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八寶茶 作品

第一章 歸隱

    

占了。在林清菡的眼中,張玄就是一個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閑之輩,自己不求上進,想要靠著贅這種方式來過上比別人更好的生活,每個月拿著自己父親給他的兩萬塊工資!林家一脈單傳,到了林清菡父親這一輩,生下個兒,為了不讓林家香火斷掉,隻能找人贅,林清菡想不明白,自己父親為什麼選了一個這樣的人,無數次的向父親提出抗議,結果都沒用。張玄一個月前贅林家,這一個月來,林清菡想過無數辦法要敢張玄走,為此林清菡專門辭退了保...第一章歸

塞上水鄉是銀州市最好的住宅區,房價也是銀州市最貴的。

一棟有三百平的二層樓別墅坐落在塞上水鄉最好的位置。

二十五歲的張玄爬在地上,手拿一塊白布,在旁的水桶上擰乾後,仔仔細細的凈下昂貴的地板。

在別墅的院子裡,那停著的保時捷,法拉利,都落灰了。

這些看著豪華,卻沒有一樣是屬於張玄的,他不過是贅到了林家,“嫁”給了銀州市第一豪門,林氏集團的總裁,林清菡。

為林清菡老公的他,在贅到林家的這一個月來,乾的盡是下人的活,也從來沒有上過林清菡的床,原因很簡單,林清菡看不起他。

這棟別墅中,唯一屬於張玄的,可能就是院中那輛很破舊的自行車了。

張玄穿著白背心,沙灘,裡哼著不知名的小曲,臉上洋溢著開心的表。

“呼,還有兩間屋,今天的任務就完咯。”

一輛全球限量版的阿斯頓馬丁停到了別墅門前,這輛車,整個銀州市,買得起的人有,但有資格買的,一個都沒,哪怕林家。

車上下來一名年輕男,上穿著範思哲限量版服飾,能買得到這種服的人,那在全國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青年摘下臉上的墨鏡,出帥氣的臉龐,推門走別墅大院,一眼就通過巨大的落地窗,看到了趴在地上,正撅著屁地的張玄。

帥氣青年一捂額頭,“我的天,老大,你好歹也是被世界各國掌舵人譽有satan大名的人,要不要搖一變了一名保潔啊?哦不,應該說是,家庭婦男!”

青年推門,走進別墅,給自己點上一高希霸古雪茄,濃鬱的香味在雪茄點燃的時候便飄起來。

爬在地上的張玄看都沒看來人一眼,繼續著地板,裡說道:“你懂個屁,這!把你那該死的煙給老子滅了,你知道的,我老婆不喜歡聞煙味。”

“呦,這是我們大煙槍裡說出來的話麼?”帥氣青年撇了撇,還是老老實實把煙滅了,“那個,老大,晚上要不要去喝兩杯,今天瑞國皇室那小妞又給我打電話了,死活想見你一麵,你要同意,會在第一時間坐上的私人飛機降落在銀州。”

“靠!老子是有老婆的人,什麼瑞國皇室,讓給老子滾一邊去。”張玄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還有你,快滾出去,沒看老子在這地呢麼?”

“唉。”帥氣青年嘆了口氣,“真是個無的男人,好吧,我會告訴那小妞的,老大,你真的要舍棄一切了麼?你消失的這一個月,整個地下世界都快瘋了。”

“狗屁的舍棄一切!”張玄從地上站了起來,一掌拍到帥氣青年的後腦勺上,“老子現在,可是擁有了全世界!”

