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暖暖 作品

第001章 娘子,我們洞房吧

    

得晃眼,眼前是悉的宿舍。“淺淺,你怎麼了?”耳邊響起悉的關切聲,我轉過頭,就看見室友羅晗正一臉擔心的看著我。我愣了好幾秒種,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做夢……不僅夢見和一個男親,還夢見那種兒不宜的東西?舒淺啊舒淺,你是不是會想男人想瘋了!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抬頭對羅晗笑道:“沒事,就是做了個噩夢。”我下床準備洗漱,可人剛站起來,差點一個不穩,直接摔到地上。雙之間,一陣劇痛傳來。我失神。這是怎麼了?不就是一...“娘子,我們房吧。”

眼前的男人,一紅喜袍,形修長,寬肩窄腰,皮白皙,臉上每一個五,都宛若雕細琢的工藝品,完得挑不出一缺陷。

麵對如此俊的人,我卻隻覺得膽戰心驚。

這是哪?

為什麼好像是古代結婚的喜堂?

房?

什麼房?

我本不認識你啊!

我害怕得想要後退,可彷彿被什麼看不見的力量錮住一般,竟然彈不得。

這時,那穿著喜袍的男角一彎。

“好了,**一刻值千金,娘子,我們可別浪費了。”

冷。

好冷。

全冷得彷彿於冰窖之中。

迷迷糊糊之間,耳邊響起男不悅的聲音。

“容家人是在跟我開玩笑嗎?竟找了這麼個黃丫頭?”

我來不及細細思索這話裡的意思,上突然一冷。

一個涼涼的東西,突然侵我的齒之間。

那個冰涼的東西很靈活,輕輕劃過我的舌尖,我雖在睡夢之中,卻也經不起這樣的挑逗,整個人微微戰栗起來。

彷彿是我的反應逗樂了對方,耳邊傳來一陣輕笑。

“真是敏。”

驀地,我到自己的腰間也一冷。

那覺,好像是一隻手。

我想掙紮,卻無法彈。

那隻手放肆地在我上遊走,拉開了我的睡……

不知過了多久,那掠奪才終於結束。

我氣籲籲之際,覺到那冰冷輕啄在我上,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等理完容家的事,再好好收拾你。”

話落,我上所有的冰冷迅速離。

“啊!”

我尖一聲,從床上躍起。

白燈亮得晃眼,眼前是悉的宿舍。

“淺淺,你怎麼了?”

耳邊響起悉的關切聲,我轉過頭,就看見室友羅晗正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我愣了好幾秒種,才反應過來。

原來是做夢……

不僅夢見和一個男親,還夢見那種兒不宜的東西?

舒淺啊舒淺,你是不是會想男人想瘋了!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抬頭對羅晗笑道:“沒事,就是做了個噩夢。”

我下床準備洗漱,可人剛站起來,差點一個不穩,直接摔到地上。

雙之間,一陣劇痛傳來。

我失神。

這是怎麼了?

不就是一個夢嗎?難道夢裡發生那種事,現實裡也會疼?

怎麼可能?

我咬著牙起來疊棉被,可棉被剛掀開,我就呆住了。

天藍的床單上,竟有一塊紅的跡。

“來大姨媽了?”羅晗也看見了跡,隨口道。

我怔在原地,沒有答話。

我例假明明前幾天才結束,怎麼會突然又來?

還有雙間的疼痛……

羅晗推我:“淺淺,發什麼呆?你作快點,過會兒是魔頭的課,遲到可是要扣分的。”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

火速地沖進廁所,梳洗完畢,背著書包和羅晗朝教學樓跑去。

教學樓下人山人海。

大家似乎在圍觀什麼,把樓門堵了個水泄不通。

“淺淺!羅總!”

另一個室友,周曉敏,正努力出人群,朝我們招手。

“曉敏,前麵發生了什麼?”

曉敏嗚哇一聲哭了。

“鄒行……鄒行跳樓自殺了!”

我腦海裡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我和羅晗拚命進人群。

隻見教學樓下的平地一片泊,泊裡躺著一屍。

白連,還有勉強能辨認出的清秀麵容。

我臉一白。

真的是鄒行,我們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鄒行死的很慘。

骨頭全部都斷開,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眼珠子都掉了一顆。

渾渾噩噩上完課,羅晗和曉敏太害怕,準備回家。

“淺淺,你不回去嗎?”看我一不地坐在床上,曉敏忍不住問。

我搖搖頭。

“你膽子真大。”慨。

我苦笑。

我哪裡是膽子大,隻不過是不想回家罷了。

羅晗和我關係更親近,知道我的難,道:“淺淺你別擔心,我倆就回去一晚,明天就回來了。”

我點點頭。

……

夜晚,我一個人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迷迷糊糊之中,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咚咚咚。

我頓時一個激靈從床上爬起來。

半夜三更,誰會來敲我的門?

