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依瑤 作品

第1章 001:景博淵一再幫助

    

,舅舅也是不得已。」邰正庭的話還在耳邊響起,帶著酒氣的溫熱呼吸灑在稚的耳朵裡,不自在地躲開。「對不起舅舅,來之前您也沒有說是讓我陪人喝酒,我一點準備都沒有。」言外之意,不想陪黃總。邰正庭目晦看著,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時,黃總餘瞥見葉傾心回來了,立馬丟下懷裏的人兒,手攬著的細腰往懷裏一帶,「小人兒怎麼這麼久纔回來,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什麼呢。」葉傾心整個僵,所有的都集中在那隻鹹豬手上,直到那隻鹹豬手沿...喝了很多酒,胃裏火辣辣的像火燒,頭很暈。

葉傾心趴在酒店衛生間的盥洗臺上吐了好久,又掬了幾捧冷水拍了拍臉頰纔好些。

抬頭看向鏡子裏的自己,額頭潔飽滿,眉眼如畫,瓊鼻櫻,滿眼的紅也掩不住其中漾的靈與純粹。

扯了扯角,想笑,片刻後又放棄,實在是笑不出來。

開啟水龍頭沖乾淨盥洗池裏的汙穢,轉走出衛生間。

剛出門口。

「臉。」一塊深藍帕子遞到麵前。

葉傾心一愣,抬頭。

一下子又怔住。

麵前的男人麵無表,甚是嚴肅,形高大筆直,深邃的目平靜又深沉,有上位者威嚴的氣勢無形中流出來,讓人不知不覺就被威懾住。

葉傾心此刻就被威懾住了,心絃莫名奇妙繃起來,像極了小學時麵對嚴肅古板的班主任的心。

這個男人認識,不久前在酒桌上才見過,他是被眾人結諂著的主角,博威老總景博淵。

見久久不,景博淵提醒:「要我幫你嗎?」

一個有錢男人,對一個年輕貌的人說這句話,難免給人挑逗之嫌,但這話從景博淵的裏說出來,就變了一件十分嚴肅的事。

葉傾心忙手接過帕子,順口道謝:「謝謝景總。」

景博淵朝微微點了下頭,轉離開,步履穩健從容,有他這個年齡段男人特有的魅力。

葉傾心在外麵磨蹭了很久,才重新回到包廂,飯局接近尾聲,大家正準備換個地方繼續玩樂。

這場酒局,來的都是各大企業的老總,還有一些政客,剩下的一些年輕好看的孩子,就都和葉傾心一樣,用來討這些老總政客們歡心的。

「心心,怎麼這麼久纔回來?」邰正庭看了眼不遠一位頭頂油發亮、大肚便便的中年胖男人,「黃總喝醉了,還不快去倒茶。」

包廂裡聲音很嘈雜,邰正庭的聲音得很低,隻有葉傾心聽得見。

葉傾心抿著,沒有。

之前,這個黃總手腳不安分,為了不被佔便宜,葉傾心隻能用喝酒來轉移他的注意力,導致現在胃裏火辣辣地痛著。

「對不起舅舅,我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葉傾心垂著眼睫,說這話時不卑不,語氣很淡然。

邰正庭臉有些不好看,湊近,在耳邊更小聲說:「心心,舅舅知道你心氣傲,但現在是關鍵時候,你堅持堅持,哄好了黃總,幫助舅舅拿下這次專案,你媽媽的住院費還有你弟弟的學費就都有了。」

葉傾心臉一白。

疊在前的雙手止不住絞在一起,好的指形有些扭曲。

「別怪舅舅,舅舅也是不得已。」邰正庭的話還在耳邊響起,帶著酒氣的溫熱呼吸灑在稚的耳朵裡,不自在地躲開。

「對不起舅舅,來之前您也沒有說是讓我陪人喝酒,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言外之意,不想陪黃總。

邰正庭目晦看著,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時,黃總餘瞥見葉傾心回來了,立馬丟下懷裏的人兒,手攬著的細腰往懷裏一帶,「小人兒怎麼這麼久纔回來,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什麼呢。」

