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焚香 作品

第一章,廢婿

    

是不是!這種簡單的事還需要我來教嗎?”周延隻得去廚房倒茶,全程韓如沁沒有多說一句話,就看著自己老公像狗一樣被指使著。剛結婚的時候,韓如沁對周延還是抱有一希的,就算是不是什麼豪門公子,隻要有點上進心也是好的,但現在三年過去已經對周延徹底失了。“倒完了茶別在這兒礙眼,看不到他們倆正在談工作嗎?”馬蓉罵罵道,毫不顧及周延的份,在看來周延在家裡連個傭人的地位都不如,反而是這位名牌大學畢業、談吐得當的薑城才...“二爺,三年放逐之期已到,家族可以恢復你的部分資產。”

“不過考慮到你荒廢了三年時間,很多東西都還不悉,家族的意思是讓你先呆在隆城金羽公司歷練一段時間。”

“就那個娛樂公司?”

“二爺,這雖然隻是家族的一個小產業,但在隆城已經算是頂尖的巨頭了。”

“行。”

“另外還有就是關於您回盛京的事,家族這邊還沒有明確的指示,恐怕……”

“都三年了,還在擔心我會回去搶大哥繼承人的位置?當初用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把我趕出盛京,花三年時間替大哥佈局,現在家族的人心也該籠絡的差不多了吧。”

隆城,浮生小區。

周延輕蔑一笑,順手將電話扔在了菜籃子裡。

他本來是盛京五大豪門之一週家的二爺,

周家當年一門雙子,作為嫡長子的周君耀自出生便是眾星捧月,加上巧舌如簧能討得周家老爺子的歡心,更是被家族所有人寄予厚,至於周延,不過是一個陪襯罷了。

三年前,為了讓大哥籠絡族中人心,掌握家族產業,為最後的繼承家主之位做準備,老爺子不惜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周延放逐出盛京,為期三年。

為了生存,周延隻能選擇當了韓家的上門婿!

韓家,隆城的二流家族,三年前周延被放逐出京、落魄如狗,索自長相英俊,正值韓家老爺子重病,韓家老太太為了幫助孫兒打旁支,便以“沖喜”為名,讓韓如沁嫁給了一個不知名的廢,淪為整個隆城笑話。

韓家老爺子最終還是死了,而周延也頂著‘廢婿’的名頭過了整整三年,三年裡盡嘲諷冷落,不時還有盛京周家的人前來觀察,不過看到周延如今落魄的廢人模樣,也都放心的離去。

“周延,趕的,讓你買個菜都磨磨唧唧的,一點用都沒有!”嶽母馬蓉的嗓門很大,走在樓道裡都能聽見。

聽見嶽母的吩咐,周延趕跑了上去,不敢有半點抱怨。

隻因為他是上門婿,結婚三年了,他在家裡沒有一點地位,隻要出了一丁點小事,他都會被嶽母臭罵一頓。

嶽母馬蓉是打著讓兒嫁豪門的如意算盤的,結果因為周延的出現,們一下落得如此地步,其他韓家的支脈的人都已經住上了豪宅,隻有們還蝸在這破小區裡。

“弄好了飯菜趕把服洗了,還有這地上麵有灰你看不見啊!”

馬蓉的聲音持續輸出著,洗、做飯、收拾房間,這些都是周延的活,但凡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周延都會被嶽母教訓半小時以上。

就是地板上有灰塵沒掃乾凈,弄臟了嶽母的腳,他都會被實實的捱上一掌。

“今天如沁要帶人回來,你給我表現好一點,要敢讓我丟人了我饒不了你!”

正說著,門開了。

推門進來的人一黑的職業裝,製服的將材曲線勾勒的很完,是韓家的第一韓如沁。

名義上是妻子,但和韓如沁結婚三年,隻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

甚至連的手都沒過!

每天晚上睡覺,周延都在地板上打地鋪睡,韓如沁雖不像母親馬蓉那樣打罵他,但卻也是打心裡瞧不上他。

“媽,這是我朋友薑城。”

“小薑來了啊。”馬蓉看著客人笑臉相迎,但轉臉看向周延之後,立刻就變了臉:“還愣著乾嘛!沒看到家裡有客人來嗎?還不趕去把拖鞋給客人拿來!”

