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欄獨醉 作品

第1章 白眼狼親戚

    

裝行業非常不景氣,又被各大國外品牌生存空間,終究是不堪重負破產了。李觀不想辛苦打拚的事業毀於一旦,極力挽救,將名下所有產業都抵押貸款,還是沒能讓觀瀾服裝起死回生。此時,李觀在沈瀾的攙扶下,從別墅裏麵走出來。他像是一夜之間老了十歲,頭發白了,背也佝僂下去。看到老爸這個樣子,李進鼻子發酸。他知道老爸盡力了,隻是服裝行業競爭太大,資本都不願意去攪這渾水。“爸,走吧。”李進上前,想要扶一下老爸,卻是被他甩...李進從來沒有想過,會在一夜之間從富家爺變得一無所有。

命運就是這樣奇妙,你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來。

將包裹塞進保時捷卡宴後備箱,李進回頭看著占地七百多平米的大別墅,心有慼慼然。

這是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從今天開始,就要從這裏搬出去了。

李進老爸李觀是做服裝生意的,一度將名為‘觀瀾’的服裝品牌做到國知名,各大小城市都有觀瀾服裝的加盟店,甚至出口國外。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近兩年服裝行業非常不景氣,又被各大國外品牌生存空間,終究是不堪重負破產了。

李觀不想辛苦打拚的事業毀於一旦,極力挽救,將名下所有產業都抵押貸款,還是沒能讓觀瀾服裝起死回生。

此時,李觀在沈瀾的攙扶下,從別墅裏麵走出來。

他像是一夜之間老了十歲,頭發白了,背也佝僂下去。

看到老爸這個樣子,李進鼻子發酸。

他知道老爸盡力了,隻是服裝行業競爭太大,資本都不願意去攪這渾水。

“爸,走吧。”

李進上前,想要扶一下老爸,卻是被他甩開了。“老子還沒到走不路的地步。”

李觀有心髒病,廠子倒閉後,一天不如一天。但他是個特別要強的人,饒是不好,也不願意讓兒子攙扶。

李進隻好作罷。

待父母坐到保時捷後排,李進便啟引擎,離開了生活多年的麓湖別墅區。

“咱們現在去哪兒?”

李進一邊開車,一邊向父母詢問。

他心中苦,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混到流落街頭的地步。

李觀開口道:“去你二叔家,咱們先去他那裏借住幾天。”

沈瀾聽了微微蹙眉,“我看還是別去了,免得自討沒趣。”

李觀不悅道:“老二能有今天,全靠老子幫襯。現在我賠了,去他那裏住幾天怎麽了?”

李進對二叔一家的印象也不怎麽樣,以前李觀風生水起的時候,二叔一家隔三差五就會上門,殷勤得不行。直到老爸的廠子出了問題,二叔一家基本上就不怎麽上門了。

這樣的親戚,李進覺得不要也罷,說道:“爸,要不找家酒店住下吧。咱們雖然破產了,卻也不至於連酒店也住不起。”

李觀混得好的時候,是個特別好說話的人,對妻兒也很好。生意失敗後,反倒是將一些古怪的脾激發了出來。

一聽妻子和兒子勸說,他慍怒道:“就去老二家,我看他是不是會將我拒之門外。”

見李觀那怪脾氣上來,沈瀾閉了。

李進也沒有去刺激他,怕他心髒病又犯了,隻好開車前往二叔家。

二叔李孝一家住在錦繡小區,這裏的房子不便宜,兩萬多一平米。

當時,李觀這個大哥出了兩百萬,在錦繡小區買了套一百多平米的複式房,才讓李孝結了婚。

可以說錦繡小區這套房子就是李觀買下來的。

正因如此,李觀才篤定老二就算心裏有意見,也不敢將他拒之門外。

然而李觀還是太過小瞧了他這個弟弟。

來到錦繡小區,李觀給弟弟李孝打電話,卻是打了好幾次都沒有打通。

在以前,這種況是不會發生的。

李觀在妻兒麵前丟了臉,眉宇之間已然有了惱怒之意。“下車,直接上門去,我就不信這個點他家裏沒有人。”

“老李,夠了!現在你還看不清楚形勢嗎?你看重的兄弟親,隻是建立在你發達的況下,現在你落魄了,這些親簡直一文不值。”

沈瀾有些繃不住了,接著又道:“李孝為什麽不接你的電話?還不是怕你找他借錢!你也不是個蠢人,對方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何必還要去自取其辱?”