葉傾心整個僵,所有的都集中在那隻鹹豬手上,直到那隻鹹豬手沿著曲線好的背向下,在瓣上時,『噌』地站起來。

作突然,嚇了黃總一跳,他冷著臉,「你幹什麼呢!」

葉傾心抿著。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邰正庭帶出來是做這事,說什麼也不會出來。

邰正庭見像一木杵著,用力拉了一把,怒斥:「怎麼搞的!笨手笨腳,還不快給黃總賠罪!」又轉向黃總,「黃總別生氣,這是我們公司新來的,還不太適應,別往心裏去。」

「新來的?應屆畢業生?」黃總眼神忽然變得猥瑣,看向葉傾心的眼神,像在看一盤菜。

很多應屆畢業的大學生,還都是雛兒,著呢。

葉傾心低垂著頭。

邰正庭見黃總垂涎滴的模樣,哈哈一笑,說:「不是,才大二,黃總要是喜歡,你們不妨約個時間深流一下?」

黃總喜得出兩排黃牙,「那敢好,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一會兒小人兒就跟在我後麵,晚上我送你回家。」

這麼赤的暗示,在場的男人心照不宣,隻當看一場帶著紅的戲。

這種況屢見不鮮,為了生意塞錢塞,急了連老婆都能塞出去,何況公司一個小職員?

葉傾心臉發白,怔怔地著邰正庭,包廂明明暖氣很足,卻覺得渾冰冷。

咬了咬牙,還是沒忍住:「不好意思黃總,我們學校門嚴,我得早些回去。」

黃總被當眾拒絕,覺得失了麵子,有些不高興,「怎麼?跟我聊聊還能委屈你?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別給臉不要臉!你不就是要錢嗎?老子有的是錢,把老子伺候好了,想要多都給你!」

像這樣的大學生黃總見得多了,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就喜歡玩拒還迎的戲碼,最後一見到錢,還不是幹什麼就幹什麼?

想到某些不可描述的畫麵,黃總興得麵紅耳赤,再看向葉傾心,那眼神赤得好像能看進服裡去。

就在這時。

一直安靜坐在主位煙的景博淵站起。

眾人一見他了,立馬一個個都站起,原本鬧哄哄的包廂忽然安靜下來,氣氛都變得肅穆。

景博淵走過的地方,響起一片恭敬的『景總』。

黃總和邰正庭的地位在這裏不算高,座位被安排在離主位比較遠的地方。

他們的注意力早就從葉傾心上轉移開。

景博淵走到葉傾心跟前,他很高大,目測有一米**的樣子,很輕易就將頭頂的燈奪去,影罩下來。

「看你有幾分眼,哪個學校的?」

沉穩磁的嗓音從頭頂傳遞下來,葉傾心抬頭,對他忽然的舉和問話不明所以,但知道自己惹不起他,黃總都惹不起,別說連黃總都不敢得罪的景博淵。

「B大。」老實回答。

「真巧,我也是B大畢業的,我們算是校友了。」景博淵轉頭對邰正庭說:「我的這位小校友,你可要好好栽培,B大出人才。」

淡淡的語氣,卻不容抗拒。

說完,他銳利的目一掃全場,「我約了朋友等會兒打高爾夫夜場,有人有興趣嗎?」

都這麼問了,誰敢沒興趣?

景博淵率先走出包廂,其他人紛紛跟上,隻是每個人離開前,都用一種奇怪的目看一眼葉傾心,尤其是黃總,那眼神,像見了鬼一樣。

葉傾心不傻,景博淵那什麼校友的話,分明是在替解圍,他的話說完,黃總居然繞著走,更別提深流了。

隻是,為什麼呢?

葉傾心走出酒店,剛過完年沒多久,京城的夜晚冷得很。

可不會自作多地認為景博淵是看上了,他那樣的男人,居高位又嚴肅,怎麼可能看上這種都沒長齊的小丫頭片子?

