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神棍 作品

第1章 降臨

    

,發現自己已經出了一冷汗。不遠的腐蚺了一下,換了個姿勢繼續打盹,其它的兇各行其是,並沒有發現這個外來者!海麵上,弗路德拎著酒瓶正在甲板上轉悠,時不時灌上一口,他幹這行已經許多年了,別的好沒有,就喝酒。據說就連睡覺時手裡都攥著酒瓶!“船長!”大副從後麵走過來找他,“還有一個小時就該收工了。”“唔唔,知道了。”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又灌了一口,弗路德這纔開口說道:“老夥計,你說,這次下去的四十個人中,能...暮雲星

數百米深的海底,海水呈現出一種令人心悸的暗紅,在這樣的深度是不可能見到的。所以這裡的環境基本和黑夜沒什麼區別。

雲昊羽靜靜地藏在一塊巨大的礁石下麵,這裡的水溫已經很低了,雙層潛水服裡的保溫裝置一直在工作,但他仍然到一陣陣刺骨的寒意。這覺不是來自於,而是發自心的!

幽暗的海底,危機四伏,僅僅在以藏之地爲中心,方圓五十米的範圍,就有著不下十種兇名赫赫的生。在他的左手兩米遠,一頭蛇鱗海星將自己的軀半埋在沙土中;右邊,幾條鹿晶藤正圍著一條倒黴的荊沙鱘大快朵頤。

頭頂上,通暗紅的曇雲水母悠哉遊哉地舒展著大的手,據說那東西可以輕易撕裂潛水艙的高強度合金外壁。

如果他稍稍扭一下頭,就可以看見在四十米外,一頭小山般大小的鋸齒蚰蜒正在打盹,旁邊還趴著一條大的腐蚺。還有一些不出名字的東西,每一樣都可以輕易地要了他的命!

在他潛伏的這幾個小時裡,他甚至還發現了一條羅鯊的蹤跡!也不知它怎麼會有閒心來三百米深的相對淺海區串門,據說這種深海霸主,暮雲星上排名前十的兇從來隻在一千米以下的海域活的!

他已經耐心地在這裡守了六個小時了!他的目標,是一種做紅睛海膽蟲的生。這種生隻有拳頭大小,形狀有些像海蔘,在的正中央長著一隻類似於眼睛的紅手,因此而得名。

它的珍貴之,就在於它的,是人類配製抗衰老藥劑的重要原料。隻要能抓到一隻,就可以讓他很舒服地過上一年了。

當然,這種生不是那麼好弄到的,因爲它活的地域在衆多深海兇的守護下,想要在不驚它們的況下得手,難度用“虎口拔牙”都不足以形容!

小心翼翼地活了一下手腳,再次檢查了一遍隨攜帶的裝備:一個高氧氣瓶,兩瓶營養劑,一支強力麻醉槍,一把水手刀,一個書包大小的生態箱,還有一個急救藥包。這就是自己的全部家當了。

曾經有同伴建議他帶上一支線槍,被他拒絕了——在這種地方,如果被那些要命的東西盯上,你就是有一門粒子炮也保不住自己的命!

目標終於出現了,兩隻海膽蟲慢吞吞地從海草中爬出來,開始覓食了。距他不到十五米,但他仍然一不。他已經不是新手了,明白越是接近功,越要沉得住氣,若是太過激,了蹤跡,飛蛋打不說,自己也要被那些兇撕碎片!

他以前就親眼見過一個同伴因爲大意,驚了一羣鹿晶藤,被那羣傢夥死死纏住,鋒銳的手像撕紙一般劃開了潛水服,將他生生吸一乾!而他就在不遠眼睜睜地看著,卻束手無策!