“謝謝阿姨。”

薑城很謙虛的致謝,頗有紳士風度,接著便心安理得的用腳接過周延拿來的拖鞋。

周延這個“廢婿”名聲早就響徹隆城了,不過看到在家裡居然也是這樣被人要來喝去的,他也就徹底放心的。

薑城家裡條件很好,又是名牌大學畢業,之後便一直在韓如沁的公司裡上班,算是韓如沁的左膀右臂了。

但比起左膀右臂,他更希自己能把這位滴滴的上司弄到手,每每看到韓如沁那曼妙的姿,總忍不住激一番。

之前本來還覺得韓如沁嫁給了周延,簡直就是一朵鮮花在牛糞上,但自從得知了周延和韓如沁從沒有夫妻之實後,便又把主意重新打了回來,這次更是厚著臉皮說來韓如沁家裡坐坐。

“阿姨,這是我給您帶了禮,拖朋友在國外帶回來的進口阿膠,有容養的功效,還有這些……”

“哎呀,來就來,還帶這麼多禮乾嘛。”馬蓉笑著接過薑城手裡的禮,有看向角落裡的周延變了臉:“站著乾嘛!沒長手還是沒長腦子,不知道給客人端茶倒水是不是!這種簡單的事還需要我來教嗎?”

周延隻得去廚房倒茶,全程韓如沁沒有多說一句話,就看著自己老公像狗一樣被指使著。

剛結婚的時候,韓如沁對周延還是抱有一希的,就算是不是什麼豪門公子,隻要有點上進心也是好的,但現在三年過去已經對周延徹底失了。

“倒完了茶別在這兒礙眼,看不到他們倆正在談工作嗎?”

馬蓉罵罵道,毫不顧及周延的份,在看來周延在家裡連個傭人的地位都不如,反而是這位名牌大學畢業、談吐得當的薑城纔是自己心中婿的不錯人選。

“如沁,你這老公家務做的不錯的啊。”薑城看了一眼正在拖地的周延,理了理襟,這簡直用來襯托自己的完存在。

“唉。”韓如沁也看了一眼,沒再解釋什麼。

“說說和金羽娛樂合作的事吧,韓式妝這次的代言人到現在都還沒有著落,最新一期的廣告大片必須趕在雙十一之前拍出來。”

“如沁,這事也沒辦法,畢竟搶著和金羽娛樂合作的公司不止我們一家,而且他們的報價都在我們之上,要不讓總公司……”

“不行!本就不喜歡我,這次的合作如果再出現問題,恐怕連公司也會被他們收回去。”

“這樣吧,回頭我再幫忙打聽打聽。”薑城開口道,他是名牌商業大學畢業,薑家在隆城也有一定的人脈,要不是為了把韓如沁這個人弄到手,他斷不可能跑韓式妝公司去當下屬。

聽到韓如沁和薑城的對話,周延放下拖把看著妻子開口道:“和金羽娛樂的合作……要不……我幫你想想辦法?”

“就你?你知道金羽娛樂是做什麼的嗎?

他們背後可是盛京五大豪門之一的周家,旗下一線明星就有好幾個,二線的更是數不勝數,那是你這個‘廢婿’想想辦法就能的事嗎?你要真能辦我直接跪著你爸爸。”薑城毫不客氣的譏諷道。

“是嗎?記住你說的話。”

“周延!這沒你的事。”韓如沁皺眉嗬斥道,周延有幾斤幾兩是最清楚不過的了,金羽娛樂那種龐然大本就不是他能接的東西。

周延哦了一聲,沒再說什麼。老爺子不惜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周延放逐出盛京,為期三年。為了生存,周延隻能選擇當了韓家的上門婿!韓家,隆城的二流家族,三年前周延被放逐出京、落魄如狗,索自長相英俊,正值韓家老爺子重病,韓家老太太為了幫助孫兒打旁支,便以“沖喜”為名,讓韓如沁嫁給了一個不知名的廢,淪為整個隆城笑話。韓家老爺子最終還是死了,而周延也頂著‘廢婿’的名頭過了整整三年,三年裡盡嘲諷冷落,不時還有盛京周家的人前來觀察,不過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