叮鈴。

手機短訊提示音。

葉傾心哈了哈凍僵的雙手,從包裡翻出手機,是邰正庭的短訊。

——心心,舅舅今晚真的是迫不得已,你媽媽前兩天從樓上摔下來斷了需要錢,我的公司最近也遇到了點困難,黃總的這個專案對公司來說至關重要,我也是為了你媽媽的著急了點,看在舅舅一直照顧你和你媽媽還有弟弟的份上,就不要生舅舅的氣了,舅舅有空帶你去吃好吃的,買漂亮服好不好?

葉傾心一字一字看得十分仔細。

隻是每看一個字,心就涼一截。

的媽媽,一直疾病纏,前兩天又斷了,雪上加霜;的弟弟,小時候生病壞了腦子,需要進特殊學校;而,上大學花費很大,的一家,都靠著舅舅的照顧熬到現在,連生氣質問的資格都沒有。

指形纖細的手指在螢幕上敲了幾下,給邰正庭回了條短訊。

——我知道,謝謝舅舅。

滴!滴!

後一陣刺耳的鳴笛聲。

葉傾心低頭拿著手機往旁邊挪了挪。

滴!滴!

繼續鳴笛。

葉傾心抬頭,看見一輛黑卡宴停在麵前,車窗開著,探出一張嘟嘟的男人臉。

「您好,我是景總的助理,羅封,景總吩咐我送你回家,上車吧。」

葉傾心有些詫異,心裏敲起警鐘,景博淵一再幫助,總覺不妥,想也不想口拒絕:「謝謝,不過不用了,前麵就是地鐵站,我可以坐地鐵回去。」

羅封開啟車門下車,一臉嚴肅:「我隻是按景總的吩咐辦事,還請您配合,不要為難我。」

他那嚴肅的樣子,跟景博淵很像。

大概這就是有什麼樣的上司,就有什麼樣的下屬。

葉傾心見他一副『不上車,他就不讓』的架勢,考慮了兩秒,坐上車。

車子很快匯車流。

羅封一會兒瞄一眼後視鏡,一會兒瞄一眼後視鏡,一副想說什麼的樣子,葉傾心隻盯著車窗外的夜景看。

「那個……」羅封最終還是開口問:「您怎麼稱呼?」

「我姓葉。」葉傾心的回答有所保留。

羅封並不介意,「你什麼時候認識我們景總的?」

不是他要八卦,實在是他跟了景總有十年了,這是景總第一次吩咐他送人回家,還是個以前從沒見過的小孩,他有些好奇。

「不認識。」葉傾心實話實說,景博淵的名字雖然如雷貫耳,早就聽說過,也知道這個人,但是並不認識,說起來,今晚是第一次見到他。

「不認識?」羅封怪一聲,旋即又覺得自己太一驚一乍,清了清嗓子,給自己找臺階,「你知道景總為什麼替你解圍嗎?」

葉傾心一愣,反問:「為什麼?」

也想知道。

羅封故作平靜,「你也不知道啊?我還以為你知道呢。」

葉傾心:「……」也以為他知道。

車子很快停在B大門口。

葉傾心道了謝,推門下車。

羅封瞇起雙眼打量葉傾心的背影,孩二十歲左右,形高挑清瘦,穿著亞麻呢子大,看起來很單薄,簡單的馬尾,隨著走一甩一甩的,帶著俏皮和朝氣。

正當好年華的漂亮孩,氣質乾淨清純,他在心裏給出中肯的評價。件十分嚴肅的事。葉傾心忙手接過帕子,順口道謝:「謝謝景總。」景博淵朝微微點了下頭,轉離開,步履穩健從容,有他這個年齡段男人特有的魅力。葉傾心在外麵磨蹭了很久,才重新回到包廂,飯局接近尾聲,大家正準備換個地方繼續玩樂。這場酒局,來的都是各大企業的老總,還有一些政客,剩下的一些年輕好看的孩子,就都和葉傾心一樣,用來討這些老總政客們歡心的。「心心,怎麼這麼久纔回來?」邰正庭看了眼不遠一位頭頂油發亮、大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