李觀不是不明白,隻是無法接。

為李家長子,他自認為肩上扛著一份長兄如父的責任,對弟弟妹妹家裏都十分照顧。

李孝和李英能夠過上今天的好日子,全都是仰仗李觀這個大哥。

他不相信自己的弟弟妹妹會是白眼狼。

李觀不撞南牆不回頭,固執的要找上門去。

沈瀾和李進母子兩人怕他有個什麽好歹,隻好著頭皮跟上前去。

來到李孝的家門外,李觀親自上前按了門鈴。

剛過來的時候還約聽到屋裏有人說話,待李觀按響門鈴之後,屋裏卻是變得靜悄悄了。

門鈴響了一遍又一遍,屋裏卻是沒有任何靜,李觀的臉變得越來越難看,直接砸門道:“李孝,老子知道你在家裏,快點開門!”

半晌,房門開啟,一個濃妝豔抹的婦人堵在門口,還在磕瓜子。

這個婦人是李進的二嬸,名王麗珍。

王麗珍打量了門外的一家三口兩眼,吐出瓜子殼道:“我當是誰這麽沒素質,原來是大哥大嫂啊。你們找孝幹什麽?他沒在家,有什麽話跟我說,我會幫忙傳達的。”

在李觀生意紅火的時候,王麗珍別提有多熱了,經常帶著兒李嫣到李進家裏串門,噓寒問暖。

如今生意破產,立即換了一副臉。

李觀怒不可遏,推了王麗珍一把道:“躲開,讓老二滾出來說話。他是個什麽大人?現在連見一麵都這麽困難了?”

“別手腳,否則我喊非禮了!”

王麗珍一手叉腰,將潑婦的氣勢拿了出來。

沈瀾連忙拉住氣急敗壞的李觀。

隻聽王麗珍又道:“不要在我家門口大吵大鬧的,影響我兒複習功課。今年要是考不上好的大學,我一定去找你家麻煩。”

李進實在看不下去了,怒道:“二嬸,你們一家住的這套房子,當初我爸出了兩百萬。還有你們家能有今天,全是靠我爸扶持。現在說出這樣的話,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王麗珍斜眼看向李進,尖酸刻薄道:“大人說話有你的份?一點家教都沒有!你有什麽證據證明買這套房子,你爸出了兩百萬?就算你爸出了兩百萬,那也該去找李孝那個廢點心要,在我這裏撒什麽潑?”

“當初要是沒有這套房,我能嫁給李孝那個廢?”

說著,王麗珍還向屋裏瞟了一眼,旋即指著李進道:“你也是個廢點心,有那麽好的條件天不務正業,就知道啃老。我要是你,直接買塊豆腐撞死算了。”x33xs.com

“你爸就算不破產,家業早晚也會讓你敗了!”

李進麵紅耳赤,想要罵人,最終卻是忍住了。

李觀也是氣得不行,忽然捂住口,朝著地上倒去。

沈瀾見狀,連忙扶住了他喊道:“老李,老李你怎麽了?”

李進見老爸臉鐵青,發烏,也是嚇得大驚失,上前幫忙扶住了老爸。再看向王麗珍的目,充滿了仇恨。

這樣的親戚,比仇人還要令人憤怒。

然而王麗珍卻是不以為然,吐掉裏的瓜子殼,砰的一聲將門摔上了。

此時,正在客廳裏麵刷題的李嫣抬起頭來,看著自己母親,神複雜道:“媽,你怎麽能這樣對待大伯他們?”

王麗珍眉眼一橫,“我怎麽對待他們了?你個小丫頭片子,還教訓起老孃來了?”

李嫣想要說些什麽,見到老媽這副模樣,最終把到了邊的話咽回肚子裏。

您提供大神憑欄獨醉的視巫醫麗珍還向屋裏瞟了一眼,旋即指著李進道:“你也是個廢點心,有那麽好的條件天不務正業,就知道啃老。我要是你,直接買塊豆腐撞死算了。”x33xs.com“你爸就算不破產,家業早晚也會讓你敗了!”李進麵紅耳赤,想要罵人,最終卻是忍住了。李觀也是氣得不行,忽然捂住口,朝著地上倒去。沈瀾見狀,連忙扶住了他喊道:“老李,老李你怎麽了?”李進見老爸臉鐵青,發烏,也是嚇得大驚失,上前幫忙扶住了老爸。再看向王麗珍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