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老才 作品

第1章 入贅條約

    

許霏霏願意支付他白病的母親所有醫藥費,條件就是,他贅結婚,做一對名義上以及法律上的夫妻,但不能同房睡覺,也不乾涉的生活。既救了母親,又富豪生活,這特麼好像沒什麼代價啊。林寶想都沒想就簽了賣契,然後兩人就火速閃婚了。才二十齣頭,就過上了混吃等死的生活。當然,在他心中吃飯是最難的技活,有風,也有力的。公司裡,從前臺小妹到部門同事,幾乎所有人都把他嘲笑個遍,背後的議論八卦離不開飯男三個字,對他的鄙視氛圍...林寶覺得二十歲以後的自己,可能真的轉運了。

先是進了一家知名的傳公司工作,然後認識了上司許霏霏,白貌,腰細長,標準的白富,如果運氣好,他或許會像小說裡一樣,和上司發生一些故事,隻是他沒想到自己的運氣會這麼好!

他竟然和上司結婚了,做了一個豪門的上門婿。

「我不想鬥了,我想找個富婆。」這類調侃的話,轉眼真。

鈴鈴的手機鬧鐘,醒了睡夢中的林寶,他猛的睜開眼睛,著的大床,才緩緩的鬆了口氣,已經結婚一個月了,他還是沒適應夢真的事實。

客廳裡,早早起床的許霏霏已經站在門口,急匆匆的穿上高跟鞋,曲線玲瓏,穿著包,視線更加人了。

林寶正是氣方剛的年紀,一大早看見這樣風景,難免有些衝,可他明白,吃飯就要有吃飯的覺悟,衝的想法完全被製下來,變一副老實人的表,輕聲道:「走這麼早。」

「公司有事,明天可能沒法去醫院看你媽媽,你自己去吧。」許霏霏回頭看了丈夫一眼,「我把你調到了後勤部。」

語氣不容置疑,也沒有商量的餘地,門已經關上了。

林寶聞著許霏霏殘留的香水味,搖頭嘆氣,這大概是吃飯需要付出的唯一代價吧,睡不到。

除了在結婚那天的婚禮儀式上過的手,至今再沒有到過一下。

上門婿,古時候被稱為贅婿,民間俗稱倒門。

這樣的份,對於男人來說其實不怎麼彩,婚後在家中基本沒地位,古時候這樣,現代依然如此。

林寶能贅豪門,神做老婆,不是什麼狗的指腹為婚之類的,為啥,他也想不清楚,但是他確實很激許霏霏。

許霏霏願意支付他白病的母親所有醫藥費,條件就是,他贅結婚,做一對名義上以及法律上的夫妻,但不能同房睡覺,也不乾涉的生活。

既救了母親,又富豪生活,這特麼好像沒什麼代價啊。

林寶想都沒想就簽了賣契,然後兩人就火速閃婚了。才二十齣頭,就過上了混吃等死的生活。

當然,在他心中吃飯是最難的技活,有風,也有力的。

公司裡,從前臺小妹到部門同事,幾乎所有人都把他嘲笑個遍,背後的議論八卦離不開飯男三個字,對他的鄙視氛圍,瀰漫整個公司,覺隨時都有白眼飄過來,可想而知,這份力之大,要點臉的男人,都無法忍。

幸好,林寶不要臉。

嗬嗬,他們是嫉妒而已。

因為許霏霏把他調了後勤,原來部門的同事都要他請客,其實是看不起他,想把他當冤大頭敲一筆,林寶也沒在意,當天晚上大方請客。

「寶哥,不點主食嗎?」

「我已經把這個陋習戒了,吃龍蝦能吃飽,為什麼要吃主食?你就放開了吃,這既是我請你,也是代表許總招待你們。」林寶不忘替許霏霏拉攏人心。

其他人笑的更酸了。

王震笑道:「看來寶哥和許總很好,還把你調到後勤,那裏油水多著呢。」

後勤部油水多不知道,可整個公司都是許霏霏的,林寶能去撈自己老婆的油水嗎。王震這話明顯就是嘲笑他,笑他贅了都沒撈到好,還被貶到了閑職,那不就表明他一無是嗎。

林寶賊的狠,當然能聽懂話裡嘲笑,他趁著大家吃喝熱鬧,一把摟住王震的脖子,小聲說:「老弟,我現在就算不上班,也不愁吃穿,而你呢,為了結婚要拚了命賺房子錢,為了孩子要拚命賺錢,一輩子都不能放鬆,咱們倆,境界已經不一樣了,如果嘲笑我能讓你舒服一點,你儘管大方的笑,我沒事的。」