獵過來了,他仍然平靜地趴著,麻醉槍已經握在了手裡,這東西的有效程可達四十米,之所以忍到現在,隻是爲了確保一擊得手。這東西本不難對付,就是特別機警,稍有風吹草就會逃之夭夭。

慢慢地,一頭海膽蟲已經遊到了邊,另一頭也隻相距一米了。他最後調整了一下角度,對準前麵的那一頭按下了激發鍵,一枚不到十毫米的鎢針無聲地破開海水,隻一瞬,就紮進了它的。接著是第二發,對準後麵那一頭。很快!兩頭海膽蟲都不了。

拿出生態箱,將戰利品收進去,整個過程不到十秒。等到一切搞定,他才輕輕地舒了口氣,發現自己已經出了一冷汗。不遠的腐蚺了一下,換了個姿勢繼續打盹,其它的兇各行其是,並沒有發現這個外來者!

海麵上,弗路德拎著酒瓶正在甲板上轉悠,時不時灌上一口,他幹這行已經許多年了,別的好沒有,就喝酒。據說就連睡覺時手裡都攥著酒瓶!

“船長!”大副從後麵走過來找他,“還有一個小時就該收工了。”

“唔唔,知道了。”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又灌了一口,弗路德這纔開口說道:“老夥計,你說,這次下去的四十個人中,能回來多?”

“多?很難說!你不是一向猜得很準的嗎?不如咱們來賭一把!我猜三十四個。”

“,如果我贏了,你就得把這次的收拿出來請我喝酒!三十五個!”

“我就知道!好吧,如果我贏了,你得請我去‘魅夜’酒吧快活一次!”

“說定了!”

船長一口氣將瓶子裡剩下的酒全灌進肚子裡,滿足地打了個酒嗝,又說道:“你知道嗎?海膽蟲的行又看漲了,黑市上的價格已經炒到五萬一隻啦!還有鬼麵鹿魨,藍海星,熔巖鯊……都是好東西啊!”

“那又怎樣?就憑咱們這條破船,弄得到那些東西嗎?”大副打斷了他的YY!

“哎!我也就是說說而已!誰不知道好東西是要拿命去換的?”船長嘆了口氣,他知道大副說的沒錯,幹這一行的都是在死神的眼皮底下討生活!抓紅睛海膽蟲就夠麻煩的了,每次出海,手下的潛水員們總有那麼幾個會留在這該死的地方永遠回不來。

鬼麵鹿魨是生長在五百米的海下,與閻羅烏賊伴生的一種兇!而藍海星隻在兩千米以下的海域中纔有出產;至於熔巖鯊就不用說了,那是暮雲星上兇名遠播的存在,尋常口徑的炮都奈何不了,必須出高階異能者才能對付!這都不是現在的他們所能奢的!

水下,雲昊羽換了個位置繼續潛伏。生態箱裡已經有六隻戰利品了。距收工還有一會,無論怎樣,今天的收穫都是很讓人滿意了,以前的績一次最多不會超過四隻。麻醉槍裡麵還有十四枚鎢針,他想再運氣。

“我是不是太貪心了?”他有時也這樣問自己,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沒人會嫌錢多的,下次來還有沒有這樣好的運氣實在難說!

這是第幾次出海了?十七次還是十八次?雖然每次都是有驚無險,但自從決定來這裡搏命,他就沒睡過一個好覺!

無數次夢見各種各樣的兇以不同的方式奪去自己的生命,活吞算是最麵的死法,肢解、碎、淩遲,或者是被纏繞窒息而死,被強酸慢慢溶解,再不然就是被吸乾……種種超出人們想象極限的恐怖死法!從噩夢中驚醒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這樣拚命值得嗎?他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每次他都會努力說服自己,隻要再做一次就收手!再做一次,就一次……但每次回來後,隻隔一星期他又會重複這樣的行爲。

也許,在外人看來,這孩子一定是瘋了!錢再多,命沒了又有意義嗎?

是的,首先要活著,然後才能談其他!他也不否認這一點,並且不止一次試圖以此說服自己,不要再冒險!但,心中的那份執著卻怎麼也放不下!

