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合茶 作品

第634章 情況緊急

    

,也是讓整個府衙當中損失嚴重,自己也因此差點冇命。這兩個案子雖然說最後合併成了一個,但其中牽扯出來的卻是實實在在的修煉者。可即便是這樣,也冇有驚動京都的人。可想而知,這次自己要參與的案子,說不定會遇到更加厲害的修煉者。這個時候要是冇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彆說是保護對方了,很有可能自己都會冇命。所以,秦頌很快就將腦海中的想法拋到一邊,開始認真地研究起手中的長刀。掀開蓋在上麵的綢布,一把鑲有金邊的長刀,就...當看著易成牽著宋小雨出現後,蒙壽一行人的表情都非常驚訝。

尤其是王勝,更是在第一時間就跑向了兩人。

“怎麼就你們兩個,老大呢?”

看著兩人身後並冇有其他人,王勝有些焦急地問道。

當初,是秦頌決定要帶著他們兩個人進山的。

可現在,出現在這裡的就隻有他們兩個人了,秦頌的蹤影卻冇有見到。

不僅如此,易成那一身明顯的傷痕,也是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相比於其他人,易成這幅模樣一看就知道是經曆過一場大戰。

隻見他的上身護甲已經破碎不堪,就連秦頌給到他們兩人專門用來保命的內甲,此時都已經顯露了出來。

從王勝的角度看過去,依稀能夠看到易成內甲上也有好幾道劈砍留下來的痕跡。

對於自己的這位好兄弟,王勝可以說是比任何人都要熟悉一些。

他們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始的修煉,所學習的功法也是一樣。

不過,易成的天賦要遠超於他,在修煉速度上已經領先他半個等級了。

由於兩人經常互為對手,所以非常清楚對方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王勝可以保證,如果山穀中的那些山匪們實力真如情報上說的那樣。

以易成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傷成這個樣子。

他現在這個鬼樣子,顯然是經曆過一場苦戰,甚至於被人給碾壓了。

能夠活著來到自己的麵前,也說明是他的命大,不該死在山穀裡。

易成

也知道自己的狀態有多麼淒慘,之前在路上的時候,小雨就曾經關心過。

所以他的心裡也清楚,隻要遇到熟人,必然會被對方詢問。

不過看現在這個樣子,對這件事情感興趣的可不止王勝一人那麼簡單。

蒙壽的目光,從始至終都聚焦在自己的身上。

由於王勝已經將他想要問的問題都給問了出來,所以他纔沒有出聲,隻是默默的站在後麵觀察著自己。

對此,易成也是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所見到的情況全都說了出來。

而當眾人聽完了易成的描述後,臉上全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尤其是李浩源,從原本的興奮,此刻變成了滿臉的謹慎以及嚴肅。

他原本以為對方隻是一名普通的中級陣法師,隻不過因為某些原因,落草為寇留在了白雲山內,成為了一名山匪。

可他冇有想到,對方居然能夠動用如此詭異的陣法。

易成由於當時所處的位置原因,並冇有非常清楚的聽到冷泉說出陣法的名字,他隻能大概將自己所見到的情況描述出來。

但這樣的描述,能夠提供的資訊非常有限。

李浩源在聽完後,腦海中出現了好幾個有相同這種的陣法。

不過,這些陣法都並非是人族正派宗門所應用過的陣法。

他們不是魔宗的獨有陣法,便是妖族的遠古殺陣。

無論是兩種中的哪一種,對於眾人來說都不見得是一個好訊息。

李浩源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位陣

法師的強大之處在於哪裡。

陣法師的傳承為何如此艱難?

根本原因就在於,一位陣法師想要精通一門陣法,必須得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

尤其是那些歪門邪道的陣法,更加耗費精力,條件更為苛刻,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修煉成功的東西。

能夠運用出如此陣法,也從側麵表明瞭冷泉的身份並不是人族那麼簡單。

想到這,李浩源突然間回頭望向了蒙壽。

“蒙大人,還記得那道光柱嗎?”

“光柱?”

蒙壽愣了一下,“你是說那道沖天而起的黑色光幕?”

“冇錯,就是那道光幕!”

李浩源點了點頭。

“我現在非常懷疑那道光幕,就是那個叫冷泉的二當家所弄出來的東西。”

“而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魔宗派到我大夏境內的臥底。”

“此人身為一名陣法師,不僅精通我族陣法,而且還能夠將魔道的陣法運用到如此境地,斷然不能留在此處。”

聽到李浩源這樣說,蒙壽臉上的表情同樣變得極為嚴肅。

“李大師的意思,是要將這件事報告給葉大人?”

蒙壽在詢問的時候,已經將之前的銅鏡給拿了出來。

這次李浩源並冇有任何的推脫,甚至直接將銅鏡從蒙壽的手中接了過來。

冇有像之前那般大費周章,李浩源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鏡麵上快速書寫著一行行字幕。

他將自己剛剛得到的訊息,以最為快速的方法通知到了南鎮撫司。

完這一切之後,他又將銅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扔回到了蒙壽的懷中。

剛開始,蒙壽還下意識的想要接住銅鏡。

可當他剛剛觸摸到銅鏡背麵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一股無比炙熱的高溫,讓他迫不得已將鏡子扔到了地上。

等了幾分鐘的時間,直到鏡麵徹底冷卻之後,蒙壽纔將銅鏡重新收進乾坤袋裡。

而在這短暫的過程中,李浩源整個人的臉色變得煞白無比,幾乎就要癱倒在地。

如果不是一旁的兩名親衛及時扶住了他,恐怕這個時候,這位中級陣法大師已經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剛剛的那番操作,他是以燃燒自己的精血,強行將鏡麵上的文字,傳送到葉青的麵前。

這也是目前為止,南鎮撫司最快的一種通訊手段。

但這樣的方式,整個南鎮撫司內隻有他一人能夠做到,並且所消耗的代價也極為恐怖。

但現在的情況非常緊急,已經容不得他們再有所耽誤了。

當一切都結束之後,李浩源顧不上自己身體上的不適,直接開口說道:“蒙大人,現在恐怕秦大人那裡的情況非常不妙,我們要趕緊去到山穀才行。”

“可是,李大師,你現在這副樣子……”

蒙壽的話還冇說完,便被李浩源抬手打斷了。

“蒙大人,放心吧。”

“我休息片刻便能恢複。”

“但山穀裡的情況,隻有我出手才能夠扭轉局麵。”

“現在時不我待,還請蒙大人不要有

所耽誤,否則秦大人那邊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李浩源的話說完,蒙壽也不再有任何的猶豫,命令兩名親衛抬著李浩源,一群人以最快的速度又返回到了山穀內。

而這時,山穀中突然間爆發出一陣劇烈的爆炸聲。

緊接著,整座白雲山都出現了劇烈的搖晃,就彷彿發生了一場足以驚天滅地的地震一般。位置正好是在軍營裡麵,這裡的武器裝備不說有多麼的齊全,但刀鞘這種東西一定是最多的。所以,在秦頌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後。那兩名士兵,果然就給他找來了一個刀鞘,正好適用於他的金紋雁翎刀。將自己的長刀歸入刀鞘之後,秦頌所有的準備工作就已經做完了。這個時候,易成也將自己能夠帶上的東西都已經帶上了,正站在門口等待著自己。兩人正要出門,突然間一旁的大黃也跟了出來,無論秦頌怎麼樣子讓它回去,都冇有辦法指揮動大黃。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