難道是我幻聽了?

咚咚咚。

這時,門外又響起規律的敲門聲。

這次我確定了,不是我的錯覺。

“誰在外麵?”我大著膽子開口,聲音直打。

外麵安靜了片刻。

接著,響起一個悉的聲音。

“淺淺,是我,鄒行。”

我到一寒意,從腳底,一直升到頭頂。

“別惡作劇了。”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那麼抖,“你到底是誰?”

門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著,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咦,淺淺,原來你沒鎖門啊,那我進來了。”

我宛若跌冰窖,全發冷。

今天我的確好像忘了鎖門……

我還來不及痛恨自己的心大意,就聽見門哢一聲,開了。

窗外的月灑進,黑暗之中,一個穿白,渾是的人,站在我們宿舍門外。

真的是鄒行!

鄒行看起來和白天我看見的屍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我看見的白底下沒有腳,也在月下有些朦朧。

不是人。

是鬼。

鄒行似乎沒注意到我的驚恐,隻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開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以往回宿舍一般。

我僵在床上,抖不已。

鄒行終於發現了我的異常,轉過頭看向我。

的臉模糊,一顆眼珠從眼眶裡掉出,掛在那兒,那樣子真是說不出的可怖。

可似乎完全意識不到自己的模樣,對我道:“淺淺,你乾嘛一直看我?我的樣子很奇怪嗎?”

我差點口說“是”,但好歹是憋住了。

我以前在鬼故事裡看到過,有些人死了之後,魂魄意識不到自己死了,會繼續自己日常的生活。

鄒行現在看起來,好像就是這樣。

可讓我疑的是,鄒行不是跳樓自殺嗎?自殺的人,也會意識不到自己死了?

我正胡思想之際,鄒行又開口了。

“曉敏和羅總呢?們怎麼不在宿舍?”

我看著鄒行模糊的臉,強作鎮定道:“們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記得鬼故事裡說,這種意識不到自己死了的鬼魂,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會心大變,做出瘋狂的事來。

我可不敢冒這個險。

“哦。”鄒行應了一聲,就開始整理明天的書包。

我哆哆嗦嗦地從床上站起來,朝門外走去。

雖然鄒行的鬼魂暫時沒有危險,但就跟一個定時炸彈一樣,我可不想和獨一室。

我快步就想出門,不想走的太急,不小心到了鄒行的桌子。

桌上有一個小鏡子,被我撞到地上。

“淺淺你怎麼那麼不小心。”鄒行抱怨了一句,低下子去撿鏡子。

我突然意識到什麼不對,手就想去搶。

“不要!”

我還是遲了一步。

鄒行已經自己撿起了鏡子。

拾起鏡子的剎那,鏡子裡,照出了模糊的臉。

下一秒,我看見鄒行扭曲的僵住了。

我心裡頭咯噠一聲。

完了。

我慌張地到門把手,趕想沖出去,可鄒行突然霍的站起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的手很冷,我凍得一個哆嗦,想要掙,可那張猙獰的臉,突然沖到我麵前。

一腥味撲鼻而來,令人作嘔。

“舒淺!我怎麼了!我怎麼會變這樣!”

鄒行瘋了一般地朝我怒吼,兩隻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

變鬼魂的鄒行,力氣大的嚇人,我被掐得臉發白,死命地掙紮,可依舊掙不開。

就在我要暈過去的剎那,一陣清冷的風,突然吹拂過我後。

我一哆嗦,還來不及反應,子就往後一倒,整個人跌一個冰冷的懷抱之中。

“娘子,為夫來救你了。”一個清冷悅耳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我呼吸一滯,唰的轉過頭。

我的後,站了一個男人。

他長發如墨,一黑暗紋長袍,高出我好多,我抬起頭,看見他略顯蒼白的臉,和英俊到讓人屏住呼吸的五。一雙黑眸,宛若寒潭般深不見底,直直地注視著我,似乎要將我看穿。

我心裡翻起驚濤駭浪。

這個男人是誰?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我的宿舍裡?

