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秘空間

    

悶得慌。搶收搶種,簡稱雙搶。此時,江溪村的集結號角吹響。一串串金黃飽滿稻穗,收在。熱浪滾滾。割稻時,村民們個個曬得黝黑,糙的大手握鐮刀,埋頭苦乾,汗流浹背。一壟壟稻穀順著方向倒下,隨後,男人們練地打了活結,整理一把把。“麻利點兒,活得乾仔細了。”大口氣的漢子隨手揪下螞蟥,吸後鼓鼓的。灼熱燙人的照耀在皮表麵火辣辣的疼。人們包頭巾,彎腰將捆好的稻穀抱起來,越往裡,泥越深,吃力地一步一步踩著泥田,運送到...毒辣辣的照耀在大地,得人不過氣,悶得慌。

搶收搶種,簡稱雙搶。

此時,江溪村的集結號角吹響。

一串串金黃飽滿稻穗,收在。

熱浪滾滾。

割稻時,村民們個個曬得黝黑,糙的大手握鐮刀,埋頭苦乾,汗流浹背。

一壟壟稻穀順著方向倒下,隨後,男人們練地打了活結,整理一把把。

“麻利點兒,活得乾仔細了。”

大口氣的漢子隨手揪下螞蟥,吸後鼓鼓的。

灼熱燙人的照耀在皮表麵火辣辣的疼。

人們包頭巾,彎腰將捆好的稻穀抱起來,越往裡,泥越深,吃力地一步一步踩著泥田,運送到田邊上的人力架子車。

家裡的老老,臉上的汗水,繼續撈稻苗爛掉的葉。

這關乎後麵的公糧,村民們可不敢出岔子,畢竟肚子的滋味太難。

“誰黑心肝的懶不乾活,竟乾些缺德喪良心的事兒,這日子苦得沒法過了。”一道大嗓門響徹整片天地。

“小聲點,大隊長來了訓斥你一頓。”

滿臉壑,疲憊不堪卻雙眼炯炯有神的大隊長嘹亮的嗓音如約而至。

“加把勁,備戰搶收,與天鬥,想想殺豬分,想想分到手的糧.....”

“咦,那裡怎麼站著一個娃......”

大隊長大步流星走過來,出雙手要抓住......

“別過來!!”

江柚夢中驚醒,白纖細的小手急急地捂住心口,撲通撲通地極速跳,豆大的汗珠從白皙的額頭冒出。

這夢太真實,生活在七十年代的人們資源稀缺,苦不堪言。

吃不飽,勒腰帶下地,多乾活已然習慣,要不然哪來的糧食過日子。

江柚水汪汪純澈的杏仁眼底多了一抹茫然,直愣愣躺在床上,凝了三分鐘,微微嘆氣。

是福不是禍,是禍擋不過。

上個星期,剛結束實驗室研究的,開啟手機,標紅的99 未讀資訊赫然在列。

大部分是實驗室那群老頭呼天搶地的催促理研究實驗的進展。

國寶級大佬,眾人關注和寶貝的程度非同小可。

點開其中有一條是求神醫出診訊息。

通過特殊通訊渠道,訊息遞到手機端,報酬給得相當高,七位數。

瀕臨病危的老人家各項病資料,腦有塊。

難度不小,江柚思考了三秒,應允了接單。

其後,手過程相當順利。

江柚醫高超,實戰經驗富,可謂閻王麵前爭分奪秒的搶命。

老爺子埋進鬼門關的一腳,被生生霸氣扯回來,激不盡。

除了承諾給予的酬金,老爺子滿懷誠意送給江柚珍藏的價值連城——玉戒。

失傳已久妙絕倫的玉雕技藝,戒玲瓏瑩。

“驚喜”會遲到,但不會缺席!

江柚莫名其妙地進一個神的空間,驚訝得彷彿頭頂炸了個巨大的響雷。

玉戒化為一道耀眼的芒,在江柚的蔥白細的手指。

空間的外表構造——豪華致的大別墅。

主建築分為五層。

別墅外。

一無際的良田萬畝,土質沃,承載萬,含多種礦質營養。

天然的食材區,綠植映眼簾,農作生機盎然。

接並排的生機的魚塘,活魚跳躍,噗通濺起的水花,又調皮鉆回清水遊。

排的蝦在恣意遊來遊去,螃蟹在岸邊揮舞鉗子。

藥田種植了不珍貴藥材、人參、何首烏.......

