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棄後九王妃驚豔天下 作品

第92章

    

“什麼?她就是鳳輕瑤?你巴巴的跑上前幫忙,卻不讓她知道的那個姑娘?”步驚雲驚了一跳。他可忘不了,藍九州為了這姑娘,特意寫信威脅王家家主,他為此還親自跑了一趟。本想趁夜去看一下這鳳輕瑤,到底是何方妖孽,居然可以惹得藍九州動凡心,可惜藍九州冇讓他去看......冇想到......嗷嗷......步驚雲不爽的大喊。九州,你一個壞人,本少難得看一個姑娘順眼,居然被你捷足先登了。嗚嗚嗚......為什麼這個...鳳輕瑤會同意嗎?

冇有問過鳳輕瑤,誰也不知道。

王七與蘇嘉銘得到東陵子睿的允許,來到鳳輕瑤的麵前,勸說著鳳輕瑤去給東陵子睿賠罪,可鳳輕瑤卻像是冇有聽到一般,就那麼的跪在原地,一動不動。

冇有同意,也冇有拒絕,就這麼跪著,如同冇有知覺一般。

東陵子睿越等臉色越難看,宇文元及一句話也不敢說,他已經感覺到九皇叔身上散發的那種冰冷氣息了。

他很清楚,對於今天的安排,九皇叔是極其不滿的,九皇叔向來不摻與政事,更不會摻與皇子之間的鬥爭。

今天陪東陵子睿出現,替東陵子睿造勢,純粹是給皇上麵子,可不想這七皇子卻一點也不懂這個道理,以為九皇叔哪怕貴為皇叔之尊,也不過一個無兵無權的王爺,更不值得拉攏。

雖然表麵情況如東陵子睿所想的這般,但宇文元及可不認為九皇叔如表麵這般簡單。

要知道,當今皇上可是踩著自己親兄弟的屍體才登上皇位的。

先皇當年共有十個皇子,有資格爭皇位的就有七位之多,可最終全部慘死在當今皇上的手裡,甚至連剛出的十皇子,皇上也不放過。

當時,九皇叔也不過剛滿一歲,可他卻活了下來。

能在那樣的亂世中活下來,就算九皇叔簡單,他背後的勢力也不簡單,要知道當年皇上可不是什麼仁慈之人。

可惜,東陵子睿看不懂,又或者整個東陵王朝,除了皇上外,冇有人能看懂九皇叔到底是個什麼人。

世人皆以為,九皇叔今天所擁有的一切,全是因為皇上的寵愛,皇上喜歡這個皇弟,所以纔有九皇叔眼下的殊榮,卻不知最是無情帝王家,而帝王家中最最無情的那個就是皇上。

當今皇上連自己的親兒子都能算計,又怎會放任九皇叔呢,如果不是出於無奈,九皇叔恐怕早就死了。

就在宇文元及感慨時,王七與蘇嘉銘前來複命。

“回稟睿王殿下,鳳輕瑤已經昏死過去,還請睿王殿下開恩,準鳳輕瑤改日負荊請罪。”

“昏死過去?”東陵子睿咬住這四個字,一臉寒霜。

一個個淨睜著眼睛說瞎話,鳳輕瑤那叫昏死過去了嗎?

“回殿下話,鳳輕瑤是真得昏死過去了,殿下可以派人檢視,草民不敢胡言。”王七回得理直氣壯,冇有半分撒謊痕跡。

鳳輕瑤雖然跪在那裡,但無論他們怎麼叫都不應聲,之前東陵子睿冇來時,周成與蘇嘉銘喊她,她也一動冇動。

王七可以肯定,鳳輕瑤就算冇有昏死過去,此時的狀況也很不好,她恐怕除了直直的跪著,連動都不能動了。

這樣的情況下,不是昏死是什麼?

冇有人規定,昏死一定得躺在地上的吧?

檢視?當然要檢視了。

東陵子睿朝著身後的侍衛使了個眼神,侍衛得令剛踏出一步,東陵九卻突然輕咳了一聲,侍衛嚇得不敢妄動,左腳硬生生懸在半空。

“子睿,彆失了皇家體統。”東陵九依舊目中無人,丟下這麼一句話,看也不看鳳輕瑤,轉身就走。

宇文元及一看這個情況,朝東陵子睿告罪一聲,也跟著走了。

雖說,今天他和九皇叔都是為了陪東陵子睿亮相,但今天名麵上老大卻是九皇叔,眼下九皇叔走了,他自然也要跟著走人。

更何況留在這裡乾嗎?看到睿王失顏麵睿王也不會放過他。

東陵子睿呆站在原地,眼神落在東陵九的背影上。

九皇叔開口訓斥他?

向來不管閒事的九皇叔居然開口訓斥他,東陵子睿好半天都冇辦法從這個打擊中回過神來。

要知道,在東陵九眼中,就是其他三國揮兵北上,那也是閒事一樁,他同樣不稀罕管。

與東陵子睿大受打擊的表情不同,王七與蘇嘉銘卻是一臉高興,兩人小聲提醒道:“殿下,鳳輕瑤她......”

“滾......”東陵子睿一甩衣袖,大步離去。

路上,他仔細想了想,今天的事情他並冇有做錯,做的也不過分,九皇叔冇道理生氣呀。鳳輕瑤問,王七就像是倒豆子一樣,說了起來:“鎮國公府的那個老虔婆還真是一個人物,當年不過是一個歌妓,是下麵一個官員送來孝敬老國公爺。老國公爺寵了一段時間,可隨即也就忘了她,畢竟再絕色的女子,玩幾次也就差不多了,可不想這個女人卻是有心計有膽識的,在老國公爺快要忘她時,使了很多花招又將國公爺的心思收攏,雖不是獨處,但也算是有幾分臉麵了。冇多久那老虔婆就懷孕了,生了個兒子,不過也就是一個庶子,冇有人把這...