而且為什麼……我竟然還覺得他有點眼?

我死死盯著那男人,努力地搜尋記憶,那男人卻沒有再繼續看我,隻是將目落在我前的鄒行上,黑眸一冷。

“滾。”

乾凈利落的一個字從他薄裡吐出,一寒氣撲麵而來,鄒行突然怪一聲,慌張地破門沖出宿舍。

頓時,空的宿舍裡,隻剩下我和那古裝男子。

見我還盯著他,那男子微微低下眼簾,薄微揚,臉上冷峻的神多了幾分玩味。

“娘子,看了那麼久,對你夫君的長相還滿意嗎?”

我子不可抑製地一抖。

娘子?

夫君?

什麼玩意!

我這才意識到,我還在那男人懷裡。

我趕掙開他,後退幾步,警惕地看著他。

這一看,我渾發抖。

隻見臺燈的燈下,我看出那男人的,有些虛無的明。

和鄒行一樣。

回想起方纔那冰冷的,我意識到一個可怖的現實。

這男人,也是鬼。

我挪著細碎的步伐不斷後退,防備地開口:“你是誰?”

那男鬼原本一臉戲謔地看著我,聽見我的問題,他的俊龐驀地一冷。

下一秒,他近我,手住我的下。

“舒淺,你連自己的夫君都不認識?”那男鬼的聲音低沉悅耳,但宛若寒冰,毫無溫度。

我害怕得冷汗涔涔。

“你……你認錯人了!我沒有什麼夫君!”

我掙紮道,人被他得不斷後退,最後跌到床上。

我想要站起來,可不想,那男鬼直接俯下子,修長的雙臂將我錮在床上。

他的俊龐近在咫尺。

“認錯人?”那男鬼一臉嘲弄,“那昨日和我親,和我在床上翻雲覆雨的人,又是誰?”

“什麼翻雲覆雨……”我憤得想要反駁,可話說到一半,突然噎住。

腦海裡,浮現出一片紅的場景,還有那些曖昧而又冰冷的。

我腦袋裡轟的一聲。

“昨晚……那不是夢……那、那是真的?”我瞪圓眼睛,口道。

那男鬼角一彎,冷聲道:“還不算太笨。”

我如遭雷劈,麵無。

今早床上的跡和疼痛,我早該知道是真的……

可我還自欺欺人,不願麵對現實……

那男鬼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劍眉皺起,再次住我下,霸道地我與他對視。

“舒淺,你這是什麼表?難道嫁給我,你不開心?”他冷冷道,冰冷的氣息撲在我臉上。

開心?

嫁給一隻鬼,還被強行奪走了第一次,我有什麼可開心的?

昨晚的記憶洶湧而來,清晰而又可恥,將我原本對這男鬼的恐懼,全部強了下去。

“你說呢?被一隻男鬼強上,你說我會開心嗎?”我冷聲諷刺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話太刻薄,那男鬼眼裡染上幾分怒意。

“強上?人,你知不知道,無論是我生前還是死後,有多人、鬼爭相恐後地想要嫁給我?”那男鬼的語氣怒氣沖沖,眼底是不可一世的狂傲。

“那你找們不就得了?強迫一個對你沒意思的人,你算什麼——”

嘶啦。

我聽見碎裂的聲音。

接著,我被那男鬼冰冷的氣息吞沒。

我力抵抗,可我如何能和一隻男鬼抗衡。

他冰冷的低聲道:“聽著舒淺,你是他們獻給我的。冥婚已結,你逃不了。”

他們?

是誰把我獻給了這男鬼?

天微微亮起時,我終於不堪承,暈死過去。

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我到那男鬼在我頭側,耳語般低聲道:“舒淺,記住,你的夫君容祁。”意識到什麼不對,手就想去搶。“不要!”我還是遲了一步。鄒行已經自己撿起了鏡子。拾起鏡子的剎那,鏡子裡,照出了模糊的臉。下一秒,我看見鄒行扭曲的僵住了。我心裡頭咯噠一聲。完了。我慌張地到門把手,趕想沖出去,可鄒行突然霍的站起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的手很冷,我凍得一個哆嗦,想要掙,可那張猙獰的臉,突然沖到我麵前。一腥味撲鼻而來,令人作嘔。“舒淺!我怎麼了!我怎麼會變這樣!”鄒行瘋了一般地朝我怒吼,兩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