因爲,人生在世,不僅僅是爲了活著。

在“活著”二字的前麵,還應加上諸如尊嚴、麵、開心之類的字首才行!

有尊嚴地活著!麵地活著!開心地活著!

這幾乎是所有人的夢想,然而千萬年以來,能夠達到這一標準的人實在是之又!

有尊嚴地活著!說起來很輕鬆,要做到卻何其難也?

他隻是一個出最底層的年,除了青春,除了熱,除了勇氣,一無所有!

當然,他還有夢想,那就是有尊嚴地活著!

卑微的存在,卑微的夢想!

爲了那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夢想,他選擇了這條路。後悔嗎?也許是吧!但每次從鬼門關一般的海底回來,在自己的小巢中默默舐傷口,調整心態。一星期後,他又會義無反顧地繼續登上出海的漁船。從那些噩夢般的兇口裡奪食,爲了心中的那份執著而鬥!

輕輕一擡手,又一枚鎢針發出去,這次的目標離他遠了些,將近六米外!想要收囊中有些難度,他一寸寸地挪著軀,小心翼翼地靠過去。

命運在冷笑,死神的氣息始終在周圍徘徊不去!

近一點,再近一點!就要抓到它了!

一條鹿晶藤閒庭信步地了過來,離他隻有不到一米的距離!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滿是慘白細小骨刺的手,由於剛剛進食完畢的緣故,青黑的大藤已化爲深紫,上麵還掛著一些暗紅的筋,隨著藤的搖擺不停地蠕!一子猙獰恐怖的氣息撲麵而來!

他不爲所,靜靜地等待著,潛水服裡的在微微抖。

鹿晶藤終於飄到了七八米開外,死神的目稍稍從他上移開了。

手,抓住獵,塞進生態箱!

然而,不知是不是他靜太大,還是那條鹿晶藤太敏,對方又繞了個圈子折回來了!而且徑直衝著他的位置遊過來!

該怎麼辦?

跑嗎?那樣隻會死得更快!不跑,手頭的武可對付不了這傢夥!

他咬著牙,一不,心裡自欺欺人地祈禱著對方沒有發現自己。

猙獰的手慢慢過來,宛若死神的邀請……

幸運神在冥冥中憂心忡忡地著他!

“時間快到了,準備發吧!”弗路德吩咐手下們。他說的是一種導彈,發海後會發出一種特定頻率的聲波,將海下那些要命的東西驅趕開,以便讓那些潛水員們順利回來。

隻是這玩意的效果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價錢還不便宜!所以他隻捨得在開工和收工的時候用上兩次!好歹讓這些小夥子們多幾分活命的機會!

海麵上,暮雲星的太即將落海平線下。和人類的故鄉地球不同,這個星球的太是藍的,藍得耀眼!此時在那顆太正上方的天穹上,出現了一個耀眼的團。斜斜地劃過長空,朝這邊疾飛過來!

弗路德又開了一瓶酒,正仰著脖子猛灌,眼角的餘正好瞥見了那個團。

“什麼玩意?隕石嗎?似乎又不像!”他嘀咕著,打算拿個遠鏡來瞧瞧。還沒等他挪腳步,那團的速度極快,轉眼就到了麵前,在離船三十米的地方一頭紮了海裡!

詭異的是,海麵上平靜如常,沒有激起任何波浪!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怎麼回事?難道是幻覺嗎?”酒鬼船長愣愣地盯著海麵發呆!他不知道的是,此時的海下,已經了一鍋粥!

雲昊羽本來已經絕了,那條鹿晶藤慢慢纏住了他,開始撕扯他的潛水服。不想它卻突然停下了作,飛快地向一邊遊去!

不是它,彷彿見了鬼一般,各種各樣的兇發了瘋似地往遠逃去,包括那條兇名赫赫的羅鯊。

是什麼東西讓它們也會到害怕??他正在猶豫著下一步該怎麼辦,就覺得眼前一黑,難以抑製的睏意湧上來!他嚇得魂飛魄散,在這種地方睡過去意味著什麼後果,用腳後跟都想得出來!可惜,事的發展不以他的意誌爲轉移,很快他就失去了知覺!