張玄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著客廳的電視墻上,那有一張他和一個人站在一起的婚紗照,照片上的人,畫著淡妝,微微一笑,仿若天使般麗。

“行吧行吧,都說中的人沒有智商,我看男人也就這樣,那我先走了。”帥氣青年無奈的搖了搖頭,退出別墅大門,朝那輛限量版阿斯頓馬丁走去,在開啟車門的時候,帥氣青年突然一頓,“對了老大,你把謝爾大師最寶貴的東西和這些垃圾擺到一塊,估計謝爾看到會很心疼。”

帥氣青年沖院中那些落灰的豪車努了努。

“狗屁的貴重,自行車不就是用來騎的麼,你想要送你了!”張玄一臉不在乎的揮手。

“算了。”帥氣青年搖了搖頭,“我可不想騎著這拍賣價為十三億金的東西在街上跑,走了啊老大。”

阿斯頓馬丁響起一陣馬達轟鳴聲,消失在別墅門前。

張玄走到院子裡,看著那輛破舊的自行車,自言自語一聲,“十三億?還沒我老婆一頭發貴重。”

說完,張玄一腳把自行車給踢倒了,兜裡的手機在自行車摔到地上的同時響起,張玄把這款價值一千塊的華威手機拿出來一看,是有一條簡訊,上麵的容是。

“尊敬的satan大人,沙特王室懇請我們派遣十名護衛員保護王室員的安全,價碼是三塊油田,米國外部……”

張玄隻是掃了一眼,連容都沒看完,就把簡訊刪了,看了眼別墅屋的地板,自言自語道:“真是的,還有兩間屋子沒完呢。”

張玄把手機往兜裡一裝,又趴在地上,撅起屁,仔細的著地板。

當張玄將別墅的衛生全部打掃乾凈後,已經是下午六點了。

一輛賓士駛別墅大院中。

張玄一聽到發機聲,立馬跑到別墅門前。

火紅的賓士gt像是一隻獵豹般麗,讓人移不開眼睛,卻在從車上下來的人麵前黯然失,哪怕是狂熱的車族,在此時都不會去注意那輛賓士gt,而是將目放在這個人上。

一簡單的白襯加黑短,因為這個人變得不再普通,套著黑的修長雙像是上帝給予的禮一般完,纖細,筆直。

三千黑披於腦後,人每一步,都會讓這一頭的黑發飄。

白皙的皮比嬰兒還要,完的五無可挑剔。

這是一個集氣質,長相,財富於一的完人。

如果非要說中不足的,大概就是人那冷若冰霜的表了。

人下車後,看也沒看站在別墅門前的張玄一眼,徑自走進大門。

“老……林總,你回來啦。”張玄一臉討好的看著麵前的人,起先準備出口的稱呼因為人一個眼神而收了回去。

林清菡,林氏集團總經理,張玄在一個月前領證的合法老婆。

林清菡一見到張玄,心中就有一厭惡油然而生,最討厭的,有兩種人,一種油舌,還有一種好吃懶做,很巧,這兩種,張玄都占了。

在林清菡的眼中,張玄就是一個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閑之輩,自己不求上進,想要靠著贅這種方式來過上比別人更好的生活,每個月拿著自己父親給他的兩萬塊工資!

林家一脈單傳,到了林清菡父親這一輩,生下個兒,為了不讓林家香火斷掉,隻能找人贅,林清菡想不明白,自己父親為什麼選了一個這樣的人,無數次的向父親提出抗議,結果都沒用。

張玄一個月前贅林家,這一個月來,林清菡想過無數辦法要敢張玄走,為此林清菡專門辭退了保姆,把家裡的活全給張玄乾,自己社也從來不帶張玄,原本林清菡認為,張玄肯定忍不了多久,沒想到這人還樂在其中。

“林總,這忙活一天累了吧,茶水已經給你泡好了。”張玄臉上掛著討好的笑容,給林清菡遞來一杯熱茶。都沒,哪怕林家。車上下來一名年輕男,上穿著範思哲限量版服飾,能買得到這種服的人,那在全國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青年摘下臉上的墨鏡,出帥氣的臉龐,推門走別墅大院,一眼就通過巨大的落地窗,看到了趴在地上,正撅著屁地的張玄。帥氣青年一捂額頭,“我的天,老大,你好歹也是被世界各國掌舵人譽有satan大名的人,要不要搖一變了一名保潔啊?哦不,應該說是,家庭婦男!”青年推門,走進別墅,給自己點上一高希霸古雪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