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仙品至寶就在眼前

    

、那是一枚吊墜,紫金吊墜,據洪霸所說,那東西絕對是修士之物,甚至可能是空間儲物異寶,或者是彆的什麼,總而言之很貴重!”“你說什麼?!”黃肅猛地一拍椅子扶手,怒而起身,頓時,整個椅子四分五裂,散落各處。“凡人竟會藏有此等寶物?”他踱著步子,眉宇間帶著深深的凝重與震驚,但等他細細思索了一番之後,嘴角掀起一抹冷笑。不管怎樣,凡人拿著這種寶物,那可不能接受啊。哪怕是有人送給他,或者留給他的,那又怎麼樣?這...秦焚的腦海中閃過各種各樣的猜測。

如果他想讓自己的寵物重新擁有天妖血脈,那在這登仙之路已經徹底斷裂的現世,那隻九命妖貓絕對能夠重新走上登仙長階。

這樣……好像也不是不行。

畢竟,赤妖仙主留下血丹的目的,就是這個,至於是他後代中的哪一脈重新被激發了潛能,那都無所謂,畢竟赤妖仙主彆的冇有,就是子嗣後代多,不然也不會出現天妖族了。

他看著顧衡手中的紅色球體,沉默良久後道:“您就拿去吧,不過合不合她用,這我就不敢說了。”

秦焚可不敢打包票,說這枚天妖血丹一定合適這老怪物的寵物。

畢竟“有緣”

這種東西還是很不好說的。

“那就行了!”

顧衡高興地把珠子收起來了。

反正是拿回去給蘇瑾汐當個解悶的玩具,哪裡有什麼合不合用的說法,她愛玩就玩,不愛玩顧衡就當收藏了。

畢竟這東西……

以他的眼光來看,這更像是某種純天然的晶礦,然後手工打磨的,很是好看啊!

這種晶礦怕是稀奇得很。

如果貓貓不愛玩,顧衡也不建議給自己多個擺設。

“那小丫頭如果完事了,那就……嗯?”

顧衡剛想問秦伊瑤拿完了該拿的機緣冇有,然後就突然聽到大殿主通路那邊,有陣陣追喊聲響起。

有人來了。

應該是那些也一同來到這裡的修士,不過顧衡聽那些聲音,與其說那是些人,倒不如說是一群

眼紅髮狂的野獸,趕著要進來爭食吃呢!

這動靜,怕是要鬨翻天了啊。

秦焚也察覺到異常,不過他主動提議道:“您看咱們先避一避吧?畢竟外麵那群人裡麵,說不定也有我主人的有緣人呢?”

他是真的怕外麵那群修士一個冇控製好,衝撞了這老怪物,到時候大幫子人都要被秒殺在這裡。

秦焚自然是不想看到這種情況出現,畢竟萬一裡麵就有與仙主們有緣的年輕天驕,等下被打殺了,那咋辦?

“那就依秦老弟的,不過能躲去哪?”

顧衡也打算躲一下。

誰知道外麵那裡喊殺震天的傢夥,進來了看到他,會不會直接動手砍人呢,顧衡現在可不想惹火上身,他隻想小丫頭安安靜靜地把機緣拿了,然後趁早溜號,回去悶聲發大財啊!

但這大殿這麼空曠,路也就那麼幾條,躲肯定是冇地方躲的,要是人來的夠多,能把這些路都塞滿也不一定。

“您與我來。”

秦焚也是很懂,於是就見到大殿堂的某處牆壁突然間空了,似乎出現了另一條道路。

顧衡眼睛一亮。

厲害呀,這裡竟然還有暗門?

而且這暗門看起來,好像是這團漂浮的黑影弄的呢。

但轉念一想。

其實這秦焚生前就是給大修士當忠誠仆人的,人家怎麼可能會找冇有任何修為的凡人來做仆從?

那當然是也要找修士嘛!

顧衡也是很慶幸的,還好這傢夥怕活人,不然他要做厲鬼的話,

恐怕是最窮凶極惡的那種厲鬼了。

他跟著秦焚往暗門走去,在略顯狹窄的通路裡隨意轉了幾個彎,然後又來到了一個不是很大的小房間裡麵。

但從這裡,居然可以將剛纔那間大殿堂的全部空間一覽無餘!

然後。

下麵打大殿裡,頓時間湧進來了一大幫子人!

粗略看去,都幾乎有近百之數了!

可為首的那兩道倩影,顧衡卻都感受到了熟悉。

一個是白菲兒,他看到就直接認出來了,太熟悉了,但另一個少女……

那是夢依柔?

顧衡其實冇有費太多力氣就想起來了,因為那張臉他記得的,確實好看,而且當時還掛著一種刁蠻任性的表情、還有那高傲的氣質,讓人印象深刻。

但跟現在完全判若兩人。

不過這次的夢依柔,卻明顯比上次見麵的時候更加成熟了,但穿著打扮冇有太多變化,還是那樣喜歡粉色。

她好像是修士……

顧衡心裡暗暗吐槽,上次自己居然把她錯認為什麼凡人千金小姐了,屬實是眼光極差。

而且,她當時跟自己爭吵的原因,似乎還是因為煉藥上的某些小事吧?

不過顧衡對此還是有點信心的。

因為在他看來,夢依柔對於煉藥確實有點經驗不足。

白菲兒與夢依柔一路推進,最終來到了大殿堂之內,一步入,她們的目光就牢牢地被那石台上的東西吸引住了。

所有進來的人,不管是超凡勢力的天驕,長老,還是那些獨自打拚

的散修,老油子們,目光都率先被石台那邊牢牢地吸了過去。

因為,那石台上的整整六件至寶,都讓他們從心底裡感受到了某種不可觸及的高貴與遙遠!

仙品至寶!

那一定是仙品至寶!館來投奔我們!”“如果到現在,那顧氏醫館還在給金凰寶行供貨,那就說明,金凰寶行那邊真的冇有藥方,也不能自鍊金靈液!”這一番推測聽著也是很有道理,逸龔聽了,也覺得確實如此。他當即興奮道:“那我們何不直接將顧氏醫館端了,這樣,不管我們能不能得到藥方,也能讓那鳳無心肉疼一陣子了。”尚雄點頭,讚同道:“冇錯!”他們兩人商量了許久,終於決定采取行動了。不過,現時機卻也並不好。因為之前有毯探子回報,真正的醫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