他不知道的是,一個混沌的團懸浮在他的頭頂。沛然無可抵的威下,周圍數百米的海底已死域!

年輕的潛水員們陸陸續續地浮出了水麵,帶回來了或多或的收穫。看起來,他們的狀態都還不錯,能從那種地方平安回來,大家都有一種再世爲人的覺!

大副指揮著手下清點戰利品,弗路德拎著酒瓶,瞇著眼睛數人頭:“十六,十七,十八……二十九,三十……”已經有三十二個了,可能剩下的幾個傢夥作慢了點,也可能已經去見上帝了。

這種況司空見慣了,想吃這碗飯,自然要有所覺悟纔是!

等了一會,又上來兩個,三十四個了!

“船長,看來這次你要出了!”大副不無得意地說。

“來,我怎麼可能輸?”弗路德撇了撇,看了一下時間,“再等一會吧,我並不認爲我的直覺會有錯!”

藍的太已經落下去了,暮雲星的三顆衛星開始在夜空中現出影,兩顆大點的呈藍,稍小的那個則是紫紅,看上去有幾分妖異。

“我們該打道回府了,船長。”大副提醒道。

“哎!好吧。”弗路德有些鬱悶地答道。“莫非真的是我的直覺有誤?TMD,多年的英名,今天卻代了……”

就在他已經準備認輸的時候,一個船員忽然大起來:“船長,還有一個!”

“什麼?”酒鬼船長和大副異口同聲地問道!

距右舷二十米的地方,一個影慢慢地浮出了水麵。

“哇哈哈……是那個小子!”弗路德扔下酒瓶,親自衝過去把他接了上來。

“TND,又讓這該死的酒鬼得逞了!”這下到大副鬱悶了。

雲昊羽的狀態看上去還不壞,至他還能站著,除了臉蒼白了些。對圍觀過來的衆人勉強笑了下,將生態箱遞給船長,說道:“出了點變故,所以回來晚了些,讓大家擔心了!”

“昊哥兒,今天的收穫怎樣?你的運氣一向不壞,相信這次也不例外……”酒鬼船長一邊笑著,一邊開啟生態箱,可是當箱子完全開啟,在場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氣。

箱子裡整整齊齊放著二十頭海膽蟲,還有兩個玉蝶雲貝,這可是能賣大價錢的東西,隻在鹿晶藤的巢裡才能找到!這小子是怎麼弄到的?

最後還是大副打破了沉默,笑著說道:“昊哥兒,看來你今天的運氣真的不錯。等下是不是請大家喝一杯?”

“理當如此!”雲昊羽的回答很痛快,他現在有理由高興。按照先前的協議,抓到一隻海膽蟲可以得兩萬信用點的報酬,二十隻就是四十萬,這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筆钜款了!至於玉蝶雲貝,酒鬼船長給出了十萬一隻的價格,加起來他這次的收抵得上以前七、八次了!

漁船返航了,遠的港口燈火璀璨!雲昊羽衝了個澡,換了服,站在甲板上出神!這一次總算是活著回來了,頭頂上的星空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麗。夜風徐徐吹來,帶著一悉的鹹腥味。

“能活著,真好!”義無反顧地繼續登上出海的漁船。從那些噩夢般的兇口裡奪食,爲了心中的那份執著而鬥!輕輕一擡手,又一枚鎢針發出去,這次的目標離他遠了些,將近六米外!想要收囊中有些難度,他一寸寸地挪著軀,小心翼翼地靠過去。命運在冷笑,死神的氣息始終在周圍徘徊不去!近一點,再近一點!就要抓到它了!一條鹿晶藤閒庭信步地了過來,離他隻有不到一米的距離!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滿是慘白細小骨刺的手,由於剛剛進食完畢的緣故,青黑的大藤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