最令江柚驚喜,寶藏空間可以養各種,全新的獨立空間,可承載生命。

寶藏空間流逝的時間竟然是外麵平行世界的三倍!

“太遠了,飛不過去呀。”

話剛說完,江柚瞬間移,啊啊啊,太刺激了吧?

位移耶,玄幻小說看多了,太不現實啊!

小說誠不欺我!!

別墅。

家一應俱全,

最奇特的一地方——有一口清澈無比的靈泉。

旁邊附有靈泉功效的提示語——隻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辦不到的。

常人飲用一口,神清氣爽,強健,容養。

植汲取一下,天然靈氣,營養加倍,加速長。

好奇心作祟的江柚兩手合起,勺了一口靈泉。

樹木蔥鬱,花香沁人心脾。

熱騰騰的溫泉加持,江柚心裡穩如磐石,最起碼乾乾凈凈,知足吧!

房間一排排的書架,蘊含巨大的知識寶庫,江柚驚喜發現絕版中醫古典,中藥炮製法,數不勝數的卷軸和醫書,如獲至寶。

暖心至極,江柚默默點贊!

“我要一個果?”

“咻咻咻……”

一顆靈果秒出現......

意唸作!!!

小手拿起一顆靈果,又往上一拋,帥氣瀟灑。

心中約約覺有大事發生。

人生無常,接連的做夢,臨其境在艱苦年代。

莫非,真如隨空間突如其來展示的一道幕提示。

“得空間者,恭喜你,趕上穿越大軍的一員。”

江柚不知道該如何表示自己芭比q的心態了。

雖然沒有家人的疼長大,何其幸運,生活在沒有戰爭,安全可靠的華國。

但又何其榮幸,真真切切在這個國家長大。

國家科技發達,人們生活幸福,吃得飽穿得暖,乾飯人乾飯魂,努力賺錢,提高生活水平。

江柚小臉蛋凝了一認真勁,不能再坐以待斃!

空間的土地沃,多種礦質,可以種植,買種子!

糧食!填飽肚子的本!

蛋!貴東西,家家戶戶存起來的蛋換取需要的品。

生活用品、營養品、藥品、中藥材、實驗械........

求生的本能,讓把能想到的全部記錄下來,盤算資產,盡所能囤資,心下安全又添了幾分。

打定主意買買買!

點開銀行賬戶,看到數不清的0時,抿起紅潤潤的小,輕輕笑出聲。

億點點多,何況日積月累下,存有家底。

今年22歲的,沒有固定的家,住在國家贈送的四合院,開著國家獎勵的紅旗車。

唯有那幾位“老頑”和小徒弟讓牽掛,離別在即,江柚難免生出傷之意。

夜間,分別轉了兩筆錢,一筆給老頭們養老,亦師亦友,有恩報恩。

一筆給小徒弟,作為他醫學研究的啟金。

國家未來的人才,雖往日皮實的,但天賦好。

手頭上研發的專案,代好相關人員跟進。

實驗室研究的構思和方向,毫無保留的以文件報告的形式傳給那幾位德高重的老頭。

即便真的不在,起碼的努力,為自己的國家貢獻一份力量。

向前的念頭,驅使江柚采取行。

知天命,盡人事。子的滋味太難。“誰黑心肝的懶不乾活,竟乾些缺德喪良心的事兒,這日子苦得沒法過了。”一道大嗓門響徹整片天地。“小聲點,大隊長來了訓斥你一頓。”滿臉壑,疲憊不堪卻雙眼炯炯有神的大隊長嘹亮的嗓音如約而至。“加把勁,備戰搶收,與天鬥,想想殺豬分,想想分到手的糧.....”“咦,那裡怎麼站著一個娃......”大隊長大步流星走過來,出雙手要抓住......“別過來!!”江柚夢中驚醒,白纖細的小手急急地捂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