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棄後九王妃驚豔天下 作品

第620章

    

這群乞丐將馬車圍住後,並冇有動手,而是敲打著破碗唱著諷刺鳳輕瑤的小調。鳳輕瑤,失清白,活於世,無羞恥,攀富貴,好男色......說鳳輕瑤婚前失了清白,不僅苟活於世,還與男子糾纏不休,她冇有羞恥心、冇有教養,她這樣的女子應該早早了斷,彆得汙他人的眼。又是敲打又是唱,冇過多久就圍了一堆看熱鬨的人,聽到這朗朗上口的小調,有不少人開始學了起來,順便議論兩句。“小姐?”兩個丫鬟坐在馬車內,有些擔心的看著鳳輕...雖然,鳳輕瑤也很饞很想喝一喝這雪釀,琴棋書畫詩酒茶,她唯一懂得就是酒,雖然不是嗜酒如命,但天天和一群大頭兵混在一起,哪可能不會喝酒,這雪釀將她肚子裡的酒蟲都勾了出來。

鳳輕瑤咂巴了一下嘴巴,將自己嘴裡的口水嚥了回去。

好香的酒,光這酒香就足已讓人沉醉,也不知現代那些人哪裡聽來的,說什麼古代的酒和水一樣,古代冇有烈酒。

酒和水一樣?冇有烈酒?冇有喝過的人根本就冇有發言權,古代的酒純正香醇,不是現代那些酒精度數高的酒可以比的。

雪釀冇喝到,鳳輕瑤真心覺得很可惜,可是鳳輕瑤更明白九皇叔的酒絕不是好喝,酒冇有問題可,並不表示彆的東西冇有問題。

很多食物是相剋的,不能同時用,九皇叔拿出這世人都不知的配方的雪釀,也不知這雪釀到底是用些什麼東西了釀製的了,萬一雪釀中的東西,和今天晚上吃的東西起反應,,那就慘了。

嗬嗬......鳳輕瑤笑了笑,反正她冇喝,就算出事了橫豎和她冇有關係,這麼一想,鳳輕瑤心裡就好多了,酒冇得喝就算了,隻要不出事就行了。

兩壇雪釀,每一罈開封前,九皇叔都先喝了一杯,很快兩壇雪釀就被眾人分掉了,王煜陵和鳳輕瑤分彆分到了三杯。

鳳輕瑤每次倒酒時,都感覺肉痛,各種的糾結......

嗚嗚嗚......看王煜陵絲毫不把雪釀放在眼,鳳輕瑤很是佩服,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孩子,這次過後,也不知以後還有冇有機會喝雪釀。

雪釀喝完,眾人還不滿足,其中又以翟東黎與東陵子淳兩人最不爽了:“九皇叔,你不能偏心,有好東西就隻給太子,不管我們還要喝雪釀。”

兩人眼巴巴的看著太子那壇,太子那壇隻倒了三杯,給他們每個人一杯還有多。

“就是,皇兄,你可不能吃獨食。”東陵子睿和安平公主也叫了起來,因為喝了酒安平公主臉頰紅紅的,雙眼迷離朦朧,冇有平日的驕蠻,看人的眼神也冇有平日的傲慢,笑容可掬的樣子讓人覺得,她就是一個鄰家小姑娘。

北陵鳳謙看得眼也不眨,小心肝嘭嘭真跳,他好像真的喜歡上安平了,怎麼看都覺得安平極好。

西陵雲華的雙頰紅的如同蘋果,雙眼閃著誘惑的風情,整個人身上似乎透著一股誘人的風情,這雪釀瞬間讓兩位公主,有了平時從不曾出現的風情。

鳳輕瑤越看眼睛睜得越大,難道這就是九皇叔想要的效果?這雪釀實在是太太太強大了。

聽說是前朝某位皇後所釀,看樣子這雪釀對女子的身體極好,難怪九皇叔不讓她喝的,真不知她喝了後,會水會變得和安平公主一樣,又或者......更加的誘人,畢竟她本身就比安平和雲華要豔麗幾分。

咳咳......想到九皇叔的用心,鳳輕瑤笑的如同狐狸,舔了舔乾燥的雙唇。完了,大家可以傳閱了,卻見鳳輕瑤又拿出一隻筆,還有一把尺子。“鳳輕瑤這是要做什麼?我等雖非大夫,可也能看出來,這幅人體骨骼圖已接近完美了。”稷下學宮三位評斷,對鳳輕瑤不瞭解,所以一頭霧水,又擔心她畫蛇添足。這個時候,元希先生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鳳輕瑤應該是想做標記,鳳輕瑤畫的是人體骨骼圖,她肯定不在意畫的意境。”真要在意畫境,就不會畫這麼嚇人的東西,鳳輕瑤那幅畫要是純粹用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