王震聽完這些話,臉都綠了,裏咬著蟹爪,卻覺不到一點鮮味,隻覺得滿肚子苦,一頓飯再沒說過一句話。

林寶從來不覺得裝打臉是有效的反擊,殺人誅心纔是。他當了二十年的窮人,當然知道如何一刀捅破窮人的自尊。

直到吃完了飯,大家各自回家,王震才恢復了一些,臨走時候,他拍著林寶的肩膀,「你就不怕有一天又變一無所有了?畢竟你現在得到的財富,不屬於你。」

「哦?」林寶瞪起眼睛,讚許的點點頭,「你終於找到了正確的反擊方式,沒錯,我為了保住現在的富足生活,飯得吃的明白,這可是個技活。」

王震噗嗤笑了,看向林寶的下半,「什麼技?」

「一邊去,你想歪了。」這下林寶可真的酸了,就沒過許霏霏,空有一本領,無施展。

雖然結婚條約規定,不能同房,可終究是結婚了,日久生總會發生的吧。想到這,林寶匆匆趕回家,因為他知道今晚許霏霏也有應酬,那一定會喝酒,酒後發生點啥,就是我來寫劇本了。

回到別墅裡,一進門就看見門口多了一雙男人的鞋,林寶一驚,看見客廳裡坐著一個長相斯文的男人,舉止間著社會英的範。

這時許霏霏從浴室裡走了出來,穿著薄薄的睡,的臉蛋白裏紅,一雙大眼睛眨了眨,有些意外道:「你回來的早嘛,這位是張子安。」

林寶客氣的點點頭,除了名字,許霏霏什麼都沒介紹,他無趣的回到房裏,家裏來人他也習慣了。

許霏霏是剛接手公司,經常會讓一些公司高管來家裏私聊,是想儘快建立自己的親信團隊。

可回到屋裏的林寶突然覺得不對勁,許霏霏從來不會穿睡和人談事啊,說今天有應酬,可完全沒有喝過酒的樣子,更何況,現在好像是十點鐘了,這本不是習慣談事的時間,一向很規律。

林寶頓時坐不住了,好奇的開了門,沒想到客廳裡關燈了,許霏霏和張子安坐在沙發上一起看電影呢。

還真不是談事……

雖然兩人沒什麼曖昧作,各自坐在一邊,可那氣氛絕對不是談公事。

一個月的相,在家一起吃飯的次數都屈指可數,他對許霏霏瞭解不多,隻覺得高冷而神,是一個很有手腕的強人,他知道這段婚姻不是真實的,可眼前的場景也太特麼真實了吧……

這時,客廳裡的竊竊私語傳到了林寶耳中。

「下個月香港電影節,會有比利懷爾德的專場,你有時間的話,我們一起去看。」

「好呀,我喜歡他的《日落大道》,還有《桃公寓》。」許霏霏一向冰冷的臉蛋上,出般的微笑。

林寶頓時懵了,一個人會對什麼人出這樣的笑容?

「可你那麼忙,真有時間嗎?」

「我盡量吧。」

輕輕關上門,林寶愣愣的撓著頭,嘟囔著:「看來我還真是不瞭解許霏霏。」隨後他笑了,人總有不可思議的另一麵,他怎麼把這個人生信條給忘了,難道因為一個月的朝夕相,沉迷了絕的臉蛋?

果然紅禍水呀,都讓他差點忘了該有的理智了。

客廳裡電影結束,林寶立刻在門上,清晰的聽見了腳步聲,而且是兩個人的腳步聲,一起上樓了,而樓上是許霏霏的臥室,時間已經十一點了……

「我靠……」林寶張了O型,猛的回想整段婚姻,許霏霏千金小姐,白富份,為什麼要找他一個窮做上門婿?好都讓他佔盡了,隻是為了給他戴上老實人的帽子?

多大仇!,你想歪了。」這下林寶可真的酸了,就沒過許霏霏,空有一本領,無施展。雖然結婚條約規定,不能同房,可終究是結婚了,日久生總會發生的吧。想到這,林寶匆匆趕回家,因為他知道今晚許霏霏也有應酬,那一定會喝酒,酒後發生點啥,就是我來寫劇本了。回到別墅裡,一進門就看見門口多了一雙男人的鞋,林寶一驚,看見客廳裡坐著一個長相斯文的男人,舉止間著社會英的範。這時許霏霏從浴室裡走了出來,穿著薄薄的睡,的臉蛋白裏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