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薯喬二爺 作品

第1章 三年之期已到

    

外走進來了一老一小,老者神抖擻穿著一中山裝,杵著柺杖,卻沒有出毫年邁之意。這小姑娘著一軍裝,眉眼之中都是傲慢的英氣,材高挑,長發挽起,單憑臉蛋兒的話絕對算是一等一的人胚子。如此不可方的站在這兒,那穿白襯衫的男人卻連頭也不抬一下。“莫海!別來無恙啊!”老者緩緩開口說道。此人名為莫海,一人歸墟,殺的八大組織狼狽逃離,護華夏北大門三年安危!這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眼神中都是流著一失,說真的沒在這男人上看到...死獄!

一座被世人所知道,卻又不願被人所提及的地方。

這裡關押著世界上最為兇狠,最為恐怖的犯人,影響全球的十大通緝犯在這其中,但在這裡,也隻能排到最後麵去。

可誰又能想到,這座集齊了全球所有重級通緝犯的死獄,竟然隻是為了關押一人而特地打造的。

四周大海環繞,讓這座小島猶如璀璨藍天之下那耀眼的寶石!

死獄一詞,令天下之人聞風喪膽,骨悚然,一死獄先死,進來這裡的人就別想著再活著走出去!

這時,四周海水泛起劇烈波浪。

一架軍用直升機,就這樣停在了監獄外麵的空地上,從那上麵下來了兩個與這周圍環境格格不的人。

“麻煩監獄長,將莫先生請出來!”

為首的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杵著拐下了飛機,著前來迎接的監獄長十分客氣的說道。

可旁邊那穿軍裝,肩扛兩星的人卻是眉頭皺:“郭老,我們這是提審犯人,用不著用‘請’這個字吧?!”

“放肆!”

這穿中山裝的男人沉聲說道:“雪兒待會兒可不能魯莽,要尊稱莫先生!”

…………

此時,監獄部一套房。

這明明是一間監獄,卻是在裡麵裝飾了酒店兒的模樣,浴室,大床房應有盡有,說這是在監獄裡麵可能有點兒不嚴謹,分明就是監獄風格的酒店兒啊。

“爺,有人要提審您!”

監獄長屁顛兒屁顛兒走到他麵前,一臉討好恭敬的點了點頭,這哪兒是麵見犯人該有的樣子,完全是下屬見領導,見偶像纔有的反應!

“喝茶!”

“多謝爺!”

很快,門外走進來了一老一小,老者神抖擻穿著一中山裝,杵著柺杖,卻沒有出毫年邁之意。

這小姑娘著一軍裝,眉眼之中都是傲慢的英氣,材高挑,長發挽起,單憑臉蛋兒的話絕對算是一等一的人胚子。

如此不可方的站在這兒,那穿白襯衫的男人卻連頭也不抬一下。

“莫海!別來無恙啊!”老者緩緩開口說道。

此人名為莫海,一人歸墟,殺的八大組織狼狽逃離,護華夏北大門三年安危!

這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眼神中都是流著一失,說真的沒在這男人上看到鐵骨錚錚的氣息,反倒是文文弱弱的樣子。

“你就是傳說中一人鎮山河,萬裡無追兵的人間修羅——莫海?!就這?!”

上下打量了一下,與自己傳言中的形象似乎相差太遠,文文弱弱的一介書生,好像隻會舞文弄墨而已,這竟然是傳說中一人鎮山河的,人間修羅?!

“不像嗎?!”

“你覺得你哪兒像了,若真是人間修羅,你會被關在這兒?!”

“…………”

監獄長,莫海,以及這個穿著中山裝的老者對視了一眼兒,都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孩兒做楊雪,是國為數不多的一位將軍,麵對幾人莫名其妙的譏笑,眉眼一怒低沉著聲音說道:“郭老,你們笑什麼?!”

“他可不是被關進來的!而是他自己要求進來的!”郭老杵著柺杖輕笑道。

監獄長也是站起:“爺,若是想走,這天底下恐怕沒有任何一座監獄能留得住他!”

