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龍阿馬 作品

第1章 一腳踹倒老人

    

嚴重,確實有電的風險。”林青青眉頭一皺,對劉秀娟說道。“電流已經距離老人家隻有幾米之遙,我晚出手一步,那老人家就有生命危險。”葉凡補充一句。“怎麼?你這鄉佬般還有視不?看見電線中的電流?簡直強詞奪理!至於那路燈,後麵我靠在上麵休息五分鐘都沒事!”劉秀娟語氣堅定,語氣傲慢。電的問題已經被暗中解決了。攵學3肆大哥是電工,正好藉助修繕路燈的理由,將那一條街的路燈都修了個遍!麵前這小子,吃定了!“小子,我...江南市,警局。

“這鄉下小子一腳將我靠在路燈休息的父親踹倒,我那父親七十多的老人,哎呦,一把老骨頭那裡經得住這一腳,

現在還躺在醫院,昏迷不醒,生命垂危,警,你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一位濃妝的婦抹著眼淚,淒慘說道。

警林青青調出一段監控。

畫麵中,一位老人拎著一個大麻袋,步履蹣跚走著。

或許是他走累了,他將大麻袋放下,靠在路燈上休息會。

而這時一個影快速沖出,對著那老人就是一腳,那老人應聲倒地不起。

這幅場景很快就吸引眾多路人匯聚,不人好心人撥打求助電話。

很快救護車趕來,將老人送去醫院急救。

而那道影的麵孔在監控中清晰可見,一位長相清秀的青年。

“葉凡,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林青青對一邊的麵容清秀的青年說道。

葉凡正是監控中踹老人的青年!

“警,我是在救那位老大爺,不是在害他。那路燈電,我不出手後果不堪設想。”

葉凡無奈說道。

他也沒想到,自己下山第一天就出現這種事。

那種危急時刻,葉凡顧不得那麼多,踹一腳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辦法。

“電?我看你就是有暴力傾向!你這是在蓄意謀殺!賠錢!”

那婦劉秀娟氣急敗壞說道。

心中則滿是狂喜,原本父親上就有大大小小的病。

兄弟姐妹都不願意伺候他。

現在好了,有個倒黴蛋撞上槍口了,肯定要狠狠宰這個倒黴蛋一筆!

“劉士,那路燈警方去勘察了,電線磨損嚴重,確實有電的風險。”

林青青眉頭一皺,對劉秀娟說道。

“電流已經距離老人家隻有幾米之遙,我晚出手一步,那老人家就有生命危險。”

葉凡補充一句。

“怎麼?你這鄉佬般還有視不?看見電線中的電流?簡直強詞奪理!至於那路燈,後麵我靠在上麵休息五分鐘都沒事!”

劉秀娟語氣堅定,語氣傲慢。

電的問題已經被暗中解決了。攵學3肆

大哥是電工,正好藉助修繕路燈的理由,將那一條街的路燈都修了個遍!

麵前這小子,吃定了!

“小子,我父親的醫療費,神損失費,共計100萬!一分都不能!”

劉秀娟此時終於出了的獠牙,獅子大開口!

100萬!

就算葉凡現在沒有,他這個年輕小夥子,吃苦耐勞,以後一定會有!

劉秀娟臉上出得逞的笑容。

林青青眉頭一皺,雖然這錢數量太大,但賠償的費用還真的管不了。

而且,事實擺在這,人證,證都有,也不好說什麼。

事到了這一步,葉凡哪裡還不知道,自己這是被瓷了!

“果然如師姐所說,山下人心險惡,連未婚妻都沒有看見,就被敲詐一大筆錢。”

葉凡心中想到。

100萬?他自然是沒有的。

下山兜裡唯一的100都已經被他花了。

看來隻能求助未婚妻了,我師姐說家財萬貫,想必這100萬不在話下。

隻不過葉凡都沒有和未婚妻見麵,就欠100萬,葉凡心中很不好。

但事到如今,葉凡還是準備先給錢,他不想一下山就蹲局子。

“100萬我上沒有,我可以讓我未婚妻先給你。”

葉凡平靜說道。

“未婚妻?!”

劉秀娟一愣,目狐疑打量著葉凡。

這鄉佬一破爛,一看就是窮困潦倒的典範。

現在彩禮這麼貴,他還有未婚妻?

他的未婚妻還能拿出100萬?

劉秀娟不信,一邊的林青青也不信。

“你未婚妻是誰?趕過來。”

劉秀娟最後還是說道。

“我未婚妻名林秋月。”

葉凡此時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窈窕材,瓊鼻秀,值極佳。

劉秀娟還有林青青一愣,眼中震驚!

“你……未婚妻……真……林……秋月?”

劉秀娟心很害怕,說話都不利索了。

不是害怕林秋月,而是怕……

這小子莫不是個神病!

還未婚妻是林秋月!

林秋月何許人也?

林家千金,問夢集團總裁,。

知書達理,有錢有,不知是多江南青年才俊的夢中人。

被稱為“江南明珠”!

結果,就這一鄉佬模樣的青年說林秋月是他未婚妻?

劉秀娟隻覺得葉凡是神病!

可葉凡一旦有神病,那他爸的賠償費就懸了。

據法律,神病傷人不犯法。

“警,你可以借我手機和未婚妻打個電話嗎?”

葉凡對李青青說道,他將照片翻過來。

後麵赫然是一串電話號碼。

雖然葉凡在林青青看來是一個極度妄想癥的病人,但還是將手機提給葉凡。

“謝謝。”

葉凡接過手機,給照片上的號碼打了一個電話。

問夢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一位模樣絕的人正在伏案工作,而這時邊的一個手機傳來震。

林秋月眉頭一皺,這是的私人手機,裡麵的號碼隻有極很親近的人才能知道。

開啟手機,那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不過還是按下接通鍵。

另外一邊傳來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好,林秋月,自我介紹一下,我葉凡,也就是你的未婚夫。”

林秋月聽到這話,柳眉一翹,差點就想掛掉。

不過忽然一想,今天確實有名義上的未婚夫要來和見麵。

“你現在在哪裡?我可以派人來接你。”

林秋月回道,聽聲音,覺得還不錯。

“我現在在江南警局,和別人發生點誤會,你能不能帶100萬來將我贖走?”

電話那端的聲音逐漸底氣不足。

畢竟朝人借錢,葉凡心中有些難為,即便這人名義上是的未婚妻。

“什麼?你真的是我爺爺給我找的未婚夫?你怎麼證明?”

林秋月的聲音變得冷漠起來。

心中並不認為那麼疼的爺爺,給安排的未婚夫會進局子!

“春花秋月何時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句簡短的詩句。!”劉秀娟語氣堅定,語氣傲慢。電的問題已經被暗中解決了。攵學3肆大哥是電工,正好藉助修繕路燈的理由,將那一條街的路燈都修了個遍!麵前這小子,吃定了!“小子,我父親的醫療費,神損失費,共計100萬!一分都不能!”劉秀娟此時終於出了的獠牙,獅子大開口!100萬!就算葉凡現在沒有,他這個年輕小夥子,吃苦耐勞,以後一定會有!劉秀娟臉上出得逞的笑容。林青青眉頭一皺,雖然這錢數量太大,但賠償的費用還真的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