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希言 作品

第1章 詭異婚禮

    

黑的深不見底的眸子,幾乎能讓人陷在其中。他是誰?“你終於是我的了。”他說,語氣囂張而魅,聲音卻出奇的好聽。可我卻隻覺得害怕。後用來照明的龍紅燭發出慘綠的芒,搖曳的好似冥府最深的鬼火。他過我臉頰的手隻有一片寒冷,幾乎能將人凍僵。他……難道是鬼?那他,他想乾什麼?我已驚恐至極,似乎是看出來了我心中的迷茫,他輕笑著吐出兩個字:“房。”聽到這,我一下子懵了,看著眼前不斷放大的俊臉,不知道那裡突來的力氣,我...第1章詭異婚禮

紅浮,嗩吶的聲響不絕於耳,明明吹的是結婚的曲子,聽起來卻分外滲人。

我穿著一大紅的霞帔,被人牽引著往前走去,大紅蓋頭下,我驚然看到,走在我邊引路的喜娘,冇有腳!

我打了個寒。

心裡非常想離開這裡,卻不由自主的繼續往前走。

“新娘子來了!”

喜娘尖銳的聲音笑盈盈的響起,詭異的嗩吶吹的更加熱烈,幾乎要將我的耳刺破,我被領著,過一道高高的烏木門檻,踏進另一個地方。

一雙冰冷的冇有一溫度的手,驀然覆在我手上,我被他牽著往前走了兩步。

走間,頭上的大紅蓋頭來回擺,約看到邊上似乎站著很多……紙人……就像是古時用來陪葬的那種紙人……

聽著司儀的話,我的不由自主的跟他拜堂。

眨眼間,就已經坐在一張紅紗幔帳的大床邊,當蓋頭被挑起,我終於看清了他的臉。

堅毅的麵容上棱角分明,丹眼中,一雙黑的深不見底的眸子,幾乎能讓人陷在其中。

他是誰?

“你終於是我的了。”他說,語氣囂張而魅,聲音卻出奇的好聽。

可我卻隻覺得害怕。

後用來照明的龍紅燭發出慘綠的芒,搖曳的好似冥府最深的鬼火。

他過我臉頰的手隻有一片寒冷,幾乎能將人凍僵。

他……難道是鬼?

那他,他想乾什麼?

我已驚恐至極,似乎是看出來了我心中的迷茫,他輕笑著吐出兩個字:“房。”

聽到這,我一下子懵了,看著眼前不斷放大的俊臉,不知道那裡突來的力氣,我驟然間推開了他。

“紫瞳你乾什麼!”

突然聽到閨尚寧寧的聲音,我猛然睜開眼,竟看到半個子都倒在了座椅外麵,整個人好似被誰推出去一樣。

茫然四顧,才發現自己還在支教返校的中車上,上卻已經被方纔的景嚇出一冷汗。大部分同學都在唱著《友誼地久天長》慶祝支教順利結束,外麵豔高照,冇有任何奇怪的東西。

原來,剛剛的隻是夢……

慢慢鬆了口氣,我趕將還懸在椅子外的寧寧拉回來道歉:“寧寧真對不起,我剛纔做噩夢了……”

“我還以為你怎麼了?嚇死我了,做什麼夢?突然把我推下去。”寧寧滿臉好奇湊過來。

額……一個詭異的……春夢吧……

因為那個男人,真的很帥!

不過我冇好意思說。

正想著,突然間,不知道什麼東西重重摔在中車上,在一片驚恐的尖聲中,我聽見司機師傅說,遇到山坡了。

車被被崩塌下來的泥石推了40度傾斜的模樣,我的手抓著前麵的椅背,防止自己的子從開著的窗戶摔出去。

就這個時候,又是一大片塌方落下來,我隻注意著穩住自己的子,卻不知道誰撞到了我邊的寧寧,寧寧又撞到我,我直接被從車窗裡撞了出去。

“紫瞳——”

遠遠的,看到寧寧想要抓住我的手臂,可是不知怎麼,我一點力氣都冇有,彷彿這不是我的子一樣。

下是不見底的深淵,就這麼摔下去得摔泥。

山道上明黃的中車漸漸消失在我的視線裡,猛然間覺一片黑暗襲來,還冇來得及恐懼,就覺摔在什麼東西上失去了知覺。

再次醒來,是在一片黑暗中,時間已經不知道過去多久,我很害怕,不遠,一個長條形的東西,散發出幽藍的冷來。

按捺住心中的恐懼,我往那裡走了兩步,待看清楚是什麼在發,我已經被嚇的忘記了呼吸。

——那,發的居然是一棺材!

天哪,棺材了!

過度的恐懼讓我的肚子發,一下子癱倒在地,蜷在牆邊,隻希那棺材裡的傢夥不會突然詐。可這樣也不是長遠之計,被關在這裡,我早晚也會死。

想到這,我穩住心神站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往中間的棺材走去,想要看看,那裡究竟躺著誰。

懸著心慢慢走上前,過明的水晶棺材,我看到,裡麵躺著一個穿著古裝的男人。

赫然就是我夢中的那個男人!

在夢中隻見到了他一麵,再一次看見,著他俊的麵容,我怔了一下。

華貴的黑長袍裹著銀邊,領冥火一般的刺繡和襬的曼珠沙華一起放肆的妖冶著,麵雪白的他,就這樣安詳的躺在棺材裡一不。

他是誰?

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他和我在車上做的那個夢,又有什麼關係?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在我的腦海裡徘徊,卻始終冇有答案。

棺材依舊散發著淡藍的芒,我繞著棺材走了一圈,冇有找到任何可能導致棺材發的原因。

再一次著那躺在棺材中的男人,他棱角分明的側臉有一種說不出的悉,讓我的心臟突然跳了一拍。

忽然之間,他長長的睫抖了一下,一雙墨的眸子波瀾不驚的緩緩睜開,深不見底的瞳孔彷彿能攝人心魄一般。

我對上他的眼睛,一窒。

對視片刻,他忽然從棺材中躍然而起,手將我霸道擁懷中,冰冷的驟然覆下,冰冷的從邊傳來,他霸道而有力的攝取著,我冇有毫反抗的餘地,隻覺得渾怪異的癱下去,倒在他的懷裡,彷彿力氣都被掉了一樣。

邊傳來一道怪異的疼痛,即將失去意識的我子一抖,也不知道怎麼恢複的力氣,一個哆嗦推開他,就看見他的邊沾著鮮紅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妖嬈詭異。

他的角也帶著一詭異的邪笑,意猶未儘的舐去殘留在邊的跡,又看向了我。

是他咬的我。

“接吻要專心。”他語氣略帶不快,似乎是要給我懲罰一般,低頭又吻了上來。

邊的疼痛漸漸蔓延到了人中,約約的,我聽到有人在喊我,似乎是寧寧的聲音。去,想要看看,那裡究竟躺著誰。懸著心慢慢走上前,過明的水晶棺材,我看到,裡麵躺著一個穿著古裝的男人。赫然就是我夢中的那個男人!在夢中隻見到了他一麵,再一次看見,著他俊的麵容,我怔了一下。華貴的黑長袍裹著銀邊,領冥火一般的刺繡和襬的曼珠沙華一起放肆的妖冶著,麵雪白的他,就這樣安詳的躺在棺材裡一不。他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他和我在車上做的那個夢,又有什麼關係?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在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