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然 作品

第1章他認錯了人

    

帶淚的小臉終於是笑了。小時的約定,他沒有忘,也沒有忘,隻是,仍然是錯了。一排排裝點白玫瑰的酒店,此時賓客雲集,而今天在這裡舉行的則是這裡最大的商業龍頭楚氏還有夏氏的商業聯姻,但是,卻沒有人看好這場婚禮。反觀過去,隻有新郎的父母還有新孃的父母在,楚氏夫婦臉上的笑一直都很勉強,而夏氏夫婦則是定平著一張臉,似乎還有一些約可見的恨意。而大廳裡,所有的一切都是類似於是偏白的,這不像是婚禮,到像是葬禮,白的玫...一家極為豪華的私人別墅,此時,正在舉行著一場生日宴會,是夏家為其二兒夏以軒舉行的,夏以軒穿著漂亮的公主,可的臉蛋不時的笑著,真的如同一名漂亮的小公主一樣,盡了這裡所有人的祝福。

而不遠,卻是有一個小孩遠遠的看著他們,麗溫的媽媽,沉穩的爸爸,還有年可的兒,真的是一幅天倫之樂,一個溫馨的三口之家。

抿了抿自己的小,小手的握在了一起,「媽媽,你忘記了嗎?今天也是心心的生日,」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走了出去,隻是,

卻是忍不住的出小手了自己臉上的淚水。

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過過生日了。

站在外麵,懷中抱著一個舊了娃娃,這是爸爸送給的,不過,不是那個爸爸。已經記不清爸爸的樣子了,太久了,能記的也隻是那是一個很帥很笑的爸爸。

隻是爸爸不要了,他們說爸爸死了,不會再回來了,而後,又有了一個新爸爸,還有了一個新妹妹。

而媽媽隻妹妹,也不再了。

「誰讓你在這裡的?」一聲不高不低的聲音響起,回頭,更加的抱了懷中的舊娃娃,而從黑暗在走出一個比大不了多的男孩。

男孩穿著一件純黑的西式燕尾服,一張抿的,微微的帶著一些冷意,年紀雖小,但是,上的那種冷清氣質,卻是比他的實際年紀要大很多。

「你為什麼哭?」男孩突然走近,手指奇怪的放在了的臉上,這是冷冷的覺。

而隻是眨了眨自己黑亮的雙眼,「今天也是我的生日。」扁了一下自己小,突然間覺十分的委屈。

抬眼間,覺自己的脖子上掛上了什麼東西,低頭間,那是一個很漂亮的護符,玉做的,「送給你。」男孩的手又放在的小臉上。

「小哥哥……」的音格外的好聽,而男孩,卻是勾起了角,「我會回來的,」而他說到做道。「記住,你隻是能是我的人,」小小年紀卻已經霸道無比。

而隻是用力的點了一下頭,帶淚的小臉終於是笑了。

小時的約定,他沒有忘,也沒有忘,隻是,仍然是錯了。

一排排裝點白玫瑰的酒店,此時賓客雲集,而今天在這裡舉行的則是這裡最大的商業龍頭楚氏還有夏氏的商業聯姻,但是,卻沒有人看好這場婚禮。

反觀過去,隻有新郎的父母還有新孃的父母在,楚氏夫婦臉上的笑一直都很勉強,而夏氏夫婦則是定平著一張臉,似乎還有一些約可見的恨意。

而大廳裡,所有的一切都是類似於是偏白的,這不像是婚禮,

到像是葬禮,白的玫瑰,明的水晶杯,還有頂上的所吊著白水晶燈。

或許真是向征著新婚的祝福,但是,莫名的,卻是了太多的喜氣。

一名子在洗手間化了一下妝,出一個自我滿意的笑容,而邊的另一名子剛是奇怪的問道。

「你說是不是很奇怪,楚律那那麼夏以軒,為什麼在去世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

就娶了的姐姐。」的握在了一起,「媽媽,你忘記了嗎?今天也是心心的生日,」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走了出去,隻是,卻是忍不住的出小手了自己臉上的淚水。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過過生日了。站在外麵,懷中抱著一個舊了娃娃,這是爸爸送給的,不過,不是那個爸爸。已經記不清爸爸的樣子了,太久了,能記的也隻是那是一個很帥很笑的爸爸。隻是爸爸不要了,他們說爸爸死了,不會再回來了,而後,又有了一個新爸爸,還有了一個新妹妹。而媽媽隻妹妹,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