和逢場作戲嗎?

藍若希忽然出現,讓所有賓客都疑至極,有些人低低地相互問著:「這是怎麼回事?新郎還有朋友的?」

「你以為你是誰?」

正當賓客議論紛紛,沈家人黑頭黑臉之時,冷天燁一句質問響起,全場立即變得雀無聲。

藍若希錯愕。

滿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說過會一生一世的男人,看到他的眼裡再也沒有了以往的溫多,有的隻是冷漠與疏離,似乎真的不認識似的。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心痛,全都抖著,極力抑的淚水無法再承這一句陌生的質問,奪眶而出。

「天燁……」藍若希地咬著下,很想質問冷天燁為什麼拋棄,可竟然無法問下去。

「藍若希,今天是我和兒的大喜日子,如果你是前來觀禮祝賀的,我和兒都會歡迎,如果你是前來搞破壞的,對不起,請你離開。」冷天燁冷冷地說著。

「你……」

藍若希看著眼前這個悉得不能再悉的男人,第一次發現在他溫和的外表下竟然有著一顆無的心。再看向沈,正得意而挑釁地看著。知道沈是總裁的兒,如果在環宇裡,以小小的一名財務會計是無法和沈的份相比較的。可真正的出卻不是沈能相比的,之所以瞞份,就是想自力更生,不讓自己變那種什麼也不會,隻會啃老米的富二代。

冷天燁會舍而娶沈,不用再問,也知道冷天燁是貪圖沈家的財富。因為冷天燁出貧窮,一心想往上攀,沈家那點財富對他來說,可以讓他鬥一百年了。而會向冷天燁瞞出,也不是存心的,一來冷天燁不曾過問的家庭,或許他一開始就對抱著玩弄的心態才沒有過問吧,二來是也想找一個真正,無關財富的男人。

轉,藍若希堅強地替自己拭去了淚水,既然人家都這般說了,再質問下去也是自取其辱。

一步,一步地,著腰肢,向教堂外麵走去。

從今之後,與後那位負心人,再無任何瓜葛。

「各位,對不起,讓大家見笑了,是我們公司裡的職員,一直都說喜歡我,不停地糾纏著我,得知我和兒今天結婚,估計無法承才會跑來這裡搗的。」

後傳來冷天燁顛倒黑白的無話語。

藍若希腳下一頓,倏地轉,再次快步地回到了冷天燁的麵前,仰起那張麗的瓜子臉,漂亮的杏眸圓睜著,出憤怒的芒,落在冷天燁的上,一字一句地說著:「冷天燁,記住你今天的無,但願他日之後你不要後悔!祝你們白頭不到老,早生不得子。」

說完,不顧冷天燁和沈黑的臉,再一次轉大步地離去。

休怪說出如此毒辣的話語,就是做不到像其他人那樣,被拋棄了,還充大度說著祝福的話語。

「若希,怎麼回事?」

才走到教堂門口,就上了剛剛到達教堂的霍東銘。水,既然人家都這般說了,再質問下去也是自取其辱。一步,一步地,著腰肢,向教堂外麵走去。從今之後,與後那位負心人,再無任何瓜葛。「各位,對不起,讓大家見笑了,是我們公司裡的職員,一直都說喜歡我,不停地糾纏著我,得知我和兒今天結婚,估計無法承才會跑來這裡搗的。」後傳來冷天燁顛倒黑白的無話語。藍若希腳下一頓,倏地轉,再次快步地回到了冷天燁的麵前,仰起那張麗的瓜子臉,漂亮的杏眸圓睜著,出憤怒的芒,落在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