“那咱們就長話短說,我要找你幫忙!”楊雪一臉嚴肅的著他說道。

莫海放下手中的筆,微微抬了抬眼眸,出了一抹寒:“嗬嗬,你命令我?!”

“你是犯人,難道我還不能命令你嗎?!”

“你!不!配!”

短短三個字,那所迸發出來的殺意,讓這監獄長都是汗直立。

就在這時。

門外響起了警報聲,整個監獄都是亮起了紅的燈。

“獄長,不好了!”

“人形屠夫與骷髏王打起來了!”

“北冥八怪在想著越獄,打傷我們好多人了!”

“夜魔剛剛搶走了監獄的鑰匙,將所有犯人全都放出來了!”

“…………”

那監獄長倒是十分淡定,回過頭看了一眼兒正在煙的莫海。

“爺,可能又得麻煩您一下了!”

莫海了太無語的說道:“你這屁事兒是真多!”

隨後,他又是將自己這筆遞到了一個獄警麵前。

“拿著它去找人形屠夫與骷髏王!泡在十米深的海水下一小時,讓他們好好冷靜冷靜,要是不聽話我親自過去收拾他們!”

“帶著我寫的字去找北冥八怪,讓他們八人全部到後麵挖煤礦,一人挖不到一千斤,讓他們自己把頭掛在墻上!”

看了四周,似乎沒有別的東西了,將自己手中夾著沒完的半煙遞了過去:“告訴夜魔,我這人最恨的就是越獄,是男人給我大大方方的從正門出來,我在外麵等他!不敢,就滾到閉室去!”

簡簡單單幾句話,卻有著睥睨天下的霸氣!

這幾個獄警低著頭,甚至都不敢直視他。

也就過去了三分鐘而已,所有警報聲就是消失了。

郭老與監獄長倒是表比較平淡,反倒是楊雪一臉的不可思議,單憑那幾樣東西,就是將這監獄裡麵那些犯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這……難道此人真的是傳說中的人間修羅?!

“行啦,你們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吧,我要睡覺了!”莫海沖著郭老擺了擺手輕聲說道。

郭老麵凝重的說道:“小莫,我們想來找你辦點兒事,一號親自代,這件事隻有你能完!”

“嗬嗬,我?!一號是看中了我的權,還是我的錢呢?!”

“讓你救一個人!人!”

“不救!我這雙手,是來殺人的,不是用來救人的!”

“如果我說與你師傅的死有關呢?!也不救嗎?!”

“…………”

聽到這裡,莫海明顯是猶豫了幾秒沒有做聲。

半晌過後!

咻——!

他將手中的煙頭一彈,綿無力的煙頭竟然就這樣鑲嵌進了大理石墻壁當中。

“你最好是沒開玩笑!不然,後果很嚴重!”莫海強製低著聲音冷冷的說道。

隨後便是大步朝著門外走了出去。

隻見監獄長跟在後大喝一聲:“三年期限已到,恭送莫爺出獄!”

看著他漸漸消失的背影,楊雪不由瞇了瞇眼沉聲說道:“他,能行嗎?!”

“放心吧,若是他都不行,這世上恐怕就沒人能行了!”

“那他這麼厲害,為什麼來這兒關著啊?!”

“因為一個承諾!”

“承諾?!什麼樣的承諾?!”

“他答應過他師傅,三年不京!索他直接將自己關在最為危險的地方!”

“…………”海?!就這?!”上下打量了一下,與自己傳言中的形象似乎相差太遠,文文弱弱的一介書生,好像隻會舞文弄墨而已,這竟然是傳說中一人鎮山河的,人間修羅?!“不像嗎?!”“你覺得你哪兒像了,若真是人間修羅,你會被關在這兒?!”“…………”監獄長,莫海,以及這個穿著中山裝的老者對視了一眼兒,都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孩兒做楊雪,是國為數不多的一位將軍,麵對幾人莫名其妙的譏笑,眉眼一怒低沉著聲音說道:“郭老,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